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金海印谭(七):闲话为名人治印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苏金海

 【序言】

 

苏金海先生在篆刻创作之余,十分重视理论学习和探讨。自1985年起,他先后在《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篆刻》、《书法》、《印林》、《印说》、《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美术报》、《书谱》、《壹收藏》以及《印学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了20多万字的印论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涉及篆刻史论、教育、书评、鉴赏、考释、创作札记等诸多方面,对当代篆刻学习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金石印坊特从苏先生发表于《书法报》和《书法导报》的数十篇文章中精选出20篇分期刊出。敬请关注。

 

 

▲苏老师把每一篇发表过的文章都做成了剪报

 

(七)闲话为名人治印

 

文/苏金海

 

大凡有一定的基本功或有一定知名度的篆刻作者,大概都曾为各行各业的、大大小小的名人刻过印章。

 

其实,名人也是人,本来也并没什么稀奇,可有些篆刻作者则专以为名人治印为荣,沾沾自喜,常向别人炫耀某某总统、某某司令员、某某省长、某某大书画家的印章是我所刻云云。在他们看来,能为这些名人治印,便可证明他们的艺术水平必定高超,他们与受印者之间的关系也必定密切。据我分析,为名人治印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名人亲自或托请中介人代求印人治印;一种是印人主动为名人或托请中介人为名人治印;还有一种是中介人主动为名人和印人牵线搭桥,以成人之美。倘属第一种情况的印人,多为艺术造诣较高者及篆刻界的资深者;倘属第二种情况的印人,不是艺术水平欠佳便是欲攀附名人或有求于名人。在现实生活中,名人主动并亲自求印人治印的情况很少,而多半是印人主动或受人之托为名人治印。不过,窃以为印人在为各类名人治印时,不能忘记自尊、自重、自爱,更不能忘记维护篆刻艺术的尊严。

 

▲匡亚明先生

 

笔者乃凡夫俗子,平时找我治印者绝大多数是平民百姓,但偶尔也有一些书画界、教育界的名人。我所接触的都是一般的名人,地位也并不十分显赫,其中名头最大者要数匡亚明(曾任南京大学校长)。能为名人治印或经常能为名人治印,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印人的社会地位高、职业好、社会活动能力强等方面的情况,但不能说明他们的艺术水平就是如何的高超,他们所刻的每一方印都是精品佳构。人们在欣赏篆刻作品时,通常只着眼于欣赏印作本身的篆法、章法、刀法美以及由此产生的意境和风格,而决不会单纯地去欣赏印面上人物官阶的高低及名气的大小。

 

一个篆刻作者,如果其本身的社会地位较高,或者正在艺术院校、艺术团体从事专业研究创作,那么他接触名人甚至接触大名人的机会当然就多。例如齐燕铭,生前曾在国家机关担任要职,由于工作需要他必须常与政府官员交往,所以我们能在《齐燕铭印谱》中见到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杨尚昆、李一氓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印蜕就不足为怪了。再例如马衡,生前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在他的《凡将斋印存》中也不难寻见胡适、刘三、冯幵、赵叔孺、寿石工、王福庵等文化界名流的印蜕。还有一些地位显赫的篆刻家常为各界大人物治印,与上述情况颇有相似之处。

 

▲黄牧甫篆刻作品:之洞

 

根据我的创作实践,为名人治印也和为小人物(平民百姓)治印一样,有时刻得满意,有时刻得不满意。这满意不满意亦即作品的优劣,是由印文的内容、书体、印式、时间及作者的情绪等多种因素所决定,而不是取决于受印者是否为名人。就拿晚清篆刻大师黄牧甫来说吧,他为大名鼎鼎的张之洞所刻白文“之洞”(《黄牧甫印存》23页,西泠印社版)、朱文“之洞审定”(同上书,24页)二印就是很一般的作品。而替小人物所刻的朱文“眉仙”(《黄牧甫印集》,95页,安徽美术版)、白文“刘盛堂字克升号希云”(同上书,102页)等印却刻得十分精彩。我平时为名人治印,态度可说是很认真,但在思想上总免不了有点包袱和压力,因而在刻印时常会出现紧张、拘谨的现象,以致不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有时为普通人治印则没有任何的思想顾虑,刻印时反而觉得轻松、自然,作品效果往往也比较满意。

 

▲黄牧甫篆刻作品:眉仙

 

我有一个癖好——喜欢购藏当代篆刻家的个人印谱,并把它们当作学习和研究的珍贵资料。但我发现有的印家热衷于把一些刻得十分平庸的名人印充塞入谱。说句实在话,现在出一本个人印谱确实不容易,既耗精力又费钱财。如果仅仅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而将那些平庸的名人印塞入印谱,我以为这是得不偿失,还不如勇于割爱,将它们舍弃为好。

 

▲原稿扫描件(原载1996年1月10日《书法报》)

 

庵角山人微评:

 

印人为名人治印,本来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但因为有一些印人对自己的作品不够自信,感觉给名人治印,是自己沾了名人的光,心态也变得媚俗起来,刻印的时候包袱很重,越发刻不好了。说到底,就是不够自信,内心不够平和,功利心太重的缘故。苏老师这篇文章在当下还是有很有现实意义,我们在文字当中可以感受到他那平和的心态,以及对自己作品的自信,这是一种大家的风度。

 

 

作者简介:苏金海,1952年生。南京市人。号河西外史。别署坦易楼、长虹唫馆。金石印坊艺术总监、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南京印社副社长、南京市书协顾问、《印说》副主编。书法篆刻作品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100余次,发表印学文章40多篇。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