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吴昌硕《心经》十二条屏(图文)

来源:书法导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薛元明

《心经》十二条屏是吴昌硕晚年的扛鼎之作,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每屏高132.5厘米,宽30.2厘米。大致推算一下,每字约在10厘米见方左右。全篇268字,除开篇“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标题与末行2字之外,其余各列皆有12字,每一屏下半段右侧皆钤《道在瓦甓》印章。《心经》内容有几个词组与单字重复频率极高,处理起来不容易,纵观全篇,一气呵成而无疲态。最后有一段跋语:“曾见完白翁曾篆《心经》八桢,用笔刚柔兼施,虚实并到。服膺久之,兹参猎碣笔意成此。自视尚无恶态。丁巳暮春。”可知吴昌硕写这件作品乃有感而发,不敢说超越前贤,但内心与古人争一地位的雄心还是有的,老骥伏枥,壮志凌云。吴昌硕篆书宗法石鼓,历经60余年,至老不辍。这件作品成于丁巳年,即1917年,时吴昌硕已74岁。晚年功力炉火纯青,人书俱老。

古人学书,提倡“抱紧一本帖不妨”,下死功夫,而后绝处逢生,化为腕底烟云。今人急于求成,求活求变,加上资料多,迎合了多变的心理需求,常常浅尝辄止,深度上达不到,难免流于皮毛。

选择碑帖时,有一个很常见的问题,有的碑帖字数太少,甚至极有限,“变通”和“化合”存在相当的难度,也从一定程度上考验书家的应变能力。取法《圣教序》比《兰亭序》在字数上存在优势。如果喜欢杨风子的书法,仅仅就那几件手札,获取更多信息很难。不过善学者总有办法,比如董其昌只取《韭花帖》章法,汲取精华。学书法过程中,真正感动自己的,十分对胃口的,最终能上手的碑帖,三种条件都具备的情况并不多。就如同鲁迅所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点击上方图片即可查看大图

吴昌硕所宗《石鼓文》,不过数百字,但能依此而建立个人篆书面目,雄视千载。我个人理解,缶庐写《石鼓文》有60多年,有三层功夫:一是不断吸收挖掘,最终从原版石鼓中跳出来;二是成功将多种碑帖吸收融合到石鼓中,因为篆书融合非常难;所以又精进一步;三是每临一种碑帖,既有石鼓韵味,又可以体现原来碑帖的面目,这就非常难了。无我无他,有我有他,似而非似,就是吴昌硕自己。

如果将这件《心经》作品与吴昌硕同一时期的《石鼓文》临本中的同字找出来对比,可知其功力深厚,举一反三。尤其是石鼓文中从未出现的字,放在一起并没有隔阂,呈现一种“融通”之境。要做到这一点,唯有对于原版碑帖钻研达到一定的深度,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书法与京剧一样,唱功要通过无数次的重复锤炼才能做到神韵之境。孙虔礼所说“人书俱老”是存在“通会之际”这个大前提,而能做到从心所欲不逾矩,一通百通。

当面对个性特别强烈的书家之时,比如伊秉绶,从取法到创作一件作品,倘若其中有一二字从未见过,属于没有经手临摹过的,很容易出现不协调。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关键所在。如果从临摹到创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将成为一个障碍。说白了,就是对结体加以研究,解决结字规律。不过要防止形成模式,像欧阳询<结体三十六法》等规则,如果完全遵照执行,未必能写出好书法。借助于现代科技,可以做到无限精确,电脑字找不出比例失调的问题,然而没有毛病恰恰就是最大的毛病。若将点画进行技术拼凑处理,看起来就像“人造美女”。现今电脑中有颜体、金农体、任政体、启功体、刘炳森隶体,特别是“金龙体”,视之尤为怪异,因为彼此之间缺少关联,没有呼应。书法作品中的点画与字形必须有血肉联系,才具有精神生命。人的生命存在是因为气息流动。书法也一样。

此作每一屏仅两列,左右结构字形大多左高右低进行错位,显得特别有气势活力,跌宕磊落,恰到好处地发挥了个性特点。相比之下,对联尤其适合吴昌硕篆书风格,最“讨巧”。如果写多字长篇的诗歌内容,易相互冲撞。相比之下,郑板桥“乱石铺街”之法写对联较为逊色,长篇多字占尽优势。各有所长即各有取舍。整体上,二列处理比三列更难。此作无一懈笔,对于一个70多岁的老人来说、不容易,见证吴昌硕超人的功力,以及古人一比高低的雄心壮志,关键是真正做到了。志大才疏、高谈阔论者比比皆是,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艺术大师出现,天时、地利、人和、高寿,必须都要具备的,冥冥中有天意。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