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一位红军干部所刻的白文“毛泽东印”

来源:《中国书画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王本兴

pic_1416292062850930.jpgpic_1416292062850930.jpg

1936年2月,毛泽东率领红军抗日先锋队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渡过黄河,东征华北前线对日作战,途经陕北清涧县袁家沟一带,适逢大雪,于是写下气势磅礴、雄壮豪放的《沁园春·雪》。当时,毛泽东手书该词后,曾于落款处钤有一方白文“毛泽东印”(见图)。

毛泽东一生书写了不少以自撰诗词为内容的书法作品,但大多数作品都不钤印。而这件《沁园春·雪》的作品钤有一方“毛泽东印”,实属珍贵罕有。这方白文印的艺术风格当是属汉印一路。从印面效果、作品尺幅上分析,此印应为石质印材,印石印面大小大抵在2×2厘米左右,方寸之上,一派苍莽浑朴气象。我们现时看到的线条粗壮宽拙,上下、左右之间多有粘连斑驳之状,然字口刀痕清晰可辨,一点也不影响识读,相反愈显得印章十分苍劲古朴。像这样的白文印最怕“白成一片”,亦最怕过于“残缺不全”或粘连得模糊不清。此印却全然不是这样,其文字结体独立规范且很有法度。尤其是在章法布白上,很有特色:整个印文重心往左下压移,形成白文留红式边栏,右边粗、上方细、左边逼、下方破。印之四角各不相同、各呈姿态,而印之四边亦各不相同。“毛泽东印”四个字大小不一,占地多少各有所宜,每个字的宽窄、疏密,以及布白都特别得体到位,看上去既恰到好处又显得很“平正拙朴”。特别是“印”字上方的部首刻得上平下尖,宛似倒置的“山”字,在全印中很是抢眼提神,成为一大亮点。印文左右两字之间,从上至下的一条纵向清晰的留红“印路”,使全印呈现出峻拔挺劲的气势。

此白文“毛泽东印”,与之前阐述的江西宁都县博物馆藏,红军筹款公函上钤盖的朱文“毛泽东印”,即现藏中央档案馆朱文之“毛泽东印”原印(参看拙文《一位红军干部所刻的朱文“毛译东印”》)作比较的话,可以断定系同一人在同一时间段内镌刻。他先刻朱文“毛泽东印”,后刻白文“毛泽东印”,因为有了刻朱文印的布白、结体、刀法诸方面的经验体会,所以在刻第二方印的时候技艺有所提高,艺术层面高于实用层面。我们可以看到此白文印在点画上,比起之前的朱文印有了不少改动与变化:例如“毛”字之横画,前者两端皆带有上弯折画,而后者则呈一上、一下之状;“泽”字前者三点水旁中竖为长曲笔、上下二短竖,后者则为短竖三点式;“东”字笔画基本一致,为了有所变化,刻者将前者的上横写得宽大、后者则相对狭小;“印”字两者差异较大:前者以曲笔、圆笔为主,后者以直笔、方笔为主。此二印的不同与差别,可以看出是作者有意而为。无论哪—位篆刻家,在刻同一内容的印章时,无论你有多大的变化、改进,其印章的篆法、刀法、章法,皆会统一在同一个格调之下,而二印的品相、字口的残破缺蚀亦有诸多共同之处,因而我以为此二印乃出自同一人之手,且在同一时段设计镌刻。

有一点在此说明:毕竟是在艰苦的战争时期,人民生活十分艰难,文化用品在民不聊生的年代里更是匮乏。因而,毛泽东使用的印泥质量较差,印章钤盖后不用多久印色即会发黑而褪色,有时还会走油漫漶,这样也就影响了我们的审美观感与效果。这方早期的“毛泽东印”似乎已经让人看到了这些问题。所以我们在观察、鉴赏早期的“毛泽东印”印蜕时,要充分考虑这些因素。这是一方无款印,我在前文已详尽阐明,篆刻者应为一位有篆刻基础的红军干部。为了当时战争形势应急实用的需要,没有按照传统的法度与规矩刻上题款,姓甚名谁亦无人知晓。在一块难得的青田石上镌刻红军领导的名印,已是非常幸运的事,不落款名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实际生活中,无论是凭证、函件,还是买卖合同、协议,甚至包括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使用的银行支票上所钤印信,皆以朱文印为主,一般不用白文印。所以,朱文“毛泽东印”所见印迹较多,而白文“毛泽东印”所见印迹不多。再者,毛泽东很少在自己的书法作品上盖章,故此白文印在镌刻八年之后,即1936年才第一次见此印迹(或第一次使用),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