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篆刻界的八大“看不起”现象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金石君

 篆刻虽然与书法、绘画并列为我国三大传统文化艺术,但在书画界,篆刻艺术及篆刻家地位普遍低下那是不争的事实,很多书画家认为篆刻是雕虫小技,壮夫不为,印章只不过是书画的配角而已。于是便出现了这种现象:画画的看不起写书法的,写书法的又看不起搞篆刻的,那搞篆刻的又看不起谁呢?实在找不到看不起的,就只有互相看不起了,这听起来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事实确实如此,篆刻界互相看不起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金石君这次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冒天下印人之大不韪,揭露篆刻界八大“看不起”现象,文中一些观点可能会引起某些人不快,如果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还是别看为好。

 

一、体制内的看不起体制外的

 

所谓体制内的,特指在各级文联、书协、美协、书画院、博物馆、印学社团、大学院校等官方艺术机构担任一定管理职务的人员。这些机构本身就是金字招牌,有了这样的平台,抛头露面的机会自然也会多很多,在这些单位供职的印人,往往会获得意想不到的便利和机遇,他们比体制外的印人具有更高的优越感。这当中就有一部分人十分瞧不起体制外的人,他们认为体制外的印人只能算是草根,没几个有真水平的。

 

 

二、玩创作的看不起搞理论的

 

做印学理论研究的印人因为主要精力不在篆刻创作上,所以创作的水平相对来说也会偏弱一些(并非绝对),就因为这个,他们会受到一些以创作为主要方向的印人的鄙视。鄙视他们的人认为,印刻得不好就没有资格讲一大堆理论,手上工夫如果不行,什么都是白搭。南方某市一次印人聚会,席间有人提到某位以理论见长并加入西泠印社的印人,马上招来了其它人的不满,有人说:“他就会写点小文章,刻的印很差的,根本配不上西泠印社这个牌子。”这听起来真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啊。

 

 

三、刻写意印的看不起刻工整印的

 

很多人认为工整印就是工夫印,只要给时间,慢慢修都能修出来,但写意印就不一样了,给你两倍三倍时间未必能整出来。这话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明显有歧视工整印的嫌疑。众所周知,工整印讨人喜欢,玩的人也非常多,但因为前面有王福庵、陈巨来、韩登安这些大师前辈挡着,今人很难在技法上超越古人,更别说形成自己的风格了,所以说刻工整印的印人普遍比较吃亏。

 

 

四、刻流行印的看不起刻传统印的

 

 

所谓的流行印,特指那些为了展览或比赛需要,刻意求新求变以博人眼球的非主流篆刻作品。刻这类印的印人往往会被贴上“与时俱进”的标签,他们标榜创新,反对传统,认为学习传统没有出路,所以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只刻传统印的印人,认为他们没有创作精神,泥古不化,是守旧派,代表不了篆刻艺术的发展方向。

 

五、有头衔的看不起没头衔的

 

现在的社会已经是一个功利型社会,越多或者越大的头衔就意味着越高的身份、越大的名气、越贵的身价。所以,只要是能抬高自己身价的头衔,不管是真是假,或者自己能不能配得上,就一定要想办法买到或骗到,篆刻界里这种现象也是屡见不鲜。头衔多的瞧不起头衔少的,头衔大的瞧不起头衔小的,有些人的名片一拿出来,什么中华篆刻协会理事,什么世界印学研究会会长,随便一个头衔都可以砸死你。

 

六、科班出身的看不起自学的

 

所谓科班出身的,主要指那些拜过名师或者在一些高校书法篆刻专业毕业的人。这部分群体中有些人自视过高,目空一切,瞧不起自学成长的篆刻爱好者。他们一开口就是我是谁谁谁的学生或者我老师怎么怎么怎么,总之吹的都是他老师,好象他老师很牛,他也就一定很牛。江苏某高校书法专业一个学生曾在公开场合大放厥词:“我老师这本书一出版,他就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印学理论第一人了!”真是大言不惭,好象只要他老师变成了印学理论第一人,他就可以变成第二人是的,真是不知轻重。

 

七、资历深的看不起资历浅的

 

在传统艺术领域,年龄越大,资历越深,往往水平也越高,修养也越好,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在篆刻界里,年龄很大,水平一般却又倚老卖老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浙江某市级印社秘书长坦言,其印社内部最难协调和管理的就是那些年龄偏大但水平又很一般的社员,这些老社员喜欢摆架子,看不起年轻社员,看到年轻社员风风火火办个展,非但不去捧场祝贺,还在背后风言风语,挑拨离间,搞得其它人不知所从。

 

八、发达地区的看不起非发达地区的

 

经济越发达的城市,信息越发达,艺术资源越丰富,篆刻爱好者和收藏家就越多,篆刻行业的发展也越好,篆刻家的生存状况自然也就越好,而经济不发达的城市则正好相反。就如上海这个城市,不仅篆刻名家数量比其它城市多,连篆刻家的润格费都比别的城市高出许多,同等年龄和水平的篆刻家,只因所在城市不同,其生活状况可能天差地别。有一些发达城市的篆刻家会看不起非发达城市的篆刻家,认为穷乡僻野之地很难出产真正的篆刻家。

 

以上列举的篆刻界八大“看不起”的现象,绝非空穴来风,胡乱杜撰。只要是有印人的地方,就会有这些现象,只是不同地方轻重程度不同罢了。金石君扒出这些现象,并不是要挑拨印人间的矛盾,而是认为这种文人相轻的现象多少阻碍了篆刻艺术的健康发展,如果当代印人想要把篆刻艺术推到更高的高度,就必须求同存异,放下成见,共谋发展。遥想一百多年前,丁辅之、王福庵、吴隐、叶为铭四位前辈怀着共同的理想创建了西泠印社,他们没有一个人去争首任社长这个位子,而是共同推举当时名震四海的吴昌硕做首任社长,这种心胸和眼光,现在有几个人能比得上呢?

 


分享到: 更多

    无相关信息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