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书探微

老山鹤立(摘录)(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佚名

CCF20140728_000071.jpg

历代篆书用笔大多以中锋为主,以裹束笔锋的内法CCF20140728_00007.jpg为主,李斯、李阳冰、钱玷等为典型;以铺毫变化的外拓法为主,则有清代邓石如、赵之谦等。李刚田先生篆书深得两类篆法神髓,将今人铺毫狂泻的笔墨意趣加以内CCF20140728_00007.jpg之法,而又在古人内CCF20140728_00007.jpg之法中加进许多写意的情趣。其抓人眼球的并非色纸的拼贴、墨色的对比,而是真气内充而外显于笔墨的刚柔相济的点画。

就结体而言。李刚田先生的篆书深得计白当黑精髓。其结体的安排与用笔密不可分,用笔上的留有余地常常使结体显示出一种拙趣,而这种拙趣又正好显示出其用巧的机心。他在点画关系处理上,尽力使点画内敛集中在字内,而使每字有少数笔画延宕伸展,突出黑白对比。这种方法在徐三庚等人的篆书中有较为夸张的体现,李刚田先生变其夸张为内敛,与其篆刻的结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章法来说,字间茂密而行间疏朗是此作的章法特点。这种章法形式在青铜器铭文中也常有所见。其长处在于可以使每个单字在纵向延展上少受拘束。

综而论之,李刚田先生之一作,岂仅一作耶?其作司空图五品,岂仅五品耶?于一作之中融万千变化,于五品之中寓千万品之寄托,或真为其志之所之也。古人云“老鹤山立“,或正云其所至之境也。
 

CCF20140728_00006.jpg

许多年前来楚生临《毛公鼎》的一件条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影响我至今。那幅作品章法纵向字间茂密且大小参差变化,而行间拉开距离,一如王铎大幅行草书的章法,纵向的茂密与横向的疏朗形成审美上的对比与映衬,我的这件篆书四条屏就是用这种章法形式完成的。篆法以金文为主调,有度糅合简帛书结构与笔意以增其自然酣畅,又不自觉地融入自己写小篆的体势而增其统一协调。用笔力求表现挥运中“惟笔软则奇怪生焉”的自然书写之美,解脱金属刻铸而成的金文原型,同时也注意用墨浓枯燥润变化的节奏。在意味上,欲求在大气恢弘中的“雅”意,不使因幅大而力拙,因气势而伤韵致。用2700年前的文字写1200年前的文章,自然会字不够用,于是能假借便假借,能替代便替代,当然要借得有根据,不可自作仓颉。

想好了,做起来谈何容易!写大幅作品一要技法熟练,二要精神上无挂碍,其中最要命的是要体魄强健、精力饱满,作品的神气、精气要靠人的一口气来实现,这对一个老年作者来说是个考验。选了一个天朗气清、自觉精神饱满之日,屏蔽家人,躲进小楼,解衣盘礴,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在物我两忘中一鼓作气写完了。虽有遗憾处,但大体上满意,如再写一遍,已无“偶然欲书”的冲动,只好作罢。

交件半年后,忽一日收到入选通知。后又有朋友告诉我多人落选,其中有些是我敬佩并颇有资历的老书家,于是在自我庆幸之余,又捏了一把汗,今后属此类与人PK式的活动,依我这把年纪不宜再参加了。通知要求提供创作时的照片或视频资料,这事我压根没有想到,所以写字过程中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只留下了这件作品。如今不但要吃鸡蛋,而且要看如何下蛋,我就“傻眼”了,本来未作千秋之想,只是完成一件创作任务而已。除年青时刷大标语之外,这是我有生以来写得最大的一幅字,一个人在斗室中写一点挪一点,无法展示全貌,只有待展览时与我“初次相见”了。而展出后,将束之高阁,再没有什么用场,这就是当下书法创作与古人在书斋中书法的不同之处。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