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邵德法篆刻集评(图文)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文章作者:章秀

我与德法君相识多年,曾看过他的篆刻和读过他的理论文章,也了解一些他的艺术思想和追求,特别是看到他近年日臻成熟的篆刻更是欣喜。德法君还属于青年队伍里的一员,我对青年人的篆刻创作是很喜欢看的,因为青年人是未来篆刻的有生力量。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非常强调词的境界,有“有我之境”“无我之境”之说。篆刻作为一门艺术,也同样要有境界。可惜许多人只追求技法,以为技法是衡量篆刻艺术的唯一标准,所以有境界的作品很少,正似王国维所说的要经历三个境界:要在挫折中站到高处去开拓眼界;要为艺术的追求付出代价,身心得憔悴而不悔;要耐得起寂寞。现在我们生活条件普遍提高,绝不会弄得人“憔悴”,相反地还要减肥。可就耐不住寂寞,浮躁不安,这是值得深思的新问题。王国维是海宁人,我想,他的理论对于德法君更有亲切感、家乡味,自然会去发扬广大!

——叶一苇《邵德法篆刻作品集·序》

CCF20140822_00000.jpg

纵览邵德法的印作,我感觉他最大的长处是不趋鹜时髦、不步武时调,纯用自家心意刻自家印。他的印是文静的、古雅的,用刀细腻、构字灵异,精美细致是他印作的主要氛围。这在一片刀光剑影、强调个性的当代印坛不啻属于别调而绝非主流,宛如大红大紫之外一株生长于深涧的幽兰,其香虽淡,却能够久长。

当代的篆刻创作有时是会叫人感到惶惑的,什么秦汉印太陈旧、明清流派印不够现代,进而有不少印人径自声嘶力竭地喊出了“让古典永远灭绝”的疯话。邵德法对此一直抱以冷眼视之,并不认为古典文人篆刻已走到穷途末路,相反于当下喧闹、浮泛的篆刻语境中,不该再添些嘈杂的噪音了,应在尊重艺术家本身的前提下,多给人营造些古雅幽僻、平淡微茫的境界,让现代人过于疲惫的心灵有一块安然的栖息地。

——白爽《曾为江潮一度留——篆刻家邵德法印象》

读了邵德法的百方篆刻,能见出多年来师法秦汉及近当代高人的努力,一面消化吸收,一面摆脱流行色侵蚀,渗入生活情思,让刀法灵厚、结字扎实、点画颤动,获得劳作的欣悦。元气初旺,闪现神采。朱文工整却不拘束,合理的破格偶亦有之,白文收放合度,乱头粗服,冠带肃立。二水分流,“凤兮凤兮,仍是一凤”。天马行空,水月镜花,积健为雄,形简意繁等梦想已略显端倪,又能不断自警;学好疾走,再练长跑。预支幻境,膨胀以代现实,利少弊多,堪称清醒。腹稿成立,行刀果断,快慢、阴阳、强弱、安险,往往交与直觉。立主干去芜枝颇能主动。唯求完美心切,剑拔弩张处尚未全清除,也许还有一段时光付于跋涉。对躁刀、滑刀、冗刀、飘刀一旦露面,立即磨平重刻,三翻四复,满意方休。其律己之严、治学之渴均是我的短处,不免感动惭愧交集。我不敢说德法完全避开同辈印家弱点,但已悟得队伍空前庞大,大师离席时代,对历史及吾土吾民负责,舍放下架式辛勤补印中印外主课,以学养艺,以艺养心,别无捷径可行。

——柯文辉《苦耕超旧我》

细细品味邵德法的篆刻作品,对他的风格有了更深刻的印象。正如他在边款中说的那样:“余作印从秦汉入手,融砖瓦封泥之气韵,唐宋印之流美,参入己意求平中见欹。已形成文静质朴、古雅淡远的印风,用刀细腻、构字灵异,尤其是清雅秀丽的小印作品,平淡中透出坚劲雄健之气。”他相当一部分篆刻作品无论阳文、阴文总能看到其师徐正濂的影子,对此时人颇有微词。我倒觉得,比如你学京剧的“梅派”,不像“梅兰芳”行吗?那还叫“梅派”吗?关键是人家徐正濂早年也曾经很用心地学黄牧甫,人家不学黄的用刀的“光”、结字的“巧”,而只学黄的劲、拙的东西,以自然随意看不出技巧和精严为精髓,不要只学其皮毛。仰视传统,更要重视今人,因为你与今人的距离更近。

——张进良《德法·得法》

(邵德法,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篆刻创作委员会委员)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