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齐白石“偷得浮生半日闲”原拓探赜(图文)

来源:《中国书画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彭一超

时在农历庚辰年(2000年)春节,我从京返湘度假。一日,妻子单位同事、齐白石后人齐燕君女士登门,她携着一个包裹严实的“神秘之物”,说要让我看个好东西。此物在书房一打开便让我大吃-惊,原来是齐白石老人当年创作的一方“偷得浮生半日闲”寿山黄芙蓉石巨印,印面尺寸阔达7.8厘米见方,通高5厘米.净重1600克。如此大尺度高品质的齐白石闲章,实在罕见。我认为这是一方值得研究的印章,当即用宣纸先后铃拓出该印7枚印蜕,后来将其中一枚粘贴在16开硬纸板上,并加题跋,但通过之后长时间观察,我发现诸多版本的齐白石印谱均不见此印蜕谱录。于是我试就此巨印的诗文内涵、篆刻艺术及其印纽工艺三个方面试做剖析和解读,以探赜白石篆刻艺术的人文风采。

“偷得浮生半日闲”句出自中唐李涉《题鹤林寺壁》:“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其大意是指诗人路过一间竹林密布的寺院,无意间与一个和尚相谈许久,这才发觉自己在浮沉奔波的人生中又得到半日清闲,以致终日奔走忙碌的人,在茫茫人海中浮沉,偶尔抽空,偷闲散心,实为难得。难怪齐白石在此印侧面的楷书边款中大发感慨:“忙忙碌碌何其烦,且偷浮生半日闲,吾一生辛苦,或吟诗涂画,或治印镌石,难得清闲也。白石。”因此,此印应为齐白石案头自用闲章。

这是一枚难得的寿山黄芙蓉穿环螭环纽巨型方章,环圈直径7.5厘米,上有如意纹薄意浮雕。螭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蛟龙之属,头上无角,又叫螭首、螭头。古代彝器、碑额、庭柱及殿阶及印章上多有螭龙头像,而此印台上端做俯卧姿的螭纽四周有凸出点海水状浮雕纹样。其石质肌理呈深黄色,穿环螭顶曲面呈米色,但印台四周有分散不均的蛋清色纹样,把手铃印时手感极佳。这是我当时对此印纽外形的观察记录。

现从印学上再来分析此印。“偷得浮生半日闲”巨印中的“偷”字堪称一个疑难篆字“未标题-1.jpg”,《说文解字·女部》对“媮”字注释为:“媮,巧黠也。从女,俞声,讬侯切。”《汉语大字典》女部解释“媮”字有三种意思:第一种是巧黠。第二种是轻视。第三种是同“偷”。苟且。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需部》:“媮,字亦作偷。”《汉书·元帝纪》:“媮合苟从,未肯极言,联甚闵焉。”颜师古注:“媮.与偷同。”三国魏曹植《杂诗》:“列士多悲心,小人媮自闲。”宋苏轼《扬州谢到任表二首》:“一麾出首,方愧媮安。”所查以上典籍,有力地说明一个问题:古时无“偷”字,通假作“媮”字。

此印篆文是风格独特的齐派篆书。齐白石的篆刻成就之所以独树一帜、风格鲜明,主要得益于他精湛的篆书造诣。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历史上任何一位印学大师毫无例外都是篆书大家。齐白石亦如是,他的篆书取法于《汉三公山碑》和《吴天发神谶碑》,融合贯通,自出机抒。他以方笔线条为主调,间或糅入斜笔造险,雄健遒劲,结体方整挺拔。此印章法布局上多处采用了融合取斜势隶书笔意,如“偷”字的“俞”上部的“三角形”部件和右下部“立刀旁”之勾画,以及“女”部的三条交叉斜笔、“得”字右下的“寸”部、“浮”字右上“爪”部、“闲”字中下之“月”部,均以斜笔造险势,彼此并不孤立,有机融合在局部文字中,造成视觉上斜线分割的梯形块面相对呼应。在篆刻创作中,刀法历来就是为篆法服务的,篆法本身就是为章法服务的。齐白石那大刀阔斧、痛快淋漓的单刀向线冲刀法,在此印中得到了全面体现,深得汉凿印之精髓。每字中在强调主笔画的同时,或同向或逆向复刀,使线条有粗细对比,有光洁和毛涩的效果。

CCF20140416_00001.jpg

此印章法中的另一特色是,将字与字之间纵横平行的线条进行局部残破合并,即破笔法,如“浮“字的“水”部、“得”字的右上部中间二横、“生”字与“闲”字中间竖画并笔、“半”字的二横右侧残破并笔等,分别采取纵向或横向的局部并笔,形成虚白,谓之实破;“闲”字的“月”部第一画进刀时没有刻足,形成虚幻效果,谓之虚破。同时还将“偷”字右下、“得”字右上、“浮”字右上、“闲”字左下破边,仿佛开窗透气,使全印有不同方位的虚白呼应。其次,是章法上的大块留红,如“偷’字的上部与右下、“得”字的左中下、“浮”字的下部、“生”字的上下部、“日”字的中间、“闲”字上部与右下等10处大小面积不同的留红,自然形成印中的实地,谓之留红响应.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古代印论中常说的“疏(虚)处可以跑马,密(实)处不能容针”的理论,意思就是“计红当白”,在此印中便得到充分的实践与运用。反观时下的一些篆刻爱好者,甚至包括个别名家,每遇类似于“偷”这样需要通假的字,或不加思索,或不查字典,往往信手将楷书偏旁生硬地拼凑成篆书的做法,实为印人用篆之大忌也。

据《白石老人自述》中记载,齐白石的篆刻学习与继承大致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模仿“浙派“时期(1894-1905);第二阶段,模仿赵之谦时期(1905-1919);第三阶段,创新成熟期(1919-1932);第四阶段,创作发展期(1932-1957)。然而,由于白石老人别具一格的篆法和刀法体系,使之在秦汉玺印和明清流派印之外,赫然再创新格——“齐派”。从创作风格上审视,齐白石的这方巨制“偷得浮生半日闲”印,应该是他风格创新成熟期到创作发展期之间的杰作。

另外,因此印边款无纪年,无形之中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时间猜想。当时据齐燕君女士透露,此印原是她的爷爷齐子贞(齐白石长子)的藏品,后传到她之手,一度成为其传家镇宅之宝,乃缘分使然。后来,我多次回湖南老家,与齐燕君女士多有接触,每次都要问及此印的情况。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几年前当我们又见面时,她告知我,此印已落入到她原工作地新疆的一位亲戚手中。每每回想此事,我至今感慨自己当时捉襟见肘,未能狠心购下此印,这是其一;其二,限于当时条件制约,没能即时拍摄此印,立存此照;其三,当时见此印边款浅刻,且多被污垢填塞,便未打出边款,只是对此印做了忠实的文字记录。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得好:“操千曲而后晓音,观千剑而后识器。”艺术创作亦不例外。我作为齐白石印谱的收藏者和研究者,近30年来,先后购买过齐白石各个时期出版的各种印谱约10余种。2012年5月我有幸在北京画院美术馆观摩了“三百石印富翁——齐白石的金石心迹”展,近距离看到了300方隔着玻璃层并灯光映照的齐白石实物印章,后又购买了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三百石印富翁朱迹》印谱,还曾多次在北京各大拍卖会预展上见过齐白石的参拍印章实物,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有像“偷得浮生半日闲”这样如此规格和档次的巨印出现。毫无疑问,此巨印不愧为齐白石篆刻艺术生涯中不可多得的巨印精品。

如今从自家书斋故纸堆里寻出白石老人印蜕若干,梳理旧文,重新解读白石老人家的“偷得浮生半日闲”闲章旧拓,领略古文字和篆刻艺术的独特魅力,权且为乡贤白石老人诞辰150周年呈上一瓣心香。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