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金海印谭(十六):赞篆刻家的奉献精神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苏金海

 【序言】苏金海先生在篆刻创作之余,十分重视理论学习和探讨。自1985年起,他先后在《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篆刻》、《书法》、《印林》、《印说》、《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美术报》、《书谱》、《壹收藏》以及《印学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了20多万字的印论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涉及篆刻史论、教育、书评、鉴赏、考释、创作札记等诸多方面,对当代篆刻学习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金石印坊特从苏先生发表于《书法报》和《书法导报》的数十篇文章中精选出20篇分期刊出。敬请关注。

 

▲苏老师把每一篇发表过的文章都做成了剪报

 

(十六)赞篆刻家的奉献精神

 

文/苏金海

 

篆刻艺术与书画艺术相比,无论从其社会影响力还是从经济效益来看,都要逊色得多。然而有意思的是,人们对篆刻家的要求,并没有因为篆刻地位的低下有所降低,反而在多数情况下还要高于书画家。例如,作为画家,只要把画画好就能成名,甚至成大名——他们毋须借助于书法创作或理论研究方面的成就和影响。作为书家,只要把字写好也能成名,不过,要成大名有时还得再借助于理论研究方面的成就和影响。如果一个篆刻家要想成名,仅仅做到能把印刻好那是无济于事的——他还必须借助于书法创作或理论研究方面的成就和影响。福建的周哲文、浙江的郁重今、江苏的张寒月、江西的许亦农等先生,他们都是西泠印社社员,都是从事篆刻创作数十年的老篆刻家。正是由于他们没有书名,或书名不显(其中可能有人并不善书,也可能有人善书但不愿以书名世),或没有理论著述,因而他们在全国印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他们的印龄相比,都显得颇不尽人意。

 

在文艺界,我们时常会见到这样一种令广大篆刻作者很不愉快的现象:一个画家的书法水平低劣,竟然无人指责,其作品的售价照样高得吓人;一个篆刻家如果没有书名,他便会遭到许多人的讥讽。人们为何如此宽待书画家,又如何如此苛求篆刻家?这是长期以来萦绕在我头脑中的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间题。

 

随着阅历的增长,篆刻实践的深入,近来我重又静静思之,终于悟出了其中的一些道理。人们宽待书画家而苛求篆刻家,首先是受陈旧的传统观念影响。因为古代社会的士大夫阶层总是把印章艺术视作“雕虫小技,壮夫不为”。言下之意,凡从事印章创作者均与末流工匠等同,他们是不能算作文人的。其次是人们不理解篆刻家在进行创作时必然会遇到的艰苦性和复杂性等特点。大家知道,现在的知名画家工作单位大多在画院、美术馆、文联、出版社及大专院校,亦即人们常说的“专业画家”。毫无疑问,他们拥有时间、经费、资料、住房等方面的优势。书家与画家相比,条件虽然要略差一些,但无论如何也比篆刻家要好得多。很显然,篆刻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得靠牺牲休息和娱乐时间来进行创作(这种状况,看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不会有多大改变的),他们除了研究治印之外还得攻习书法、钻研理论、著书立说——当篆刻家真是辛苦至极。篆刻创作的复杂性,主要体现在这门古老艺术所具有的兼容量大、涵盖面广的特征上。篆刻创作不仅要求印家必须具备娴熟解决印作篆法、章法及刀法美方面的能力,而且还要求具备诸如文学、美学、考古学、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目录版本学及文物鉴赏等多种知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方寸之间游刃有余,也才能真正进入篆刻艺术的“自由王国”。篆刻创作既然具有如此的艰苦性和复杂性,因此只要能够持之以恒、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奋斗者,最后几乎都成了各种各样的学问家,他们的学识比起同辈或同层次的书画家来要显得更宽广一些。

 

尽管人们对篆刻创作的艰辛缺乏理解,从而习惯性地对篆刻家采取苛刻的态度,但篆刻家们似乎并不介意,他们依然宽怀大度,甘守清贫,依然勤奋创作,向社会源源源不断地奉献出最新最美的作品。近年来由于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人人都在经受着一场考验。翻开报纸,时常能看到文艺界的某某“明星”罢演、某某“大腕”偷税漏税、某某文人剽窃他人作品、某某画家参与制售假画等等丑闻。相形之下,还是篆刻界比较清净,因为这里既没有多少名可争,也没有多少利可得,这里有的只是两个字——奉献!

 

篆刻艺术的繁荣与发展,离不开篆刻家的辛勤劳动,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同样,篆刻家的辛勤劳动和奉献精神,也非常需要社会各界的尊重与理解。

 

▲原稿扫描件(原载1996年7月31日《书法导报》)

 

庵角山人微评:

 

苏金海先生从艺四十余年,不仅注重自身艺术修养的提高,而且特别关注篆刻家群体的生存状况及篆刻行业的整体发展态势。这篇文章道出了许许多多默默耕耘的篆刻家的心声。个人以为,如果要提高篆刻的艺术地位,改善篆刻家的生存环境,必须在篆刻的表现载体及形式上做出巨大的创新,只有当篆刻艺术与普通老百姓的家居、生活、学习紧密相连时,市场经济自然而然就会把它推到更高的艺术地位。

 

 

作者简介:苏金海,1952年生。南京市人。号河西外史。别署坦易楼、长虹唫馆。金石印坊艺术总监、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南京印社副社长、南京市书协顾问、《印说》副主编。书法篆刻作品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100余次,发表印学文章40多篇。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