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书探微

甲骨文创作中章法的继承与创新(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翟万益

书法章法实际上是文字载体上书写部分与空白部分之间面积形状所形成的对比关系。

文字载体不同,书写章法也会相应地产生不同变化。在龟甲、兽骨、金石、陶、木等材料上进行书写,不可避免地受到材料形制的制约,中国书法文字之所以如此精简,载体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另外一个突出的制约因素是平衡,这是中国文字乃至书法的哲学特征。甲骨文字虽然结体比较自由,但单个文字的平衡恐怕在甲骨文之前就已形成了。这种单体平衡,创造了整体文字排列成行后的极端稳定性,同时,甲骨文、金文中很多流线形式的文字排列,也展现了另外的一种平衡性。

甲骨从整治到占卜完成,不像今天悬挂于厅堂作品的操作流程,而是所有过程都平置于几案之上。博物馆对甲骨片的陈列也是平置在展柜里,保持了龟甲原初制作阅读的习惯。平置的甲骨文和悬挂的甲骨文书法从欣赏的角度看还是不尽相同。平置状态下,贞人及其欣赏群体不必太多地考虑章法上的整体平衡,虽然文字的内在有着这种平衡的要素。所以,我们把甲骨片立起来欣赏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贞人制造时的非平衡观念充溢其间。明白此理后,我们处理章法时就要注入平衡的观念,使章法在平衡与非平衡之间游走,从而诞生更多的新形式。

2.jpg

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甲骨顺着它的兆纹做出了自由的选择,破裂使载体本身千变万化,甲骨的章法形式由此变得无限丰富。历史赋予甲骨的自由是空前的,尽管这种自由给现代研究带来了诸多迷茫、渴望、猜测,甚至沮丧。行走在甲骨丛林中,景致呈现确实层出不穷。由于骨片的分裂带来了文字块面的断裂,给原来极尽变化的卜辞块面蒙上了奇谲的色彩。贞人在甲骨上表现出的虚实对比的自由,对于最后的视觉效果,他们不是胸有成竹,而是随着占卜的程式、内容的多寡、书写的习惯一步一步形成的。这些驾驭文字的卜人,有确定的主题,但没有必然的程式,龟板是已知的,需要契刻的过程是已知的,占卜的结果是未知的,龟兆在纹路上开裂,裂纹有多少,裂纹之间的关系和占卜内容的对应程度,需要反复贞卜,不确定的文字块面和不确定的内容叠加在一起,就形成了千变万化的章法形式。虽然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寻找出其中的规律性,将其条分缕析,加以辨识。龟板平放在贞人面前,他们的习惯都是龟头向前,文字契刻起首的字尽力平齐,同组的文字尽力达到这一规则,不同组的文字则做到本组文字的起头平齐。几组字排在一起,起头一致,也可能不一致。行尾似乎兼顾到了达到平齐的愿望,由于文字大小的差异性,或占卜内容的要求,多没有形成平脚,而是长短成犬牙式排布,和后世的手札同致。由于程式原因,多形成一种方形块面,几个独立的块面排布在一起。有的排布是从龟头部分起刻,沿边而下,一行一行排布下去,形成了一种辐射的流线形式(图1)。在周原甲骨里,文字顺着一个边刻到底,调转一次方向再刻,所以文字的头不是一个方向(图2)。有的行列是流线形排布的(图3)。像这样的形式,尽管当代人思维活跃,但也难以恢复到甲骨文章法自由活泼的状态。我在甲骨文书法的创作过程中,感受到了殷人在严格占卜程式之上对契刻形式的大胆追求,有些形式由于载体的变化,已经很难模仿到位了。对于熟知甲骨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种照搬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新奇。在今天书写的主客观条件下,只要充分把握时代的审美脉搏和书法发展的基本规律就可以大胆创造了。通过近年的书法展,可以看到章法形式的巨大变化和十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首先是色纸的充分利用,一幅完整的作品可以由几种不同色彩的纸张拼接而成,并且这种趋势还在加重,主办者虽然已经不喜欢这种现象,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返璞归真,亦尚难预料。好在目前书体还没有大的割裂,还在一个传统的范围之中,没有一块篆书、一块草书、一块隶书的分割现象,可以说是色不解体吧。色块的分割实际上是一种章法的分组现象,不同的色块粘接到一起,便肢解了从头到尾一笔贯注的精神气质。同时,文字大小拉开了档次,五花八门的题头字,中间再加上一些小题目,真是峰峦迭起,绝不平庸,这种书写节律的停顿,造成了书法意蕴的断裂,书法的韵律就更加谈不上了。

4.jpg

近年,我在章法方面首先追求纸面的完整,也是出于久存的考虑。主体求得一气呵成,在留下的空间面上稍加修饰,图4用的是甘肃西和麻纸,主题是一首自作甲骨文诗摆在右边,上下左右都留了空间,四面不着边,起头结尾一任自然,文字大小亦然。落款放在左边沿,长短不一,整体格调以疏朗为基点,力求清雅。图5主体文字是一副对联,上有天头,下留地脚,一联一行,但不求字字相对,文字大小一任繁简结体,所以长短两行行脚不一,落款留在了右侧,顶天立地一行行草书,在主体与落款的空间地带又加了四行小款字,尽量做到随心而行,不拘一格。

有和无是一对永恒的哲学命题。老子说:“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章法是没有穷尽的学问,随着我们尽心用意地书写,无穷无尽的美妙章法自会不断被创造出来。
 

5.jpg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