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金海印谭(十七):关于黄宾虹的篆刻地位——与桑火尧先生商榷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苏金海

 【序言】苏金海先生在篆刻创作之余,十分重视理论学习和探讨。自1985年起,他先后在《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篆刻》、《书法》、《印林》、《印说》、《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美术报》、《书谱》、《壹收藏》以及《印学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了20多万字的印论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涉及篆刻史论、教育、书评、鉴赏、考释、创作札记等诸多方面,对当代篆刻学习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金石印坊特从苏先生发表于《书法报》和《书法导报》的数十篇文章中精选出20篇分期刊出。敬请关注。

 

▲苏老师把每一篇发表过的文章都做成了剪报

 

(十七)关于黄宾虹的篆刻地位——与桑火尧先生商榷

 

文/苏金海

 

书画篆刻界似乎存有一种习气:评介一位艺术家(不论在世与否)的成就,于充分肯定此人在本专业内的“泰斗”、“大师”、“巨匠”地位之后,往往还以“被X名所掩”为由对其原属薄弱的项目大加渲染,颇有不将其提到与那个项目的代表人物相等地位时决不罢休的意思。显而易见,评论家们的主观愿望是要这些被评论的对象个个都成为艺术上的全能或至高无上的人。据我观察,现在真正“被X名所掩”者极少,倒是被“X名所抬”者屡见不鲜!

 

近读桑火尧先生《黄宾虹书法艺术研究》(载《书法研究》1992年第2期)一文,觉得对宾虹先生篆刻成就的评价也不免有溢美、拔高之嫌。桑先生论文的第四部分专谈篆刻,他对近年出版的《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未将宾虹先生列入印学条目颇感不平。桑先生在详尽介绍了黄宾虹的篆刻理论研究与创作情况之后总结道:

 

“……先生又能超越古法,创树出有自己特色的作品风格,足以成为后学的楷模,与同时代的吴昌硕、齐白石、邓散木、张大千等人相比,只不过是各有千秋而已,绝非在他们之下。但时下学术界以至社会上对吴、齐、邓、张之书印褒奖颇多,声誉远甚于黄氏。……”

 

我们暂且撇开书法篆刻的理论研究及书法创作不论,单从篆刻创作这一角度来说,桑文这段话中就有两点值得讨论。

 

一、桑先生将吴、齐、邓、张四人并列,已经不妥,又将黄宾虹与他们四人相提并论,更是没有道理。综合篆刻成就和社会影响两个方面来衡量,窃以为吴、齐属同一档次,邓散木次之,张大千再次之。黄宾虹可与张大千相比(因同属画家兼擅篆刻的一般印人),但不可与邓散木相比,更不能与吴昌硕、齐白石并论。个中原因有三条:①吴、齐、邓三人从事篆刻艺术活动和创作的时间长久,可谓贯穿一生;②他们的作品数以万计,并有多种印谱行世;③他们的作品已形成了各自的独特风格。

 

二、桑先生关于“时下学术界以至社会上,对吴、齐、邓、张之书印褒奖颇多,声誉远甚于黄氏”的说法,也不确切。由于吴昌硕和齐白石在篆刻创作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尽管见仁见智,欣赏角度有所不同),而且能够开宗立派,社会上对他们的宣传、褒奖是正常的,他们也受之无愧。但社会上对邓散木的褒奖,其实并不算多,只不过在“篆刻热”的萌发阶段(即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因为出版了他的遗著《篆刻学》(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版)而热过一个时期。至于张大千的篆刻,社会上几乎没有声息,即使出现几篇介绍小文,根本未起什么作用,因此,也就不存在“声誉远甚于黄氏”了。

 

艺术发展史告诉我们,真正艺术上的全才是没有的。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是极其有限的,不可能在几个方面取得相同的巨大成就,总会有主有次,有高有低。吴昌硕是一位为数不多的大家公认的书画篆刻大家,他在这三方面的成就也有高有低,并不是绝对平等的。吴昌硕很有自知之明,他虽说过:“人家说我善于作画,其实我的书法比画好,人家说我擅于书法,其实我的印章更胜过书法。”究竟是他的画好还是字好,我们且不去管它,不过他说的印艺最高确是事实。

 

一个艺术家的成就高低、作品能否传之久远以及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如何,不是靠几篇长篇大论的文章所能决定的,而是要靠他的作品,靠他在这方面投入精力的多少来决定。正如桑火尧先生所言:“现先生(宾虹)的存世之印、大多无处可找,可谓吉光片羽,一鳞半爪。我们只能从当时出版的有关书卷中,找寻其印迹,了解其概况。”像这样一位仅为自己或少数挚友作些常用印且“流传甚稀”的印人,怎么能让篆刻界认可,又怎么能在篆刻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呢?

 

黄宾虹先生是我一向非常敬仰的大画家。他的书法创作和篆刻理论研究均有一定的成就。笔者无意在此贬低他的篆刻艺术,只是感到评论一位艺术家尤其是评论一位已经谢世的艺术家,当以坚持实事求是精神,还其本来面目为好。如果我们把宾虹先生的弱项——篆刻艺术抬高到不适当的程度,我相信他地下有知也是不会同意的。以上浅见未知当否,尚希桑火尧先生及识者教正。

 

▲原稿扫描件(原载1992年8月19日《书法导报》)

 

庵角山人微评:

 

曾有人说,一个艺术家的成就及贡献,应该看他去世50年之后社会对他的评价。生前的荣耀是肯定不能看的,因为人还活着,捧他的或互相吹捧的会很多;死后50年内也不能看,因为他的门生弟子还很多,他们还会卖力为老师宣传,顺便提高自己的声誉;只有死后50年,和他生前有利害关系的人都故去了,这个时候的评价才比较客观。原文作者桑火尧先生发表那篇文章是在1992年,此时离黄宾虹先生去世还不到50年,他在文中有意拔高黄先生的篆刻成就,却又缺少基本的说服力。苏金海先生此文大胆向这种不实事求是的作风提出批评,令人敬佩。

 

 

作者简介:苏金海,1952年生。南京市人。号河西外史。别署坦易楼、长虹唫馆。金石印坊艺术总监、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南京印社副社长、南京市书协顾问、《印说》副主编。书法篆刻作品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100余次,发表印学文章40多篇。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