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杂谈

你很难见到的毛泽东印章(图文)

来源:《毛泽东品国学》    点击数:    文章作者:佚名

鲜为人知的是,毛泽东在对中华传统的印章篆刻艺术也十分喜爱,经常把玩。据田家英夫人董边说,毛泽东的印章有两抽屉多。田家英任毛泽东秘书时负责保管这些印章,所以董边戏称田家英为“掌玺大臣”。

毛泽东一生很少使用私人名章,无论题字、书信、批注、文稿都喜欢用毛笔或铅笔以他独创一格、潇洒自如的“毛体字”签名,甚至书法作品也只有极个别的上面盖有印章,因此毛泽东的印章普通人很少知道。

现在所见毛泽东最早的印章,是1929313日,毛泽东与朱德联合签署的一张红四军筹款公告上,加盖的一方雕刻极精细的篆体朱文名印(《文物天地》1983年第3期)。还有一枚是毛泽东和朱德于1929410日共同签署的给长汀县赤卫队的命令手迹上钤盖的。朱文隶体印章,分别为“朱德之印”和“毛泽东印”字样(《革命文物》1979年第2期)。

1936715日,毛泽东派代表到国民党统治区协调停止内战联合抗日事宜,介绍信上盖有篆体朱文印章。同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上盖有“主席毛泽东”的隶体朱文印章,印文为“毛泽东印”。

1937713日即抗日战争大爆发后第六天,毛泽东在关于对日作战总方针的题词上所钤的“毛泽东印”,为篆体朱文印章,该印章字体圆润,刻工精细。

1937年,北京素享“博琴铁笔”之誉的著名篆刻家刘博琴受人之托,精刻了“润之”一印,当时并不知道是为毛泽东刻印。上海篆刻家陈巨来解放前也给毛泽东刻过一方“润之”印章,因不知“润之”是毛泽东,而照价收取了润格。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与老友柳亚子在山城重逢。柳亚子特意到曾家岩桂园毛泽东住地拜会了毛泽东,并当即写下一首七律《赠毛润之老友》,又向毛泽东索诗,毛泽东于离开重庆前四天,即107日,将他19362月初到陕北看到大雪时创作的《沁园春·雪》词,写在一张“第十八路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信笺上,并附上一信赠送给柳亚子。

接到毛泽东派人送来的词和短笺后,柳亚子发现书写的词没有上款、下款和印章。第二天,他挟着一本册页去见毛泽东,毛泽东在册页上又重新写了这首词。他提出请毛泽东盖章,毛泽东说“没有”。柳亚子慨然许诺说:“我送你一枚吧。”柳亚子本人不擅金石,回来请青年篆刻家曹立庵挑选了两块珍藏的寿山石,连夜为毛泽东刻了两方印章,一方为白文“毛泽东印”,一方为朱文“润之”。柳亚子用八宝朱红印泥在“毛泽东”三字的落款处全部钤上。随后,柳亚子将两方印章送到红岩村去时,未遇到毛泽东。

1541586uuw6wf00btwcwfp.jpg

直到1946128日,毛泽东写信给柳亚子时还特别提到这两枚印章,信中说:

“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歉。阅报知先生迁沪……印章两方,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

1948年,人称“篆刻王”的谢梅奴用家藏上乘的寿山石料,为毛泽东刻制了两方印章,一方为白文“毛泽东印”,印文回文排列,笔划间架松而不散,紧而不板,有如汉印;另一方是朱文“润之”,仿周秦小玺,细纹粗边,字秀笔圆。两印均高两寸半,有钮,印面2.2厘米见方,镶嵌于一个红木锦缎盒内。1951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将这两印呈献给毛泽东。

毛泽东和著名画家、近代三大治印巨匠之一的齐白石是湘潭同乡。北平和平解放后,毛泽东与齐白石往来密切。开国大典前夕,齐白石为表示对毛泽东的崇敬之情,精心刻制了印文为“毛泽东”和“润之”的白文和朱文寿山石名章各一枚,请文化部门的军代表、著名诗人艾青献给毛泽东。

1959年春夏之交,著名画家傅抱石与关山月共同合作,为首都人民大会堂绘制了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雪》词意巨幅山水画,听说毛泽东决定为该画题书“江山如些多娇”后,傅抱石为毛泽东精心刻了一枚巨印名章,以便在画面题书落款时盖上。此印的章材,取用寿山石,印钮为古兽,印面5厘米见方。字体端庄工整,线条厚重,挺直苍劲,颇具秦韵汉风。毛泽东见了拓印,十分欣赏,赞道:“不愧是当代艺术大师力作!”但考虑到自己在其他书法作品,落款后都未盖章,此处还是不宜破例为好。后来,傅抱石想将此印赠送毛泽东。毛泽东请人带口信风趣地说,我一生没有用过印章,所以还是劳他代为保存,待有朝一日退了休再取。

毛泽东还有一枚堪称“文物极品”的名章,这就是由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邓散木刻的一枚白文的“毛泽东”龙钮大印。这其间还有一番非同一般的来历:

19658月的一天,章士钊的秘书益知来到邓散木家,提起毛泽东很喜欢篆刻及书法,章老请散木先生给毛主席治一印及写几幅字。这时,邓散木已患多种疾病,并且癌症已经扩散,但当他得知毛泽东主席想请他刻一枚印时,即满口答应。他硬撑起病体,精心挑选了一块明黄色、顶部有镂空双龙图案的立方体石头,经过反复构思,刻就了“毛泽东”印。同时,他还用篆、隶、行、楷四体书写了自己创作的诗词条屏,一并托章士钊呈毛泽东。

P201001251655309356371357.jpg

章士钊对这枚大印赞不绝口,非常满意。他仔细欣赏着,但见“毛泽东”阴文三字线条横不平,竖不直,却自然天成,返朴归真。印的一侧,邓散木刻有苍劲的文字:“一九六三年八月,敬献毛主席,散木,篆时六十有六”。章老不禁赞叹出声:“好个龙纽大印,刀力非凡!”不久就把大印和书法条屏呈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也很喜欢。

毛泽东虽然不喜欢在书法作品上盖印章,但是在自己的藏书上却常盖印章。他还特别欣赏上海篆刻家吴朴堂为他刻的“毛氏藏书”朱文印。

1963年,毛泽东与全国工商联首席代表陈叔通叙谈,说自己很想请人刻一枚藏书印章,无论阳文、阴文均可。陈叔通立即想到了他多年的故交、上海印家吴朴堂。陈叔通到上海找到吴朴堂,说:“毛泽东主席想请你治一方藏书印。”吴当即应允。陈叔通又说:“我这次在沪逗留时间不长,过几天我就来取,再带到北京面呈主席。”吴朴堂当晚就举笔起草印稿。次日夜,待喧闹了一天的大都市沉寂下来,吴朴堂微举刻刀,凝神定气,直到深夜才刻竣。

吴朴堂如期刻好后,陈叔通将印送到毛泽东手中,毛泽东爱不释手。从此毛泽东看书时往往喜欢先仔细欣赏一番,然后运力,小心翼翼地在书页上加盖“毛氏藏书”的印章。

毛泽东另外还有两枚藏书印,也是朱文铁线篆“毛氏藏书”四字,与吴朴堂所刻的毛泽东藏书印构思不谋而合,而艺术上又别具风格。

毛泽东在建国后颁发的任命书上常用一枚签名章。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颁发了《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通知书》,《通知书》最后的落款是“主席毛泽东”。其中“毛泽东”三字是非常粗壮有力而又圆润流利的“一笔书”。这是一枚十分珍贵的象征了人民领袖崇高地位、代表了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签名章,无论从它的政治意义还是从它的艺术价值来说,都堪称“印中一绝”!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