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欣赏

仕途与清闲之间——兰楼所藏吴让之父子篆刻(图文)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文章作者:朱珏厂

吴熙载(1799—1870),原名廷飏,字熙载,后改字让之,亦作攘之,号让翁、晚学居土、方竹丈人等。江苏仪征人。包世臣的人室弟子。通金石史地考据。工书,善篆隶,尤精篆刻。间画花卉,风韵绝俗。少时即追摹秦汉印作,后直接取法邓石如,得其神髓。作品于遒劲凝练中具舒展流动之势。运刀如笔,显出书法笔意。晚年不落墨而率意奏刀,境界愈高,基于邓氏而能自入化境。署款多作行草书,流畅自然,别具风韵。晚年寄居泰州僧舍,因目力衰竭,不再治印,只以书画自给。著有《吴让之自评印稿》、《通鉴地理今释稿》等。

吴让之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吴昌硕评曰:“让翁平生固服膺完白,而于秦汉印玺探讨极深,故刀法圆转,无纤曼之气,气象骏迈,质而不滞。余尝语人:学完白不若取径于让翁。”吴让之印作颇能领悟邓石如的“印从书出”的道理,运刀如笔,迅疾圆转,痛快淋漓,率直潇洒,方中寓圆,刚柔相济。其体势劲健,舒展飘逸,婀娜多姿,尽展自家篆书委婉流畅的风采,无论朱文白文均功夫精熟,得心应手,技术上已如庖丁解牛。让翁在继承邓完白的基础上有所创建,特别是那种轻松澹荡的韵味,直达书印合一的神境。吴昌硕曾赞誉:“风韵之古隽者不可度,盖有守而不泥其迹,能自放而不逾其矩。”

0903100945f2c993019fb8cb24.jpg

兰楼所藏“方山遗民”(图一)一印为青田石章,高2.4厘米,印面1.9厘米见方。篆法自然流畅,婀娜动人,堪称精品。吴氏朱文喜作贴边处理,此印即为典型。刀法上一派自然,转折处同其白文印一样,也是批削带过,呈现圆转流畅之势。笔画起收处或留或露,纯如其书法。观吴让之印,不得不佩服他是真正“使刀如笔”的大师。

印文中的“方山”,今在南京江宁区,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顶山,从远处望去正如一方印章,因此古称印山。山上曾有古定林寺,南朝刘宋时所建。1946年戴笠的飞机坠毁此山,故一度亦称戴山。方山虽然不高,但位于平原之上,仍不失巍峨挺拔。“方山遗民”为哪位金陵逸土之别号,难于考索。吴让之一生淡泊宁静,所交游者想必也是与其志趣相投的。

印史上父子皆善篆刻者,前有汪关汪泓,后有黄牧甫黄少牧等,家风一脉相承。吴让之与其子样初亦复如是。据叶铭《广印人传》记载,吴样初字雪陶,吴让之子,能世其学,刻印为时所珍。官湖北知县。吴雪陶流传下来的印作极少,因而在印史上显得异常神秘,曾任知县小官,人生道路与其父书画自给,一生清贫自然略显不同。然而吴雪陶并无做过更高的官职的记载,这位七品县令,想必也同郑板桥、吴昌硕他们一样,是不谙仕途,常常书画自娱的吧。今日所能得见的吴雪陶印作,不过寥寥数方,“江都潘氏伯子名杰字梓卿画印”(图二)为多字白文印,作于同治甲子年(1864),边款中自道“刻汉碑意”,是印藏于西泠印社。另一方“家有余欢始爱闲”(图三)载于《丁丑劫余印谱》,是转引较多的一方白文闲章。“闲章不闲”,往往是文人内心真实情趣的反映,这位县令不忙于仕途却爱清闲,正得其父心源。兰楼所藏吴雪陶一印镌“言易招尤不可说”(图四),青田质地,高2.4厘米,长2.5厘米,宽1.7厘米。也是这一脉心绪之延续,笔者谫陋,吴雪陶所作朱文印此为仅见。七字印文安排妥贴,篆法是典型的吴家面目。据说吴雪陶治印深得让翁神髓,用刀劲健圆活,父子二人作品,非行家难以辨别。以此二印观之,诚然。

09031009476f43fad8ceb6bed3.jpg

清代养生家石成金《传家宝·联瑾》中有这样一联:“言易招尤,对人须少谈几句;书能明理,教子宜多读两章”。人在官场,言多必失,清人朱柏庐《治家格言》也说“处世戒多言”,此印印文正本于此。印能证史,亦能证心。雪陶偏爱此意,取此七字人印,抑或正是其官场宦游之感慨。雪陶失意或本无意于官场,这两方闲章,或许可以算是旁证。

戊子清明前三日朱珏厂于白门梦石居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