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印坛动态

韩天衡篆刻艺术道路上的两位恩师(图文)

来源:文汇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李婷

20世纪的海派印坛,方介堪、方去疾的名字无法绕开。他们是堂兄弟,在1978年双双当选西泠印社副社长,一时传为佳话。5月8日,方去疾诞辰90周年,上海将推出方介堪、方去疾昆仲艺术纪念展及学术研讨会。昨天,两人的弟子韩天衡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方介堪、方去疾是篆刻艺术创新道路上的骁将。

方介堪先生像

方介堪,艺术苦行僧

“他是艺术上的苦行僧!”对于恩师方介堪,韩天衡给出了如是评价。方介堪12岁开始习印,26岁来沪发展。从上世纪20年代起,他曾借阅了500多部古印谱,并用10年的光阴,将印谱中的上万方古印一方方勾摹下来。“这是艰苦而无聊的事情,也因此练就了他刻朱文、白文不用起稿的本领。”韩天衡说,恩师一天最多可以刻50方印,且从第一方到最后一方,同样的精到。

方介堪的勤奋有口皆碑,有人统计,他一生治印逾4万方。在其印作里,最为人推崇的是鸟虫篆印,方介堪也被誉为鸟虫篆印领域“承前启后的枢纽人物”。鸟虫篆最早铸于春秋战国青铜剑戈等兵器上,是古文字中的美术体。鸟虫篆印在战国古玺中早已有之,但数量较少,所占比例不超过1/100。明清流派篆刻家们关注到这一奇异瑰丽的品类,并尝试着在石头上创作鸟虫篆,但被批评为谬印。方介堪以他的睿智发现了可供借鉴的空间。然而,鸟虫篆文字流传稀少,辨识又不易,想要进行篆刻创作势必会遇到择字不够的遗憾。怎么办?韩天衡透露,恩师的解决之道是日复一日的潜心研究。“老师与黄宾虹、潘天寿、徐悲鸿等来往不少,尤其是与国画大师张大千、谢稚柳交谊深厚,他们以画家的审美给了不少意见。”最终,运用其行云流水般的刀法,方介堪创造了具有当代风情的鸟虫篆,使一度失宠、失传的优秀传统艺术以华丽的姿态重新登场。

韩天衡与方介堪的首次见面是在恩师的老家温州,时间是1962年。那时韩天衡在温州状元桥的海军部队当兵,一位师兄介绍他认识了方介堪。“方老师看了我刻的印章后评价很高,后来我便一直去请教他。”当年部队每两个礼拜放半天假,放假就坐公交车到市区找方老师,每次见面老师的话很少,只说好或不好,没有什么更多的,接下来就得靠自己领悟。“今天想来,老师是在给我出填空题,逼着我自己去思考,我刻印章能形成自己的系统观念或许就源于此吧。”

 方去疾先生在创作中

方去疾先生在创作中

方去疾,越难越出新

韩天衡与方去疾的结识,是方介堪引荐的。1963年3月的一天,韩天衡去上海参加一个美术展览。临行前,方介堪对他说:“去看看我的堂弟吧。”于是有了两人的第一次会面。第一次到朵云轩拜望,韩天衡是带着印章去的,方去疾看完后,给出的第一句话是“你的创作好变了”。“虽然当时我回答他基础不够,但这句话唤醒了我,鞭策和激励自己勇敢地去创新。”韩天衡始终记得方去疾的那句话:“艺术要往前走,别人创作的东西再好,学一辈子,终究意思不大。”

事实上,方去疾是艺术创新的忠实实践者。他的篆刻熔诏版、凿印于一炉,师古而不泥古,对秦汉铜器、碑版中的文字、图案等第一手实物资料作过深入的综合研究。他编订出版的《明清篆刻流派印谱》,填补了明清500年印学史的研究空白。

在“文革”中,多数艺术被当成“封资修”,但就在那个特殊年代,“老师把我们一批学生组织起来,以‘推陈出新’为口号,尝试以简化字体选刻‘革命样板戏’的唱词,还冠名出了本《新印谱》”。韩天衡说,这样的探索并不容易,因为简体字没有画意,剩下的只有笔划,要创作出美感很难。偏偏老师给我定了条规矩,人家不愿意刻的,你拿去刻。他说,越难越出新意。”

韩天衡说,老师的教学方法也是自成一格的,颇受学生欢迎。“他总是能精准地看到问题的要害所在,告诉你哪一根线条斜了,四条边中的哪一条有问题。”在方去疾严格真挚的指授下,韩天衡、吴子健、刘一闻等一大批印人脱颖而出。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