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篆刻家们的故乡情结(图文)

来源:书法导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薛元明

近现代社会转型中的专业分工。致使人的知识结构与实践应用不断细化,以至于界限分明。传统知识结构中,文史哲不分家,现在却是鸿沟突现。这并不是要求每个人都成为“通才’,而是知识面广,学问才能融会贯通,艺术游刃有余。古代印人即文人,文人即诗人,如今从复合型转向单一型。不仅如此,印人修养日渐浅薄,从单一型变成单薄型。最典型和最直接的表现是,很多刻印内容生硬拼凑,为了刻印而刻印。自文入介入印章,成语(或四字格式为主的文字》典故或诗文佳句乃入印的主要内容。印文词句一旦特别喜欢,反复吟咏,镌刻而钤盖于书画或信笺之上,成为表达个人志向的一种方式。以诗言志,金石为证。CCF20120606_00003.jpg

自明清直至当代,印文内容多见一种“家在XXX”的格式。如邓石如刻《家在龙山凤水)、《家在四灵山水间》。吴让之早期作品有《家在洪冲湖》,内容几乎是大白话,与他的印风一样自然质朴,其间又蕴涵了流丽精雅。半生漂泊的黄士陵,曾刻《家在庐山第五峰》,从印文内容来推断,显然是为他人所作。高凤翰的《家在齐兽之间》白文印极有名,另有一方《家在紫金浮玉之间》却知者甚少,同样记录了一腔愁绪,漂泊在外,乡情难忘。

徐三庚朱文《家在洞庭衡岳间》为切刀风格,难得一见,另三方是清丽飘逸的细朱文《家在江南第二泉》、《家在梁溪深处》、(家在桃溪深处》,主要是为画家秦祖永所刻。近代童大年的印风受徐三庚影响,白文“紧其密、扩其疏”,《家在金鳌十二峰》,不但是风格的借鉴,也是印学精神的传承。浙派大家陈豫钟曾刻《家在吴山东畔》,取法陈豫钟的孙桂山刻《家在莺声细雨中》,印文读起来便觉诗情画意,寄托了文人内心的情愫。,孙三锡乃浙江平湖人,字桂山,博学好古,能刻竹,治印宗浙派,尤近陈曼生。与文后山(鼎)、钱几山(善扬)、曹山彦(世模)被世人称为“嘉禾四山”或“鸳湖四山”。

印人不管风格流派如何,皆有同样的情结。不独于此,历代文人诗词曲赋多见关于故乡的吟咏,留下很多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屈原有“去故乡而就远兮,遵江夏以流亡。”“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陶渊明有“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王勃有“采云之下人家”,王维有“独在异乡为异客”,李益有“一夜征人尽望乡”,李白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宋之问有“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王安石有“明月何时照我还”……当代诗人余光中的一句“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写尽了浓浓的思乡之情。

“乡者,向也。”,所有同乡、乡人、乡党之说。人的交往不外血缘、人缘和地缘三种关系,故乡则兼而有之,可以形成一种“问心力”。“古,故也。”时间与空间的变更使人的内心情绪产生波动,故乡与回忆通常相关。故乡是二地,介于故国和故居之间。故乡有遗迹,故乡也可能是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所以就有“第二故乡”一说。

林皋自用印中有一方《家在子游阕里》。‘子游“即春秋时孔子弟子言偃,字子游,常熟人。“阕里”是常熟城区地处西门的“角里”。另有一方《家在仲雍山下》,仲雍即虞仲,《史记》、《论语》均有记载,仲雍卒后葬于海隅山东麓,井因此改名虞山。此二印说明了林皋的籍贯所在。

陈半丁所刻《家在选钱亭畔》可见一些旧文人的遗韵“选钱亭”在绍兴。据《越中杂识》记载,东汉恒帝时,时任会稽太守的刘宠“简除烦苛,禁察非法,清廉温厚,家无积资”,“体恤民瘼,兴修水利、重视农桑、奖励耕织”。《后汉书》评价“宠治越,狗不夜吠,民不见吏,郡中大治”。后来朝廷征召他回京.有五六位居住若耶溪山谷口的老人,赶来向他道别,并泰送一点儿小钱,聊表心意。最终盛情难却,刘宠只好收下几位老人各一文钱。出了山阴县界,便把钱投到了江里。刘宠去廷后,绍兴修了“一钱太守刘宠庙”来纪念他,并临江构筑一亭,取名清水亭,当地人称选钱亭、一钱亭。相比之下,宁斧成的《家在首都》和(家在北京北海北》已是白话文方式。《家在首都》章法取法古玺,流职出的却是现代气息。宁夭印章刀法雄壮,气势外露,刀痕爆破壮观。老北京的感慨中遮不住整个社会变化的新气象。毕竟,时代已经改变了。

有一出很有名的戏叫《文姬归汉》,乃自古以来反复传颂的关于故乡情怀的写照,其蓝本就是历史故字。从衣锦还乡到背井离乡,身陷一种有家难回、有国难奔的困境,从小处说是家乡情结,从大处说,流露山的是家国情怀。从唐人到宋人,庞大而盛大的帝国变成半壁江山,到后来的南宋,醉生梦死地“只把杭州作汴州’。李后主的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道出无尽的惆怅。他自己的国家亡于北宋,北宋亡于金,南宋亡于蒙元,结局一样。元代与清代在当时是异族人主中原。元代延续时间较短,作为“贰臣”赵孟兆页知,去留皆难平复,只能“一生事事只堪惭”。清代变更最为剧烈,文人心中的失落也更为强烈。

 胡正言曾刻《家在镜山深处》以明志。胡正言(1580-1671)为明末书画篆刻家、出版家。《金陵通志》记:“胡少从李登学,精篆籀崇祯时曾授职于翰林院,尚未赴任,清兵即攻人北京,福王南逃途中,竟将明国玺遗失。南明弘光小朝廷建立之后,胡正言精心镌刻了龙文螭纽的国玺御宝,被授武英殿中书舍人。入清后,曾参加以太仓人张溥为首的反清复明组织—“复社”,并以“胜国遗民”自居,跋文中虽冠顺治年号,但仍署“前中书舍人”衔。辞官后隐居在南京鸡笼山侧,屋前种十余竿竹,故将居室名为“十竹斋”,足不出户,潜心研究制吗墨、造纸、篆刻刊书。首创“拱花”印刷,在印刷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所主持雕版印
刷的《十竹斋书画谱》和《十竹斋笺谱》,成为划时代的印品。顾梦游曾作《胡曰从中翰七十》一首,诗云:“朝市山来多隐情,老思逃世未逃名。不将金马重寻梦,为感铜驼只掩荆。”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