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书探微

复本:古体书法的困境与出路(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从文俊

从商周时期的甲骨金文,到春秋战国的墨迹古文、刻石、装饰书体和秦代小篆,均统一名为篆书,实则差异很大,涉及到临帖、创作的问题也很多,尤其是书体演进、地域风尚、作品之文化上的象征意义,以近体书法为主的古代书论所能提供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对这些历时一千多年的原生态书法,如果缺乏专业水平的深入解读,就只能凭借热情与学习近体书法的经验去图其字形,搞点笔墨情趣,乃至于扭曲、夸张、改造它们,从而使这些古体书法变得苍白,徒具躯壳。对今天所选择的古体范木,应该先弄懂它们的美感风格,再由表及里,探索其内涵,也就是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过程。如果眼中只有字形,学到手的东西就会非常有限,并且很可能成为滋生弊端、发生谬误的根源。张怀瓘《评书药石论》曾有“复本”之论,学习古体书法尤为必要。

汉魏时期,仅小篆一体尚有余勇可贾,变化也可圈可点,不乏堪为楷模的作品。至于青铜器铭文、镜铭、砖瓦文字,可谓异军突起,虽多受隶书冲击,或兼取他体,别成规模,亦多有可观,如能择其善者师法,应该是很有发展前途的。隋唐以降,古法失传,遂有李阳冰之玉箸篆、铁线篆出现。李篆功夫虽深,但生动不再,宋人续之,笔意尽失,元明几乎没有可以称述者。清人承篆法衰末,借古出新,篆书获得复兴。清篆有两个不足,一是名家都兼善治印,而治印摆布字形的习惯有意无意被带到书篆当中,更加注重线条和结体的精致与姿态;二是清人所见三代青铜器有限,学习和借鉴更少,原生态的古法价值还没有被认识、被发掘。吴大澂用小篆笔法写金文、李瑞清用抖笔模拟金石气,都是明证。如果清人能有今人的幸运,得观丰富多彩的古体遗迹并善为利用,其篆书成就会更大、今人虽然幸运,却缺少清人的学养和功夫,所能利用的古体遗迹百不足一,实在令人遗憾和不解。

当代篆书多由古体化出,眼界、格局均胜于前人,但问题也多。

CCF20140922_00009.jpg

首先,在大风气影响下,浮躁与粗糙的审美心理遍及古体书法的学习与创作之中,且手法雷同,少有个性。在我看来,古体书法笔法相对单一,美在精致。其中很多变化现象都可能有其复杂的背景和文化因素,如商周文化之异与书法祈尚不同,西周王室作器的雅正与王者之风、礼乐文化的象征意义,各诸侯国题铭的地域风格与具体作品中的个性因素,书制工艺与作品风格,书体演进在作品中的种种表现,不同书体不同用途的作品区别,各种复杂的文字学问题,等等。由于这一切都属于原生状态,即无法用后代的风格流派、家法师承之类的知识去解读和学习。同时,古体书法的美感建立在象形符号的基础之上,对习惯于近体书法的今人来说,相当陌生,需要下大气力去了解和把握。

其次,有些人面对学习古体书法的诸多困难,不是努力去克服,而是选择走捷径,学时人,学人选和获奖作品。即使是选择范本,也是跟在别人后面,古体书法俗弊之大,以此为甚。关键在于,有些作者没有能力辨别风格、美感、优劣,无法有效地选择适合自己、有发挥余地的书体和作品范本,今人写《散氏盘》、《中山王器》、楚简者众多,即出于此。析言之,《散氏盘》简率拙朴,在西周金文中别树一帜,很难学,但都学它,就如同千军万马走上独木桥,再学别的范本也很难兼容,可惜学习者并不理解这一点。《中山王三器》是装饰性书体,论安排费工、用笔之程式化,尚远在铁线篆之上。装饰性越强,破坏书写之美越多,书之离不开作字、画字之病,又不易见艺术个性和作者的想象力、创造力,不宜提倡。令人困惑的是,一些托名丑拙的作品也在采用装饰手法,并视之时尚和出新,殊不知当作者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字形及作品形式上之后,必然会失掉书法的内涵与文化精神,古体即成为徒具其表的道具。楚简出土于多地,风格面目也多,数量很大。依今天的出版技术,完全可以直接临习墨迹,然而事实正好相反,学字书摹本者众,学时人者众,取法乎下,难怪多病。

又其次,古体书法以铸字、刻字、错嵌为一类,墨迹朱书为一类。好的拓本,印刷品都能清楚地展示出题铭的状态,如书范制模工艺、后天的锈蚀、残坏等,有些人把锈蚀残坏引起的笔画线条变化名之为“金石气”,是不全面的。依照我的经验,实物照片或拓本所见其笔画线条那种坚韧沉毅的质量和美感,才是最重要的,是工艺素与书写的完美结合。要写出与之相同或相近的效果,即需要用笔达到“锥画沙”、“印印泥”的境界,借鉴李阳冰、徐锴之法差几似之,清贤则不可取。既为古体,先须识其古意,入于古雅,不古不解其味,也不解其变化之理。古体有其独到的笔顺、笔势、笔画连接方式,这是学好并能变化为用的基础,必须多看多临,熟能生巧。我的体会是多看作品与临习、记忆字形并举,稔熟之后再按原作章法通临,以强化整体感,为创作打好基础。临帖不限于初学,要经常临、反复临,有目的,以解决问题为宗旨,可以说常临常新。临帖要形神并重,不能以意临、神临为托辞,自己欺骗自己还自鸣得意。学古体墨迹朱书宜多看真迹,以熟悉字形和临习原作并举。盟书、楚简都属于草体,或名草篆,草率、简化笔法是其特色。又因为它们是日常的实用性书写,字形结构也多有变化,记字形和临原作时应格外注意。简犊墨迹与金文的原作字形都很小,但金文放大较易,在墨迹放大临习和创作时宜作相应的笔法调节,今人或借鉴金文、或借助枯破之笔为之,不乏可取,但易伤于流媚,损失其固有的美感。应该说,还有很大的调节余地,不妨多方尝试。

第四,古体处于造字、简化、规范、美化、形声化的发展阶段,文字现象十分复杂,异体既多,地域国别的用字和书写习惯差异也很大,很难把握。对学书法的人来说,粗通文字学十分必要,尤其是创作时会经常遇到缺字的情况,不懂文字学就会缚手缚脚,以至于出错。这里,应留意以下几点。一是古体结构多有精致之处和用意,不能写错,更不能妄加改作,如能熟悉其构形原理、规律,则可无往而不胜。二是异体字多,创作时的选择宜先求通篇的风格和谐,次求变化,多几个方案,成功的概率也会高一些。三是处理不同时代、地域、风格的字形,先明确基调。如果以西周金文中王室作器的雅正做基调,缺字时选取的其他字形均须做好偏旁及字形结构的调整,并统一于整体风格;如果以散盘风格为基调,补入的所有字形都要根据散盘的特点加以改造。以此类推。如果不能善加调整,作品就会失败,大成遥不可期。四是缺字时的造字和改作,都应该根据预案中的基调,先求通假,以避免错误;次则取小篆以前的古字构形原理,以古体偏旁拼合;如果仍然做不好,可试求秦汉古隶、《说文》所及古文大篆等作为参考,切不可随意造字。实在没有合适者,宁可更换书写内容。

写错字是当代古体书法的顽疾,甚至有观点认为书法是艺术,错字没关系。这是没文化、不负责任的看法,是行不通的。昔日邓石如篆法高明,世人推誉有加,而以其常写错字,饱受垢病。如果爱好古体书法,就下力气读一点书,使笔下增加一些文化感,有什么不好?至少,案头上多备几种工具书,养成查阅的好习惯,也会受益终身的。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