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施晓峰和他的篆刻艺术(图文)

来源:《篆刻》    点击数:    文章作者:佚名

施晓峰 别署绿野楼、渊堂、静庐等,一九五九年七月生,浙江鄞县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东方印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书画院特邀书画家、宁波市江北区文联副主席、江北区政协书画院副院长等。

作品曾参加“全国展”、“中青展”、“兰亭展”、“篆刻展”、“西泠印社展”等,曾获“西泠印社奖”、“第三届中国书法篆刻电视大赛一等奖”等。曾应香港商务印书馆之邀举办个人篆刻作品展示会。出版《施晓峰篆刻选》。

CCF20140122_00000.jpg

《施晓峰篆刻选》序 余秋雨

我早就答应为家乡宁波的篆刻家施晓峰先生写一篇序,目的是想借着他的出色成果,向下一代阐述一门奇特的中国艺术。施晓峰先生也很豁达,说:“您就写写篆刻艺术的文化意义吧。”

要完成这个任务,也许,我会从提问开始。我会向当代年轻人提出这样一些问题——

请问,在中国,哪一种传统艺术能在最小的体量中延伸出三千多年的发展史?

请问,哪一种传统艺术把抽象符号和自然材质紧紧相扣,人们几乎可以用自然材质的名称“金石”来称呼它?

请问,哪一种传统艺术在遥远的古代曾经沉淀着国王的权力、简牍的封寄、官位的象征、隐藏着大量金殿快马的惊险故事,直到明、清时代才渐渐转移到文人手中?

请问,哪一种传统艺术能够紧凑地完成朱白相间的呼应、揖让、顾盼、称为概括东方美学的微观天地?

请问,哪一种传统艺术能让钢刀利刃完成和平的“杀戮”,让人一眼看出雄健豪迈、泼辣爽朗、清逸秀隽等的风格?

......

全部问题都通向一个答案:篆刻。

是的,篆刻艺术的前身,代表着国家的权威性、行政的合法性、军令的保密性、直可说是历史的暗钮、神奇的秘符,却又融入了历代无数刻工的艺术品位。刻工的艺术品位之所以成立,主要是有赖于篆书的美学构成。因此,当每颗印章的具体功能一一退位,而它们所展现的文字之美却保存了,这就为明清之后大批文人艺术家的介入创造了基础。文人艺术家早就习惯的笔墨生涯,却要用刀代笔,以朱代墨,在自然材质上展现出篆体汉字的最高活力。这一来,历史积累、文化审美、自然材质、金属刀刃全都裹卷在一起了,即使是裹卷到了方寸之间却还是风起云涌、气象万千。这种情况,在全人类的文化艺术中都独一无二,因此应该引起一切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士注意。如果今天的年轻人听了我前面的这些阐述后随之产生了惊讶和好奇,那么,我希望他们就此向篆刻再迈进一步。在此我想运用一个比喻:如果说,中国古代作为篆刻前身之一的“封泥”是用来传递密件的,那么,我们今天所说的篆刻,也是一种通向中国传统文化秘殿的“封泥”,见到它,懂得它,磨练它,就能沿着一条小巷子登堂入室。

不管怎么说,篆刻是一件带有行动性而又充满乐趣的“行为艺术”。它不应该只属于垂垂老者,而应该被很多年轻人喜爱。

我想,施晓峰先生在年轻时代开始就利用业余时间埋首此道,到今天取得这番成绩,正充分证明了篆刻的现代吸引力。

沉浸传统艺术,首先要“沉”得下去。为此,施晓峰先生是下了二十几年苦功的。他师从好几位篆刻名家,通过他们,又追摹清乾隆之后的浙派篆刻,尤其是赵叔孺、王福厂、陈巨来等人的风韵,走的是“体貌端妍而神完气足”的一路。其中,又在元朱文的传统上面下过一番功夫,并兼涉印文和鸟虫篆。但是,他在沉浸的过程中逐渐找到了自己,自己的喜爱,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心境,自己的刀法。这等于是从沉浸中抬起头来深深呼吸一口,然后再前后左右地打量一番,最后打量到了自己。这是沐浴了传统又没有被传统淹溺的契机,也是一个艺术家开始走向自己的起点。

杜甫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一篇文章的篇幅可以很长,但一枚印章的体量总是极为有限,因此其间的得失更需要比“寸心”更小更细的心来感知。只不过,这种感知的目的不是为了摆脱何种规范,突破何种传统,而是为了更大的审美境界。什么审美境界呢?我觉得施晓峰先生自己说得很好:“多年以来,我乐此不疲地在刀与石的缝隙中寻找那种细微的快感,陶醉在恬静、安雅、雍容、飘逸、散淡之中。”

我相信,这种审美境界,也正是明、清以来绝大多数印人的追求。印人手上握刀,但他们的每一刀下去都不具有争辩性、尖刻性和排他性,只在狭小的空间中营造一种平静的温暖,为自己,也为别人。施晓峰先生说,他对艺术的理解,是用真实平淡的心态去感召心灵,让冷寂的感情回暖,让人间的沟通有更大的宽容。这些话让我颇为感动。也许有人会说,一个从事篆刻的印人怎么可能担当这么大的精神责任呢?其实,一切艺术家都应该有这种心怀,而不要斤斤计较于技艺性的得失进退。唯其如此,投身艺术才是幸福的,高尚的,不管他拿的是画笔、指挥棒,还是篆刻刀。也唯其如此,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出隐隐的精神光辉,不管他完成的是一栋宏伟的建筑,还是一枚小小的印章。

是为序。

CCF20140122_00001.jpg

CCF20140122_00003.jpg

施晓峰和他的篆刻艺术 唐吟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印坛,群体性印风还不像今天那样呈一边倒的趋向,相对还比较驳杂。年轻人中传统派印人还在酝酿之中,创新派虽然呼声高,但还缺乏有才力的劲手,而且追慕新派的印人显得分散,在这种情势下创新派尽管在呼声上占尽了优势,而真正的实力未必就是传统派的对手。传统派印人主要分布在江南,准确的讲是在江浙沪一带。江南的印学传统本来就深厚,使得生活在那里的年轻人在血脉上比较容易接近传统。那个时候,我就注意到浙江宁波地区印人们的创作,他们的圆朱文及汉白文印风带有明确的传承性,施晓峰是他们中的佼佼者。

施晓峰的篆刻起点是他熟悉的圆朱文和汉白文一路,作为印人,他在不同阶段曾有过多种不同形式的尝试,多种尝试的结果,让他重新返回主线,专攻元朱汉白,这一路印风和他的生活关系太接近,不容有的选择。从他个人创作经历来看,对圆朱文倾注的心力最大。我没有问过施晓峰三十年来一路走来的篆刻路径,以我看到的作品而言,他的创作指向,可能更接近现代以刻圆朱文蜚声印坛的赵叔孺的趣旨,这样说,与施晓峰是否真正学过乡前辈的印风无关,而出于宁波籍印人的与生俱来的感觉。艺术有时很神奇,生活情境会影响一个艺术家对形式的选择,古今宁波印人在不同时空中作了同样的选择,那只能归于地域的原因。施晓峰的这种选择使他很快进入状态并在这样的状态下刻出一批又一批好作品,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得到印坛的关注与认可,比如他的篆刻作品曾获得过全国第三届电视书法篆刻大赛的金奖。那时,施晓峰的圆朱文创作已初具规模,娴熟的把握能力,高度协调的形式空间铸成印面细腻细节丰富节奏感又强的“宁波情调”,应该说是他艺术才华的展示。

和新派印人相比,施晓峰的篆刻创作显得平稳稳定,从艺近三十年,大致没有越出过圆朱文以及汉印的范畴,气息平和,印风中正清雅,脉络特点明晰,如果用关键词来表达,可以归之于“传承性”和“纵深度”。传承性表面其取向与传统艺术史接续的关系,而纵深度则显示其对传统印学价值观的认同。

圆朱文是篆刻史上的一片熟土,先人们留下来的作品不计其数,在形式与精神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高峰。这对于涉足圆朱文的印人而言,要在这个领域出类拔萃,难度更大。前贤在留下无数作品的同时,也一次又一次拉高了圆朱文的艺术与精神指标。我曾经反复表达过类似的观点:走前人曾经走过的道路,由于它的历史空间、创作积贮异常庞大,对于意欲进入并立志有所作为的印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这种挑战来日圆朱文绵长的历史、来自作品样本丰厚的积累,后来者没有参与制订标准的可能,他们只能在前人积聚起来的艺术星空里“讨生活”,在限制中寻求发展,就需要投身者拥有更多的智慧与技巧。这种约束对于有雄心有才力的印人来说既是考验,又是展示才智的机会,只有经典艺术才具备这样的魅力。

在圆朱文的艺术世界里,近现代出过不少高手,民初与吴昌硕同时并称的赵叔孺,还有稍晚的王福庵以及后来的韩登安、方介堪、陈巨来等等都是刻圆朱文的名家。可以说元朱文印因为有了这些名家们创作凝结成的历史,会发觉,这也是圆朱文篆刻史上最多样化的一个时期,诸家皆攻圆朱,而情调性格各异,赵叔孺的渊雅安静、王福庵的端庄凝重、韩登安的稳后纯粹、方介堪的敦实严谨、陈巨来的灵幻深秀。其中以赵叔孺、陈巨来师徒成就最高,将圆朱文推向了极致。

以赵叔孺为代表的近现代圆朱文印的特色,有着江南人从内而外的温润精致,形式上的精密细腻,不烦推求,反映在印面上则是浑然天成;气息上静雅秀逸。施晓峰的圆朱文汉白文,接续了乡前辈赵叔孺的艺风特点,作品流畅委婉,妥帖安详,从容舒展,宛如江南山水,张弛无声,我戏称其为印学史的宁波腔。

施晓峰刀下的那一路精细印风,节奏感把握得相当精准,兼顾到印文细节、印面整体感以及印面气息的展示,精心不失自然,纤浓适度,显示一种与前人衔接又与时代同步的节律,清新雅逸。作为圆朱印人,我以为这是施晓峰最难能可贵的地方,他精心把当代人的感觉融入到传统形式中,貌古神今,这一切全赖印人敏感的心灵感受,还有绵绵不绝想象力和精确的表达能力。

在已有的经典形式中行走,严格地说比追随所谓的创造性新印风来得艰难,印学史已经生成的标准不容更改,后来者只有凭才力与古人血战。与古人血战有可能生成自我,也有可能仍然被古人笼罩。从事圆朱汉白创作的印人不但要有好的技术品位、艺术直觉,还要有极好的审美视野、心里素质、持久的耐力等等。施晓峰选择圆朱文,一走就是三十年,这本身就是值得敬畏的,他的才力,他的勇气连同对自己精神性格的把握,一样不缺,这有他三十年的治印经历作证,更有从指端刀下流出的无数作品为据。施晓峰不一定是这个时代最亮眼的印人,但他一定是当代最好的一些印人中的一个。艺术史学者刘涛和古文学家兼印人的刘绍刚眼光苛刻,向来不轻易许人,记得他们在见到施晓峰的作品后赞叹不已,一致认为他是当代中青年印人刻圆朱文的翘楚。

对于精细一路印人而言,四十至五十岁是他们的黄金时段,这个年龄段正是经验丰富、精力最充沛的时候,加上成熟的审美观念,他们刻出的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好的作品。施晓峰选择五十岁结集出版他的印谱,或许就意识到这一点。

施晓峰三十年的不断积累沉淀就为绽放的那一刻准备着,那一刻一定绚丽无比。

请读施晓峰。

CCF20140122_00004.jpg

CCF20140122_00005.jpg

CCF20140126_00000.jpg

艺术随笔 施晓峰

总觉得人处在这纷杂喧嚣的时空中,不应该总被现实的名利驱着前进,而应有一份沉着和宁静。多年以来,我乐此不疲地在刀与石的缝隙中寻找那种细腻的快感,陶醉于恬静、安雅、雍容、飘逸、散淡之中。

只有发自内心的向性,才能唤起无限的创造力。在一个视觉化的年代里,我们可以借鉴的视觉因素实在太多,简单的以“形变”来获取圆朱文印与前人的面目反差,毋宁说是一件非常稀松的事。在前人已经规定好的基础样态的范围内穷极个性的解说之可能,能于细节性的变化中见出丰满、见到韵致。

我以为当一个艺术家硬性给自己的作品披上一件外头的时候,生命就慢慢的消失了。其实每一位艺术家都有自己迷恋的东西,艺术趣味也正是由某些视觉倾向培养起来的,气息纯正、古雅、敦厚庄严的印风需要静心品位,这在现金的文化背景下尤为困难。情趣的表现,格调的把握,也能够体现一个人的气质、修养与智慧,重要的是作者与观者的胸襟要宽广。

我越来越相信,艺术可以改变一些东西,改变人在现实环境中越来越僵化的人性,艺术可以使我们越来越冷寂的情感回温,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有更大的宽容,艺术本身需要更多一点宽容,任何一种艺术种类和艺术风格的产生或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背景或特点。孰对孰错?孰优孰劣?“春兰秋菊各一时之秀也”。

当今是一个缤纷多彩的时代,任何艺术事件都可能发生,任何艺术流派都可能出现,不值得吃惊,不值得攻击,更没有必要为之欢欣鼓舞,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一切都在意料之外。艺术家不要去揣摩时尚,更不要去迎合时尚,艺术家要做的是静下心来,找准自己的坐标,发掘出自己情感深处尚存的一点火花,并使其燃烧,境界得来不易,但尚可追求。

艺术家应不断升华自己的心灵,不断拓宽表现的语境,不断开拓新的审美层面。作为艺术家,可以表现一些社会历史题材,也可以是私密心理空间的阐述,可以用打乱现世审美来构建自己超现实的精神时空,也可以用奇丑骇世观念处理虚无荒诞,我则希望用真实平淡的心态去感召人的心灵。

对生活,对自然,艺术家关注的角度极不相同,有提出哲理观念的,有注重刀味笔意的,有再现古今风韵的,有直面大众流行文化的......我也正努力寻找着新的切入点。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