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金海印谭(十五):由书法作品的错判说起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苏金海

 【序言】苏金海先生在篆刻创作之余,十分重视理论学习和探讨。自1985年起,他先后在《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篆刻》、《书法》、《印林》、《印说》、《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美术报》、《书谱》、《壹收藏》以及《印学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了20多万字的印论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涉及篆刻史论、教育、书评、鉴赏、考释、创作札记等诸多方面,对当代篆刻学习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金石印坊特从苏先生发表于《书法报》和《书法导报》的数十篇文章中精选出20篇分期刊出。敬请关注。

 

▲苏老师把每一篇发表过的文章都做成了剪报

 

(十五)由书法作品的错判说起

 

文/苏金海

 

去年夏天,华人德先生在《书法报》(第34期)上发表了一篇短文:《一幅佳作的错判》。该文披露了江苏知名中年书家储云先生的一幅金文集联,在全国第六届中青年书展的评选中因篆写“石筍”二字有“误”而落选(从华文所提供的事实来分析,“石”字属选字不慎,“筍”字属字形变异)。读了华文,方知这是一起典型的错判。不过,华人德先生仅将这起错判的原因归结为组织工作不够完善——未提供必备的工具书。我认为这只说了问题的一半,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即评委会中尚缺乏一定数量的精通古文字的评委。

 

全国中青年书展,全国书展及全国新人新作展,一向被书坛称作“国展”。既然是国展,该评委会应聘请一定数量的谙熟各个时期古文字的高手,他们在脱离工具书时,不仅能立即判断出书法篆刻作品中一般古文字的正误,同时也能判断出一些较为稀见、怪异古文字的正误(当然,在凭记忆无法定夺时,亦可及时查阅工具书。如果一时无书可查,当容稍后查核无误再作取舍,不宜草率行事)。这样,既可增强评选的工作效率,又可提高评选的质量。

 

储云先生的金文书法作品落选一事,给我们书法篆刻爱好者提供了一些启示:(一)在大型书展的投稿中,一般作者(有可能担任评委者除外)不要轻易改变自己原先擅长的书体投稿。储云先生在人们的印象中是擅长草书的书家,在通常情况下评委们是不会怀疑他的草法会出差错。而这次储先生选送的是金文集联(究竟是出于何种动机,笔者不得而知),这就出乎评委们的意料之外了,难怪他们要对其作品多加挑剔。换言之,这幅金文集联如果是出自一位知名的篆书家或古文字行家之手,那结局很可能就不同了。(二)书法篆刻作品的用字应力求大众化。在我国先秦时期,由于战争频仍、国家不统一而带来的一字多形的现象极为普遍,有的字形平正易辨,有的字形则变化多端,怪异难识。根据多年的艺术实践和投稿经验,我认为在篆书和篆刻创作中用字应当提倡大众化。我们常见的古文字,对于篆刻家和篆刻爱好者来说也许不存在什么难以释读的问题,但对于普通的读者来说,他们会感到十分的陌生,如果我们在创作时再选用一些诡秘怪异的字形,普通读者怎么会不望“字”兴叹呢?在创作中恰到好处地选用人们喜闻乐见的优美字形,可免除许多令人烦恼的误解和讥讽,也可避免在展览、竞赛中因评委不谙古文字而遭致落选。

 

大约在1980年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我曾受到郑板桥的影响,热衷于在篆刻作品和书法作品中使用异体字、冷僻字,以显示自己的博识。后来有件事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教育。在一次市级书展中,我以篆刻作品参展,其中有一方金文成语印“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将“者”字写作金文“”(此字出自《王孙钟》、《金文编》中仅此一例。金文“者”字下半部多从口,也有从甘者),当时我颇为得意。作品展出时,有一位知名篆刻家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我指出这个“者”字肯定是写错了,那架势根本不容我分说,弄得我非常尴尬。后来那位篆刻家按照我提供的线索回去查核了工具书,方才相信我的篆法确有所本。从那以后,我逐渐改变了原先的选字观。凡遇一般友人索印(书),或遇普通书展征稿,我必选常用字,以求大众化。凡遇书画篆刻家、鉴赏家等文化人索印(书),或遇篆刻专项展览、书法篆刻专业报刊约稿,如果确因布局需要并能提升作品的文化品位,我也时常乐意选用一些较为冷僻的字形入印、作书。

 

总而言之,要在今后的全国大型书展中,消除因怀疑某些作品中有文字错误而判其落选的“冤案”,这需要评委会和作者双方的共同努力。作为大型书展的组织者,理应不断改进工作,提高评选质量;作为投稿者,应尽量使用常用字,如执意使用某些难以释读且易于造成误解的文字时,也不妨在作品上加刻(书)跋文,以备评委会查核之需。

 

▲原稿扫描件(原载1996年4月24日《书法导报》)

 

庵角山人微评:

 

很多艺术家都有自悔少作的习惯,他们不太喜欢谈及早年较为稚嫩的作品或艺术追求,希望外界看到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这个对于一个不断进取的艺术家来说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苏金海先生在此文中却毫不避讳揭露自己年轻时为了显露学识而热衷于在篆刻作品和书法作品中使用异体字、冷僻字,这个着实是不太多见的,这说明他本人是非常善于总结得失并敢于自我批评的,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目前作品的自信。此文提到的展赛评选中产生的一些失误现象其实到处都有,关键是参赛者自己怎么看待这种事,我们参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搞清楚这个比喊冤叫屈,打抱不平似乎更有意义。现在还执着于参赛投稿想一炮而红的篆刻爱好者应该好好看看这篇文章。

 

 

作者简介:苏金海,1952年生。南京市人。号河西外史。别署坦易楼、长虹唫馆。金石印坊艺术总监、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南京印社副社长、南京市书协顾问、《印说》副主编。书法篆刻作品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100余次,发表印学文章40多篇。


分享到: 更多

    无相关信息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