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齐白石为何要和朱屺瞻翻脸?

来源:金石印坊    点击数:    文章作者:金石君

 

前段时间,《中国诗词大会》这档综艺节目火了。

要说这节目最吸引金石君的则是“飞花令”的环节。

那种出口成章的感觉是让人既惊叹又艳羡。

所以今天在讲故事之前。

金石君也想来局“飞花令”助助兴。

飞花令的主题是“友谊”(也是今天故事的主题)。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长安故人问我,道寻常、泥酒只依然。”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
 

其实,描写友谊的诗词太多太多了。

我们就暂且聊止于此。

接下来说说今天的故事主人公——齐白石和他的第五知己。

知己就知己,为什么是第五知己呢?

这可是白石老人“亲口”说的,有印为证。

△“六十白石印富翁”,刻于1944年。

边款:“屺瞻仁兄最知予刻印,予曾自刻‘知己有恩’印,先生不出白石知己第五人”

从印款中可以看出。

白石老人与朱屺瞻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可是很少人知道在三年前,也就是1941年。

两人因为刻印的事情差点就翻脸了。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这还要从一封信开始说起。

这是去年才新发现的白石老人写给朱屺瞻的一封信札。

荣宝斋鉴:承送来上海朱君之印石四方,伊之原条,写明需刊朱文者三方,而且方方需刻边跋并上款。朱君虽然知我之刻,不要以知己压人!余年八十一矣,如此朋友可不要!不能照刻,谨送还。九九翁白石字,二月廿二。

信中白石老人说自己余年八十一。

按照其生卒(1864年-1957年)计算。

八十一岁应该是1945年?其实不然。

因为白石老人在其年龄上“撒谎”了。

熟悉白石老人的可能比较清楚。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

齐白石找了一长沙算命大师给自己算了一卦。

算命师说白石老人七十五岁那一年会有一劫难。

那个时候的齐白石还是有些迷信的。

所以为了避灾,1937年的齐白石偷偷给自己加了两岁。

自署七十七岁。

还是不对?按照白石老人自己的说法(加两岁),1937年齐白石应该是75岁,怎么和自署的77岁还差两年呢?这是为什么呢?欢迎印友在下方留言处进行讨论!当然,想知道答案的也可在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中回复“齐白石的年龄”获取。

以此类推,所谓“八十一”,就是民国三十年(1941年)了。

前后才三年时间就从“如此朋友可不要”到“先生不出白石知己第五人”。

这感情真是起起伏伏啊!

其实,1941年的白石老人是真的生气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朱屺瞻请他篆刻居然只字未提钱的事儿。

这可是直接戳中的白石老人的痛处。

况且从信中我们可以看到。 

朱屺瞻要求四方印章里面三方是朱文。

并且每一方都需要刻上边跋并上款。

要金石君说,这跟“强盗”有什么分别。

众所周知,在朱文印和白文印之间,齐白石更喜欢白文印,如果求印的人不作要求,他的印以白文居多。朱屺瞻要求四方里面三方刻朱文,这类似于“点品”,上路的话,是要加钱的。还有刻边款也是很费劲的,一般篆刻家只刻单款。当代篆刻家的润格往往说明,边款不超过多少多少字,否则按字数计酬。甚至有的篆刻家比较爱惜名声,加上款(即对方的名字)也是要加钱的。所以“方方需刻边跋并上款”,这也属于额外要求,严格按规矩的话,还是要加钱的!

这么多的额外要求,这朱屺瞻居然不提钱的事儿。

白石老人是个耿直的人,特别是在金钱方面十分较真。

甚至有些“抠门”、“吝啬”、“小气”等等。

所以白石老人才说出“如此朋友可不要”的话来。

其实想想也是情有可原。

艺术家以艺术谋生立命,这是无须讳谈的事情。

据相关资料记载,齐白石当年卖画要价不高。

普通老百姓也是消费得起。

其收入也仅仅维持他一家小中产阶级上下的生活品质。

那么计较一点,认真一点,有何可以非议的呢?

齐白石和朱屺瞻“翻脸”是1941年。

那三年后,1944年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复合”的呢?

或许是这样子的(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必属抄袭)。

在“翻脸”之后的某段时间内。

齐白石一直是茶饭不思,心里还一直惦念着朱兄。

当然朱屺瞻心里也同样记挂着这个年长近30岁的老大哥。

一日晚上,朱屺瞻拿起手机拨打了齐白石的电话。

然而,他听到的不是白石老人的声音。

而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朱屺瞻满脸疑惑:白石老人难道还在生我气,拉我入黑名单了?

约莫过了五分钟,朱屺瞻再次拿起电话(确认下)!

而这一次,电话通了,电话的那头是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白石老人,好久不‘见’,睡了没?”

“没,九点还没到,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

“您还在生气呀,上次的事是我错了。”

“知道是你的错了?”

“知道,知道,真的对不住了,润格的事是我疏忽了。”

“以后要记着,这可是一件大事。”

“一定,一定。正好我想再邀您为我刻几方章。”

“这个嘛……你懂得……”

“懂懂懂,具体要求已经发您邮箱了,润格稍后微信转给您!”

“行!我稍后看一下要求就动刀!”

当然,以上内容为金石君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其实,白石老人和朱屺瞻这一次的“翻脸”发生在两人交往的“蜜月期”。

但友谊的小船最终并没有翻。

且从“六十白石印富翁”的印款可以看出。

日后两人的友谊反而更加稳固了。

这想必出于朱屺瞻先生的及时挽回(类似于金石君上文的臆测)。

毕竟钱能解决的事都是小事!

齐白石一生中为朱屺瞻刻过70余方印章。

是白石老人为他人刻印中最多的。

近年来见于著录有超过朱屺瞻的。

但其真伪需要进一步研究。

铁打的感情是经得住风雨的。

虽然齐白石与朱屺瞻两人之间有过小摩擦。

1946年秋,白石老人应张道藩之邀至南京、上海办画展,到沪前他申言此行要见三个人:梅兰芳、付铁年和朱屺瞻。当飞机降落龙华机场时,三人都在机场迎接。“齐白石面对朱屺瞻,执手忘情,连声说:‘想煞我也!想煞我也!’”(张涪陵《草堂常春·朱屺瞻》)这是两人神交近二十年后的第一次晤面。

在沪期间,白石老人假寓愚园路,闭门不会客,赶制画作,期间却与屺瞻先生多次欢谈,并为屺瞻所作的梅花长卷题跋。临别时,还赠送了一张题有“常相见”三字的十二英寸半身相片,可惜的是,此照后来在文革中被毁掉。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艺坛知音。

这一次的“翻脸”不仅没有妨碍我们对他们之间感情的赞美。

反而使这段传奇故事更加生动曲折,增添了更多人性的色彩。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