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书探微

史德亮学习篆书心得体会(图文)

来源:书法导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史德亮

几千年来,中国汉字一直是以双重身份发展着,一种是实用性,另一种是艺术性,即使汉字的实用性在整个时代有所变化,但它的书写艺术性是永恒的,因为它是一种艺术行为。毋庸置疑,在电脑普及的时代,用笔写字的人就少之又少,毛笔写字的生存空间就更狭窄了,已基本成为纯艺术了,尤其是篆书,因为篆书这种最为古老的书体,只有在公元前的几千年里属实用的官方文字,而后就成为最难得到社会接受的小众书体,因难识难写,使之赏者稀,习者寡。然而,正是篆书的古老,从殷商甲骨文到秦篆几千年的篆书发展中,积累了庞大的篆书体系,为中国文字隶、行、草、楷等书体的成熟奠定了坚实基础,可以说,篆书是各种书体之首。至于篆书难识,也是必然,是因为人们在当今社会接触篆书较少,又对篆书的书写规律缺乏认识所致,这种纯艺术的篆书难写也是公认的,当然,隶书、行草等每一种书体的书写难度都是很大的,只是其他书体见者多、用之广而已,而真正写好又难之又难。因此,只要接触篆书多,掌握篆书书写规律,难识难写就迎刃而解,不可为少见而多怪。自篆书发展成熟以来,尽管已退出使用价值,也不是无一用处,更不是被历史所淘汰,仍以古老的文字而存于世间,汉代至今,碑刻、匾额也时常用之,研习者也不乏其人,涌现出了如李阳冰、邓石如、吴昌硕等篆书大家。古人云:“不知篆籀从来,而讲字学书法,皆寐也!”“为人不可不学篆书,篆书者,文字之祖也,不学篆书,不足以识文字之情。”由此可见,不识篆习篆,就难以认识中国文字之精髓,就难以掌握中国文字之由来,学篆不但无复古之嫌,而是为更好的传承中国文字。

CCF20121204_00001.jpg

我对篆书情有独钟,小时侯时常听到某某双手能写梅花篆字,不暗世事的我既惊讶又好奇,尽管不知篆字为何物,但篆字的神秘感就扎根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真正使我对篆字感兴趣的是1972年在高中学习时,在图书馆的《康熙字典》上见到了奇怪的字体,请教老师方知是篆字,极大的好奇心吸引了我,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并接触篆字,就把该字典上的篆字抄下来,自编“篆书字典”,并把偏旁部首归类,初步掌握篆字规律,心追手摹,比葫芦画瓢地胡写乱画,课堂上下想篆字,课本边角写篆字,并在黑板报或学习专栏的标题、插图等处用之,师生羡慕,甚觉自豪。继而有了《说文大字典》、《篆书技法》、《说文解字》等工具书,在几十年工作之余,亦曾习甲骨、临金文、学秦篆,杨沂孙、吴昌硕、邓石如等清代名家的篆书墨迹时常临摹,尤以当代篆书大家之字用工最勤,虽废纸成堆,秃笔数杆,然进步缓慢,徘徊不前。2007年,我退居二线后参加中国书协篆书培训,并赴京面授,方茅塞顿开,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临写《石鼓文》上。

CCF20121204_000021.jpg

《石鼓文》是我国最早的石刻文字,被称为石刻之祖、篆书之宗。因刻在十个鼓形的石上而得名,每石刻有四言诗一首,内容是记述秦国君游猎之事,故又称“猎碣”文字,其线条匀整圆润,字形结构严谨茂密,道劲厚重,是上承金文下启秦篆的过渡性书体,因此,被康有为称为“书家第一法则”。然而《石鼓文》年代久远,风雨侵蚀,加之战乱,东挪西移,使原有文字剥落残缺,就给我们今天临习带来很多不便。我在临写《石鼓文》中,一是认真读帖,明白其成文背景,从中体味当时撰文和刻石者的心境,为临写奠定思想基础,同时,读字法、章法,体会其点画形态和字体特点,感受其歌功颂德书体之雄浑厚重,正如沈尹默所言:“要读出每个字的表情。”二是反复释帖,在明安氏《石鼓文》字帖中,字迹模糊,难以辨认之字尚多,且笔画缺损严重,残字无处不在,尽管对照释文逐字查看,但还是难以了解字迹全貌,更不能掌握结构和用笔特点,不仅影响通篇释文,也对临写造成更大困难,一方面对照昊昌硕临本,尽可能补齐模糊之字,对照《书法字海》补齐笔画不全之字,对照不同版本,弄清读音不一之字;另一方面查找《说文解字》、《古汉语字典》等工具书,参照《石鼓文解读》、《石鼓文新鉴》等有关书籍,网上搜寻有关《石鼓文》的资料等,核实文字;力求准确,为临写奠定文字基础。三是坚持临帖,临帖是学习书法的必修课,其功夫深浅是学习书法长进的体现,把临帖作为日课。一方面临笔法,笔法是临帖的基础,也是临帖的难点,对照原帖,把横、竖、弧等笔法的起、行及收笔反复临写,为临好整个字打下基础;另一方面临字法,即字的结构,是临帖的核心,用古人的法度来约束我们的写字习气,坚持一丝不苟,养成习惯。同时,采取重点临,突破难点,如“三点水”、“木字旁”及特殊字形等;通篇临,《石鼓文》虽属拼接帖,但通篇章法也是很有借鉴之处的,并采用不同章法形式进行临写,以缓解枯燥乏味的临写疲劳;组字临,一把字帖上的“死”字组成新意的词语、句子、对联等进行临习,激发临习兴趣,又为创作奠定基础。我经过近几年对《石鼓文》的临写,确实受益匪浅。

CCF20121204_0000322.jpg

我之所以选择篆书作为学书之路,除了特别喜欢篆书之外,还因为篆书这种书体的朴拙静穆与不善张扬和我的个人性格暗合。然而篆书临写之难,是其他书体无法比拟的。其一是识篆难,随着篆书这种古文字退出人们的视野,可识性就比其他书体更为困难。其二是书篆难,篆字大多都是在金石上刻制而成的,无笔墨之情趣,这种饰性极强的书体,很难摆脱“描”、“画”的束缚,真正用毛笔在宣纸上“写”的难度就可想而知。其三是用篆难,现代汉字有的无篆,有的与篆书差异很大,有的在不同地方用法各异,如“里”、“云”、“后”等,用篆的准确性难于把握,稍有不慎,就易出现错字硬伤。鉴于此,要想学好篆书必须以古为徒,取法乎上,精通一家,博采众长,通晓篆理,持之以恒,正如康有为所言:“所见博,所临多,熟古今之体变,通源流之分合。尽得于目,尽存于心,尽应于手。如蜂采花,酝酿久之,变化纵横,自能成效。”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