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金海印谭(十二):略论黄士陵的鉴藏印创作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苏金海

 序言

 

苏金海先生在篆刻创作之余,十分重视理论学习和探讨。自1985年起,他先后在《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篆刻》、《书法》、《印林》、《印说》、《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美术报》、《书谱》、《壹收藏》以及《印学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了20多万字的印论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涉及篆刻史论、教育、书评、鉴赏、考释、创作札记等诸多方面,对当代篆刻学习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金石印坊特从苏先生发表于《书法报》和《书法导报》的数十篇文章中精选出20篇分期刊出。敬请关注。

 

▲苏老师把每一篇发表过的文章都做成了剪报

 

(十二)略论黄士陵的鉴藏印创作

 

文/苏金海

 

吴昌硕(1844—1927)和黄士陵(1849—1908)是晚清印坛上的两位最杰出的代表。由于吴昌硕享大年,长期寓居人文荟萃的上海,加之荣任第一个印学团体—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以及出版宣传等因素,所以吴昌硕在艺术界的影响远远超过了黄士陵。

 

当本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大地出现了“篆刻热”,西泠印社出版《黄牧甫印存》(共收印作650余方)之后,才使得更多的研究者和爱好者从他的作品中真正领略到黟山派印艺的博大精深,不禁对这位曾驰骋印坛近四十年、对近现代篆刻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艺术家产生了敬佩之情。本文拟对黄士陵印艺的一个侧面—鉴藏印,进行初步的分析和探讨,以期黄士陵艺术研究能够进入一个新阶段。

 

 

在黄士陵坎坷的一生当中,除却少年时代和生命的最后几年居住在故乡黄村之外,他的大部分时间(近四十年)是在南昌、广州、北京和武昌度过的,其中约有一半的时间生活在广州。大概连黄士陵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少小失学,湖海漂零,鬻书卖印,竟给了他向社会各界交流学习的机遇。北京和广州都是当时经济、文化的发达地区,在那里他结交了张之洞、吴大澂、端方、黄遵宪、康有为、王?荣等许多政界和文艺界名流贤达,参与过大量金石碑版的编纂工作,这使他拓宽了视野、丰富了学识,同时也极大地推动了创作。与明清以来许多著名印人一样,姓名印始终是他篆刻创作最主要的题材。就数量而言,占居第二位的便是文字繁多的鉴藏印。

 

黄士陵所作的鉴藏印,内容包括书画鉴赏印、藏书印、读碑记、书画碑版审定印、金石文字收藏印等。印式有长有方,朱白兼备;印文少则四、五字,多则十几字。风格有仿汉印者,也有仿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者。黄氏鉴藏印以长方形朱文印居多,从边款的纪年来看,大多数系中年以后所作,我以为这类作品当属黄印中的精华部分。

 

 

黄士陵所作的鉴藏印,大致可分为继承型和创造型两种类别。

 

▲海昌羊氏传卷楼所藏

 

继承型中的朱文印,大多为仿邓、吴、赵之作,例如仿邓者有“蜗篆居鉴赏”;仿吴者有“同听秋声馆宝藏书画印”;仿赵者有“顺德何氏廉训楼收藏”等。白文印大多为仿汉印和仿赵之作。例如仿汉者有“少鹤过目”;仿赵者有“海昌羊氏传卷楼所藏”。这些作品虽然明显地透露出师承前人的痕迹,但这早已不是初学阶段的那种单纯的摹拟,而是忽多忽少、忽隐忽现地融进了印人自己的意旨。

 

归于创造型的朱文鉴藏印,皆以汉金入印,印风壮伟、挺拔,面目独具。我以为这类作品数量虽然还不是很多,但它们却最能代表黄士陵篆刻艺术的成就,如果我们仔细地辨识一下,黄氏创造型的作品还有丰实和恣肆类之分。

 

▲静虚斋藏书印

 

平实类的作品,最能体现黄士陵大巧若拙、运斤成风的大家风范。在印文繁多的鉴藏印创作中,黄氏极擅变化章法和结体中的疏密、欹正关系以求达到平中见奇的妙境。例如“苏园所藏”和“陶濬宣藏金石书画印”,并不是所有的文字都是直线条,而是有正有欹。前者左疏右密。后者上半部匀密,中下部宽疏,就具体印文而言,“宣”、“印”二字也呈上紧下松之势。“王雪岑收藏书画印”,左密右疏,即使是左行匀密部分中的印文也有不同的疏密变化。“静虚斋藏书印”更是虚实相映、扑朔迷离,令人连连叫绝。

 

▲沈叔子审定金石印记

 

目前,在我国篆刻界,人们一提到黄士陵的印风,立刻就会想到“光洁挺拔”和“平中见奇”之类的赞辞,而往往忽视了黄印中的另一朵奇葩—恣肆类的作品。其中代表者有“沈叔子审定金石印记”、“季度吉金寿石”、“南海康氏万木草堂书藏所藏”等印。这些作品不仅布局参伍错综、牝牡相衔,而且印文方圆并用,大小参差,极尽汉金文天放、诡异之奇趣。

 

▲季度吉金寿石

 

▲南海康氏万木草堂书藏所藏

 

 

众所周知,鉴藏印的字数往往多于姓名、字号、斋馆等一般内容的印章。鉴藏印一旦钤于珍稀的书画典籍、金石碑版之上,将传之后世,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和学术性,特别是这些印主人,他们多数是阅历丰富的鉴赏家、文艺家和收藏家,他们学识渊博、鉴赏力强,对印章的要求非常高。在通常情况下印家创作多字印,在布局、篆稿和镌刻过程中所投入的精力要远远超过创作少字印。如果印家缺乏较高的才智、宁静的心境和深湛的驾驶古文字的技巧,若想创作出优秀的鉴藏印那是不可能的事。黄士陵之所以能在鉴藏印的创作中取得如此成就。正是因为他具备了上述作为一个杰出印家所应有的条件。有时我会产生这样的奇想:凭黄士陵的资质,假如他能够再多活一、二十年,晚年不回黄村而是仍然居住在广州,那么他的艺术风貌和艺术水准,一定会有新的变化和提高,留给今人的作品当然也会更加丰富多彩。

 

随着当代书画篆刻艺术的发展和建设精神文明的需要,篆刻爱好者再也不会为能作三、四字的警句印而沾沾自喜,他们将重点转向更能表达新思想、新风尚,具有广阔前景的多字印创作。我们相信,在喜爱创作多字印的作者群里,一定会有许多善学者能从黄士陵的鉴藏印以及古今优秀印家的多字印创作中汲取养份,以丰富和完善自己的作品。

 

▲原稿扫描件(原载1991年《书法导报》)

 

庵角山人微评

 

苏金海先生借分析黄牧甫经典作品的机会,提醒篆刻爱好者一定要注意姓名印、鉴藏印、多字印的创作,切不可因为能作三、四字的警句印就沾沾自喜,多字印创作才更能表现一个人的综合水平。我非常认同这样的观点,历史上能留下大名的篆刻家,无不是多字印的高手。试想,完白山人如果没有刻过“江流有声断岸千尺”,赵之谦没有刻过“会稽赵之谦字撝叔印”,吴昌硕没有刻过“人生只合住湖州”,他们的光芒是不是要黯淡许多?!

 

 

作者简介:苏金海,1952年生。南京市人。号河西外史。别署坦易楼、长虹唫馆。金石印坊艺术总监、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南京印社副社长、南京市书协顾问、《印说》副主编。书法篆刻作品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100余次,发表印学文章40多篇。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