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一半是风流才子李叔同,一半是佛教高僧弘一法师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金石君

 在民国时期,有一位文艺界的传奇人物——他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诸多文化艺术领域都曾开风气之先。他是最早将话剧引入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先驱;他主编了我国第一本音乐期刊,代表作《送别》感动数代人。他曾说“心术以光明笃实为第一,容貌以正大老成为第一,言语以简重真切为第一。平生无一事可瞒人,此是大快。”

 

他就是风流才子李叔同,也是佛教高僧弘一法师。

 

李叔同(1880—1942),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1918年,农历正月十五,李叔同38岁,这一年他正式皈依佛门。剃度几个星期后,他的日本妻子(雪子,也有说叫叶子或是其他名字的)携幼子赶到杭州灵隐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劝说丈夫切莫弃她出家。然而叔同决心已定,连寺门都没有让妻儿进,妻子无奈离去,只是对着关闭的大门悲伤地责问道:“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他的妻子知道已挽不回丈夫的心,便要与他见最后一面。清晨,薄雾西湖,两舟相向。

 

 

雪子:“叔同……”

弘一:“请叫我弘一。”

雪子:“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弘一:“爱,就是慈悲。”

 

“李叔同为什么要遁入空门?”,这是雪子想问的,也是很多人想问的!

 

 

让我们试着从他的人生轨迹找寻些蛛丝马迹。

 

风流才子李叔同

 

 

▊1、幼而聪敏

 

清光绪六年(1880年)九月二十日,天无异象。

 

李叔同平静地降生于一官宦富商之家。

 

承蒙祖上荣耀,他多了个称号“富二代”!

 

李叔同打小就很聪慧,六七岁时,就随着长自己12岁的兄长文熙读书。

 


△16岁时的李叔同

 

据说13岁知篆书,15岁能诗,17岁善治印,18岁便与茶商女俞氏成婚。

 

金石君想说:牛人总是先人一步!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时,有人说他是“康梁同党”(曾刻了一方“南海康梁是吾师”的印章)。

 

△1900年,李叔同摄于上海

 

为了躲避“追杀”,免遭祸害。

 

李叔同只好带着老婆母亲南下逃命,避“难”于上海。

 

 

▊2、大展身手

 

 

到了上海,才是风流才子李叔同的舞台。

 

由于他家在上海有钱庄,他可以凭少东家的身份任意支取生活费用(有钱任性)。

 

同时他以富家公子身份,与沪上名流交往。

 

并且加入了“城南文社”,曾以《拟宋玉小言赋》,名列文社月会第一。

 

您瞅瞅,要不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第一。

 

△1899年,李叔同(左)20岁时,摄于上海寓所——城南草堂

 

1899年,二十岁的李叔同迁居好友许幻园家的“城南草堂”。

 

与袁希濂、许幻园、蔡小香、张小楼结金兰之谊,号称“天涯五友”。

 

其后,李叔同的文人雅士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五光十色。

 

他与画家任伯年设立“上海书画公会”。

 

22岁入南洋公学,从学于蔡元培,还与歌郎、名妓等往来频繁。

 

△李叔同在上海票演京剧《黄天霸》造型

 

而且在上海粉墨登场,参加《黄天霸》等京剧演出。

 

同时为沪学会补习科作《祖国歌》,并编有《国学唱歌集》。

 

一时间,风光无二!

 

 

 

▊3、声名日显

 

1906年,27岁的李叔同为求救国之道,东渡日本留学。

 


△1907年,李叔同(左)于东京春柳社演出“茶花女”一剧。

 

到日本后,学油画,攻钢琴,参加话剧,创办音乐期刊,几乎无所不能!

 

留日期间,还与一日本模特(日本妻子)产生情愫(后其一同回国)。

 


△1911年3月,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图为毕业时的合影,中为李叔同

 

1911年,李叔同归国,在上海直隶高等工业学堂当老师。

 

讲授国文和音乐,翌年加入“南社”诗社,被聘为《太平洋报》主笔等。

 

1914年,35岁的李叔同加入西泠印社,与金石书画大家吴昌硕时有往来。

 

这一年,李叔同在课后经常集合友生组织“乐石社”,从事金石研究与创作。

 


△李叔同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艺术教师

 

其实,从日本归国后,李叔同一直从事艺术教育工作达七年之久。

 

直至1918年,那一年,李叔同38岁。

 

 

38岁以前的李叔同以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形象活跃于上流社会,过着名士风流的生活,在他的艺术层次到达顶峰之时,却突然纵身一跳遁入空门,掷弃了已获得的艺术生命和爱妻,给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为什么李叔同会突然遁入空门?

 

民间有很多言论,比如破产说、遁世说、幻灭说、失恋说、政界失意说等等。还有人猜测,李叔同一直有改革社会的理想和抱负,但眼见当时中国社会腐败黑暗,又苦于自己无力改变现状,现实与理想产生了差距,让李叔同渐渐认识到人生之痛苦,所以同年,他选择了剃度出家!

 

真的是这样吗?

 

佛教高僧弘一法师

 

▊1、剃度出家

 

△1919年、初出家时的弘一法师

 

1918年8月19日,李叔同来到杭州虎跑寺削发为僧。皈依老和尚了悟门下,法名演音,号弘一。从此,世间再无那个会作诗、会填词、会书法、会作画、会篆刻、又会音乐、会演戏……的李叔同,只有弘一法师!

 

▊2、三次入闽

 

弘一法师皈依佛门后,曾三次入闽,在出家至圆寂的24年中,其中14年多在泉州。

 

1928年,弘一参加僧侣南下服务团,到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弘扬佛法。12月初从上海乘海轮抵达厦门,这是弘一第一次入闽。

 

△1936年,弘一法师拍摄于厦门鼓浪屿日光岩

 

1929年4月间,取道福州赴温州。同年10月,弘一第二次入闽。先到厦门,后为开元寺慈儿院院学童早晚礼佛的赞歌《三宝歌》谱曲。当时幸愿法师在泉州承大寺创办“月台佛学研究社”,弘一帮助整理寺内所藏的古版佛经。

 

△1938年,拍摄于福建泉州承天寺(自左至右:瑞今法师、泉州报社经理、郑健魂、弘一法师、转尘法师、袁延年、高文显、传贯法师、广义法师和觉圆法师)。

 

1932年10月,弘一第三次入闽,足迹遍及泉州、厦门、福州、漳州各大寺院,其中以住泉州的时间为最长,而在永春普济寺一住就是573天。

 

▊3、大师渐成

 

△1937年,弘一法师58岁,时应青岛湛山寺倓虚法师之请,赴该寺讲律,临行时,在太原轮上留影。

 

弘一法师在自己人生的后十年,一心钻研佛学。为振兴律学,不畏艰难,深入研修,潜心戒律,著书说法,实践躬行。最后使他成为近世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律宗大师,也是国内外佛教界著名的高僧。佛教界尊他为近代重兴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祖师。

 

△1942年,弘一法师圆寂

 

1942年10月13日,弘一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

 

究竟为何遁入空门?

 

从李叔同到弘一法师,就是从绚烂已极的人生走向平淡,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前后两种人生,判若两人。李叔同的出家之谜令人费解,上文提到的现实与理想产生了差距或许是一种原因,但金石君更愿意相信弘一法师的学生丰子恺的“人生三层楼”说。

 

丰子恺解释李叔同缘何遁入空门?

 

他怎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呢?当时人都诧异,以为李先生受了什么刺激,忽然“遁入空门”了。我却能理解他的心,我认为他的出家是当然的。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在世间占大多数。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世间就不过这三种人。

 

我虽用三层楼为比喻,但并非必须从第一层到第二层,然后得到第三层。有很多人,从第一层直上第三层,并不需要在第二层勾留。还有许多人连第一层也不住,一口气跑上三层楼。不过我们的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的走上去的。弘一法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做人好比喝酒;酒量小的,喝一杯花雕酒已经醉了,酒量大的,喝花雕嫌淡,必须喝高粱酒才能过瘾。文艺好比是花雕,宗教好比是高梁。弘一法师酒量很大,喝花雕不能过瘾,必须喝高粱。我酒量很小,只能喝花雕,难得喝一口高梁而已。但喝花雕的人,颇能理解喝高梁者的心。故我对于弘一法师的由艺术升华到宗教,一向认为当然,毫不足怪的。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接近。二层楼的扶梯的最后顶点就是三层楼,所以弘一法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是必然的事。

 

△1919年,弘一法师在宝慧寺与丰子恺和刘质平的合影。 

 

丰子恺的“人生三层楼”说,一扫世俗们对李叔同出家因由所推测的种种。金石君想,丰子恺应该是最了解他的老师的吧。

 

林语堂说:“他曾经属于我们的时代,却终于抛弃了这个时代,跳到红尘之外去了。”张爱玲说:“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赵朴初评他是“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其实弘一法师才不要当什么奇珍和明月,63个流年,在俗39年,在佛24年,真实的弘一法师,只是个“二一老人”:一事无成人渐老,一钱不值何消说(弘一法师语)。

 

弘一法师部分作品欣赏

 

书法

 

 

画作

 

 

诗文

 

 

印鉴

 

△李

 

△叔同

 

 

△弘一

 

 

△龙音

 

△大心凡夫

 

△沙门月臂

 

△李息

 

△李庐

 

△哀公

 

△大明草堂

 

△无畏

 

△广心

 

 

△演音

 

△肖形印

 

△大明沙门

 

△一息尚存

 

 

△弘一年六十以后所作

 

△肖形印

 

△李布衣

 

△息霜

 

△李息息霜

 

△息霜晚年之作

 

△叔同篆隶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