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养猪印谱》记忆(三)(图文)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文章作者:刘一闻

635435124514936796813g10hc2.jpg

方去疾(1922-2001年)初名文俊,字正孚、超北,号之木,别署木斋、四角亭长。出生于温州,1934年定居上海,1947年加入西泠印社。他在创作上一开始就以秦隶和诏版书作为根基,取法高古,所涉广泛,刀笔精湛。廿五岁时已有《去疾印稿》见刊,四十岁以前已显出独家风貌。这是位国内印坛所一致公认的径从古印而出的、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时代印人。

许多年之前还在去疾师汉口路旧居,我便有幸亲睹过他的若干早年摹古之作。此中或秦印或汉印,或小鉨或玉印,抑或模拟泥封,可谓各类各式不一而足。但见方方件件皆刀笔从容、古意盎然,令人叹为观止。

根据作品,去疾师自创新意的信息,当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前后,所作大都以痛快淋漓且推且冲的运刀方式,来表现工稳笔体之下的写意特征,这一类式在创作思维上和技法上皆需要极高的修养。凡常见者,在形式上顾及工整了,不免会失之于板滞状态;强调率意了,则容易出现轻滑单薄之弊。

在实践中,意出秦汉古印脉络的创作范式,通常是白文印之细劲笔调,在技法表现上一般要难于粗壮笔调。而朱文印则相反,换言之,线条粗壮的朱文印作,往往不易充分显现其刀笔意趣,故尔,古来鲜有尝试者也自在情理之中。

CCF20141108_00001.jpg

在我国流派印章艺术不断发展的数百年间,印家中喜好朱文粗笔印风的说来十分有限。明代还如王逢元、吴晋、沈凤,此三者习惯以大篆文字为趣尚,所作囿于工稳平正近乎匠作。清初除高凤翰门生朱文震好刻粗笔,然多木滞之嫌。其余者如安徽芜湖印人诸葛祚、江苏如皋乔林都以善刻粗笔铜印和竹根印著称于时,然风格不显。其后吴让之的印作可称开家立派,但粗文之作则多限于竹印一隅。苏州印人王石香的作品趋于平庸之态,其运刀、结字皆称了无生机。晚清一代大家吴昌硕的印风可谓古朴遒劲、锋芒毕露,具有鲜明的风格特征。此当与他在篆刻上的广泛取法有关,同时亦有赖于吴氏集书法、绘画于一身的创作之基。

如上所述,人们或可得知粗文印作的大致发展状况了。倘若以此现象来反观去疾师的朱文创作状况,则令人不得不佩服他在艺术上知难而进的探索精神。他的见刊于《古巴谚语印谱》中如“不用猎枪,赶不走豺狼”、“眼泪汪汪”、“渔网遮不住阳光”和《瞿秋白笔名印谱》中的“秋白”、“幹”、“子明”以及《养猪印谱》中如“以猪为纲六畜兴旺”、“肥多粮多”、“宁乡猪”、“猪浑身是宝”等代表性粗笔朱文印,以及部分具有简牍意味的朱文作品,皆见刀见笔古意盎然,受到业内人们的广泛称赞。

值得说明的是,去疾师此类令人们耳目一新的在刀笔、结体上多有起伏变化的粗笔朱文印样式,一开始便出现在他印风嬗变的作品之中,这种唯方去疾所有的独特风貌,几乎一直延续到他的整个晚年创作常态。

当然,与其朱文印一脉相承的大量刀笔互映、带有健率刀意和浓重笔韵的白文之作,例如《养猪印谱》中的“养猪好处多得很”、“人懒猪不胖”、“粮多猪多”、“福安花猪”等印作,同时皆标志着去疾师在印章创作领域的别具一格和审美高度。

难能可贵的是,在边款创作上,去疾师很早便考虑到款、印文字的同一性。他的边刻以冲刀为主,楷中带行,间而取隶,此在《养猪印谱》等三本印谱中表现得尤为突出。附带一句,所谓款、印形态不一气格未合甚至南辕北辙,是印章创作中时而遇见的问题,这种现象往往会发生在晚近以来部分缺乏书法修养的篆刻作者身上。

概而言之,以上所涉三部印谱,人们不妨可称之为彼时方去疾先生及其合作者的印章代表之作。同时,因着去疾师在艺术上的一贯求索之态,他的另一部大多以简体字入印的《毛主席诗词印谱》,在“文化革命”之前其实已初成规模,这无疑为日后以革命样板戏唱词为基本内容的《新印谱》集体创作,创立了开启范式之先的意义。

所不幸者,去疾师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便患颈椎症,后经手术虽一时无碍,然不久便复发,从此病卧床褥以至抱疴二十年。六十岁上下的创作年龄,这对一位已有相当造诣的艺术家来说当是黄金岁月,然而,无情的病魔却让去疾师不能再提起心爱的铁笔,这对他本人,甚至是整个篆刻界,都可说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和损失。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