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汉印为啥这么牛?

来源:三个小布丁    点击数:    文章作者:布丁

 

我本人接触过一些篆刻培训班的老师,也接触过好多篆刻水平还不错的印人,再加上各个时代的篆刻大师的经典言论,虽然对于篆刻艺术理解不尽相同,但篆刻入门,他们却毫无争议的有一个共性论断,或者说是共性的建议:印宗秦汉,学篆刻,临汉印!

其实基于我本人的篆刻学习,也的确有这样的感觉,一方一方的汉印临刻下来,刻上几百方以后,差不多平常拿出来的作品都还有个样子。由此大致可以想见,汉印是篆刻入门靠得住的法子,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汉印为啥这么牛?

(汉官印)

要我说,其实汉印之所以牛的第一个原因是:汉印第一次规定了印的规格、字数、章法,并且以制度的方式约束下来,这是制度上的原因。

尽管秦代也是很重要的十五年,但真成把这些东西体系化,制度化,却以汉代最为详细和完备。秦汉以前的印章形式或者很多,不管啥官职,或者只是个平民百姓,只要有条件就可以刻个自己喜欢的印章,印章的形式也五花八门,可是到了秦代,特别是汉代以后,这样的做法就不行了。

汉代规定了皇帝是什么材料的印章,什么印钮,皇后应当是什么材料的印章,什么印钮,接下来,诸侯王、皇太子、列侯、丞相、太尉、三公、前后左右将军、接下来不同的俸禄就是不同的印章,从印章的形式和材质上就可以断定你的官职大小,位份高低。再比如,什么样的位分可以称“玺”,什么样的职位可以称“印”,什么样的官位可以称“章”。连印章上的印绶都有明确的颜色和材料要求,这是印章被官方确认走向规范化的开始,也使多种潮流的制印渠道与制印风格一下子规范起来。

制作方法方面,汉印制作有铸和凿两种方法(至于如何铸,如何凿,以后会说到),注意,一般人,特别是文人是没有这种本事的,而有铸造能力的匠人却有可能不识字,他们只负责把印章铸造出来或凿制出来,他们不负责写印稿,写印稿的还是那些写篆书和文化水平都很高的文人。

汉代政府对于官印,甚至铸和凿的方法怎么使用,都进行了规定,什么样的人需要铸印,什么样的人需要凿印,什么样的人应当铸凿兼用,甚至,凿的深浅都有规定。
 

(汉官印)

大家想想,把印章的制作规范到这样的地步,制印这件事自然从此变得规范起来,这当然也就必然影响印章的质量。

以上说得大部分是官印。

私印部分,因为汉代有较长时期的稳定社会时期,秦代文字统一后,朝代存续的时间太短,所以作品还没形成风格。汉代则不然,汉代朝代存续时间长,有条件使私印也得以较大发展。

材料上,金、玉、银、铜、犀、象牙、竹等都可能成为制印材料。当然,不同的材料也代表不同的身份。受官印的影响,私印也非常规范,这跟汉代的文化有关联,下面再说。
 

(汉私印)

汉印厉害还有文化上的原因,算是第二个原因。

我们前面的文章里说过,战国时期各国有各国的文字,各国有各国的规矩,各国也有各国的文化,因此体现在印章上,也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各种形态的印章争奇斗艳,这有优点,就是形式上的自由,对创作者的思维不加局限,容易创造出更丰富多彩的印章,但也有缺点,就是会因此导致狂放过度,没有章法的粗制滥造;到了汉时期,由于政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原因,导致自汉以下,中国文化界儒家思想一家独大,这种意识形态,自然也影响到印章的制作。

因此,汉印最大的特征就是端正工整,规规矩矩,在章法上也自然而然的是任疏任密,各文字各占地位,互不侵扰,笔画上也多是横平竖直,笔画“平方正直,字不可圆,纵有斜笔,亦当取巧写过。”(吾丘衍《三十五举》),总之,处处透着规矩劲。

儒文化的价值与审美取向决定了汉印的审美走向,他与中国大一统的儒家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因此,汉印对于后世的印章文化,影响巨大。

规范的制作制度,影响了创作风格,儒家文化的影响,影响印章的审美取向,因此汉印印文多平实、方正、朴素,清晰、淳厚。

这种老老实实的创作方法,使汉印作品端正,素雅,也使印章易识和易用,大大促进了印章文化的长足发展。这对于整个印章史,都是意义重大的。

(私印及其他封泥)

之所以学篆刻必称汉印 ,也就是汉印之所以很牛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后世篆刻文人们的推崇。自元代文人赵孟頫、吾衍、王冕以下,乃至后来的沈周、文彭、何震,一脉下来,他们都受汉印影响极深,因此他们极力推崇汉印,以汉印为印章学习之根,在他们的影响之下,渐渐形成后来“印中求印”理论的发源之处,就是学秦汉印,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要学篆刻,先去临刻几百方秦汉印。

我们知道,文人篆刻大致从宋元起步,到明代发扬广大,自明五家(文彭、何震、苏宣、汪关、朱简)而下,直到后来受他们的影响的清代所谓“印中求印”的印章学习理念中,最主要的审美取向,大致都是“印宗秦汉”的,就算理论上认为不必拘泥于汉印的浙派创始人丁敬,他本人也有深厚的汉印功底。

邓石如的再传弟子吴让之,临汉印十年,汉印功底扎实;后来一代大师吴昌硕也有闭门临汉印的学习经历,而他自己也承认,没有汉印,“没有平斋,就没有我吴昌硕”是吴昌硕十数年间在吴云(字平斋)家里临习汉印之后的肺腑之言;更不用说赵之谦从汉印里学到了“一聚一散”;黄牧甫从汉印里学到了“平易正直”;赵叔儒学到了汉印的“醇厚典雅”;赵叔儒的弟子陈巨来更是把汉印学到了匀净精雅的地步。总之,学汉印的篆刻大家说也说不完……

自明而下,有文人篆刻以来,汉印之字法、篆法、章法、刀法、程式、气息,一直深深影响和滋养着几百年来的印人。

无汉印不大师!

(篆刻大家仿汉与汉印营养滋养)

由于邓石如的“印从书出”(其实也已经将视角从“印中”转向了“印外”。)理论的提出,到赵之谦的“印外求印”的践行,再到后期黄牧甫印外求印的集大成,反倒使得后来的很多学印之人,不再重视秦汉印章,认为只要学习这些近现代大家就好了。而其实,汉印正是这些近现代印人“老师的老师”。

又有一条,因为现代秦汉之前的古玺出土整理的越来越多,而这些古玺多姿多彩的面貌又恰好迎合了现代人审美价值的多元化取向,更利于篆刻形式的创新。于是,很多当代印人就忽略了汉印,而一味沉浸于古玺的千变万化之中,一旦有人提出反对,又会拿出“这些古玺比汉印还要早”这样的理由来应对,认为学习汉印基本没有必要。

而我认为恰恰是这些人,正需要认真学习一下汉印的规矩和方正,在古玺的乱象之中,寻到平正朴实的出路,避免掉狂怪的戾气,回归醇厚的本源。这当然不是说学古玺不能学到醇厚,而是学汉印更容易入手。

当然,先学近现代印人的印章,或者再学古玺的丰富面目,再回归汉印,并无不可,但千万不要忽略了汉印这个印章本源的存在。

在我来看,学习汉印,至少可以通过汉印的磨练,使学习者的印风变得朴实,刀法变得沉稳,而稳中求变是熟练之后的事儿。

要打基础,临汉印似乎是更好的入门方法。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