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雍容秀美 抱朴自然——记李彪的满白和元朱文印(图文)

来源:《中国书画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孙家潭

李彪,1949年生人,所居斋号“石宝斋”“榴园书屋”“运河人家”,祖籍河北深州。刻印30余年,受益于刘恒老师指点,刻苦攻读临摹陈巨来老师的细朱和满白印,小有长进。现为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印社社员、巴林石协会会员、天津红桥区政协书画家联谊会会员。

李彪与共和国同龄,我长他一岁,少年时我们在天津北辰区两个相临的中学读书。毕业后我上山下乡去了塞外草原,他参军人伍在内蒙戍边。那时我们虽互不相识,但都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播撒在了广袤的草原上。

李彪自幼喜爱书画,当兵时曾在师宣传队和团政治处任文化干事,多年从事宣传工作,涉猎书法篆刻,只因当时条件所限没能拜师学艺,但他凭着一股子执着和锲而不舍的精神,刀锥笔耕,走出了一条自学成才的路。

李彪的印属工稳之类,他在广临汉印的基础上选择了赵孟頫开创的细朱文印作为自己的篆刻风格,而对陈巨来的细朱文和满白印更是情有独钟。淘到一本陈巨来的印存,如获至宝,潜心研读,临印不辍。几十年来他把陈巨来的印谱翻烂了两本,临印数百余方。

CCF20140528_00002.jpg

李彪的满白印很有味道,端庄稳重,落落大方。白文方正平直充满整个印面,印中的留红变成了细朱。我曾戏说他的满白印就像满满的且不能碰触的一杯白酒,韵味四溢,呼之欲,字里印间浸透着秦风汉骨。他约细失文印继承了陈巨来的特点,字法不善夸张和美化,而是细微之处求变求新、雍容秀美、平和深远,彰显了谦谦君子之风。印谱中收录的《苑春鸣收藏印》《冰雪聪明》《运河人家》《福寿康宁》《御河春晓》《天路》数方印就颇见功力。也是其印作中的佳品。

近年来印坛流行旷野朴率之风,像这种静心耗时、花大工夫才能为之的元朱文印渐渐淡去,似乎成了印坛的冷门。然而李彪却不为时风所动,执着地埋头用功,强烈地守护继承传统的心促使他更加刻苦地探索和追求。篆刻是中国独有的艺术,它的魅力甚至影响到全世界,而现在国外有的人却亵渎了这种艺术,在印面上随便划上几刀就称之为现代印风,更不可思议的是国内一些人也随风效仿,真令人啼笑皆非。李彪对此风深恶痛绝,他认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搞不成艺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只能是昙花一现。他治印非常严谨,他尝言“人有各式各样,但每一方印都要精益求精,草率敷衍之作不能示人”。

印人均爱石,李彪对印石的钟爱溢于言表。他经常去巴林,在毛石堆里寻石觅宝,然后自己加工成印章石,他刻印的章料几乎都是自己制作的。几十年来,从切割到研磨,从抛光到封蜡,道道工序娴熟于心,所制作的平头章光彩照人,让人爱不释手。李彪是巴林石协会的会员,对巴林石的鉴别也颇有研究。李彪的文笔也很好,所撰刻印的散文与印章相映成趣,没有浮躁之风,显露出传统自然、平和、朴实的美感。他经常写文章抒发自己寻石的艰辛和喜悦、刻印的心得和情怀,并潜移默化地传递出篆刻及印石的常识和经验。十几年来,李彪的文章在《天津日报》《中国书画报》《天津工人报《今晚报》和国内多家刊物上发表,其中有三篇关于印石的文章还获得了天津河北区散文优秀奖,被收录在《北运河风》散文集中。他的印作在2008年曾获得北京奥运书法展的金奖。

篆刻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应倍加保护和珍惜,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耳顺之年,怀揣一片冰心,以美石刻印慰藉心灵足矣。(附图为李彪篆刻作品)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