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篆刻琐记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唐吉慧

这几天为人刻枚印章,原是想认真对待的,偏偏对方提供的印石质地坚硬得像水泥,由于用力过大,右手食指接触刻刀的部位磨出了水泡。没办法,找来一块软布裹起食指接着刻,几个钟头下来,认真的态度灰飞烟灭,只剩下完成任务的侥幸和跟朋友叹的一声气:早听你的话拿支画笔,不至于遭这铁笔的罪了。

话是这么说,心里哪会放得下?吴昌硕10岁持刀,刻了一辈子印,给自己取了名号叫“苦铁”,苦身于斯,苦心于斯,到老依然青灯枯坐,享受着刀起石开间那片红日的温暖,这是真喜欢。

我觉得篆刻有趣的原因有三点。首先,刀在石头上一戳一戳有了线条,一戳一戳线条成了字,沾沾印泥盖在纸上,出现了红色的字,多稀奇,还是好多人不认识的篆字,若是战国古玺,人家看得一愣一愣,更把你崇拜得五体投地。第二是内容。今人写书法,内容不外乎唐诗宋词、成语吉句,远不如刻印好玩。一枚印章,袖里乾坤天高地大,什么不能刻?有朋友们刻“齐天大圣”、“三天打鱼两天唱戏”、“拿下此杯”……词句极尽怪异,又极富生趣。刘绍刚先生有天看我的印,第二天闲聊时皱着眉头说:“你刻‘草泥马’,昨天我没好意思说。”刘先生是研究古文字的,成天孤零零盯着那些往往连我瞧了也会干着急的字。只是刘先生这回误解了,“草泥马”不是骂人的话,是一种像羊像骆驼的动物,羊驼,很可爱。去年我在福州见到了,回上海后特地刻了这枚印章。第三是润资。至于润资,我往往不好意思开口,似乎书生谈钱伤品位。齐白石70多岁时有则润例就贴在他家墙上:“刻印,每字四元,名印与号印,一白一朱,余印不刻。朱文,字以三分四分大为度,字小不刻,字大者加。一石刻一字者不刻。金属、玉属、牙属不刻。石侧刻题跋及年月,每十字加四元。刻上款加十元。石有裂纹,动刀破裂不赔偿。随润加工。”连闻一多在困难的时候都曾靠鬻印贴补过日子,你有什么不好意思?有个故事颇可玩味。解放前,寿石工与乔大壮同在民国政府教育部任职,私下交往甚笃。寿石工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可是治印不认真,往往游戏。有回乔大壮去寿石工家做客,见他书桌上放着刚刻好的一枚印,忍不住叹惜一声:“这印怎么刻成这样!”“嗐,人家不花钱的”,寿石工解释。又过了些时日,乔先生又在寿石工的书桌上见到一枚印,再次叹惜一声:“这印怎么刻成这样!”寿石工说:“嗐,人家花钱的。”乔先生好奇了,问他:“不花钱的、花钱的都这样,那您什么样的能刻好啊?”寿石工跟朋友一笑了之。故事总是故事,真实或虚构无妨,姑妄听之。不过艺贵认真是真的,手头一本《赵叔孺印存》,394件作品件件出彩,那是本事。

赵叔孺善画马,当年张大千一寸丹青百寸金,他则“一马黄金十笏”。古称五十两为一笏,这样算来十笏即五百两,不输张大千了。我琢磨这老爷子不少年,为推崇他的印章,融雍容华美之态。得清朗雅逸之气。沙孟海在《沙村印话》中记述:“历三百年之推递移变,猛利至吴缶老(吴昌硕),和平至赵叔老(赵叔孺),可谓惊心动魄,前无古人。”可惜他生性疏懒,害怕动笔,每到节日年关才奋勉书房,无非应付偿债.,综其一生,制印约一千方,画仅百余幅。我有一封他写给吴仲炯的信,信中说:“尊印已镌就,集三代金文,尚有古意,希法家教之。方君两章亦呈鉴,石质松,易损字口耳……”吴仲炯是民国时期一位书法篆刻家,嗜书画收藏,我另有一封郑午昌写给他的信,谈的亦是买字买画的事情。信中的“方君”是赵叔孺的学生方介堪。我的老师韩天衡先生是方介堪的学生,我竟成了赵叔孺的徒孙,实在又是侥幸了——偶尔发发牢骚未尝不可,这支铁笔消受一辈子都值。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