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当代中青年篆刻家批评——朝洛蒙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书法报》

CCF20140117_00001.jpg

蔡大礼:朝洛蒙的古玺用刀果敢,清健明快,少有拖泥带水之处;印面经营也颇下功夫,简约大气,又不失活脱生动,体现了较好的艺术感觉与造型能力。感觉在用字方面还应更加严谨,例印中“搏”、“观”等字都小有瑕疵,是创作中应该尽量避免的。

张炜羽:古玺印式风靡当代印坛,与篆刻作者不受约束、张扬个性和追求视觉冲击的现代艺术特征密切相关。作为驰骋在古玺这块广沃田地中的一位骁将,朝洛蒙以其猛利的刀法、古拙的线条和极具巧思的章法,将古玺印刻得淋漓酣畅。其次,朝洛蒙深谙古玺妙处,章法松畅灵动,篆法也以简约、宽博为主,且有充分的自由度,印章四角也避免全部九十度的规整做法,将印文欹侧与边栏、印角做整体的考虑,章法变化手段多端,不愧为刻古玺的高手。在痛快之际如能适当考虑蕴藉,个别朱文印线条方、尖的转折不要过多,以利事后作适当的补救,则更好。

赵明:蒙古族的朝洛蒙在汉文篆刻和蒙古文篆刻方面均有较高建树。他的篆刻创作以夸张的篆法、开阔的章法、爽利的刀法为主要特征,在当下中青年篆刻家中独树一帜。

朝洛蒙外表沉静,内心奔放,不善言词,但深思熟虑。近读到他的《篆刻用字自律性》,对篆刻用字已有思考。当下古玺印式创作风头正劲,但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玩小聪明者有之,剽窃克隆者有之,断章取义者有之,真正把篆法当作学问来研究的寥寥无几。正是由于有自己的篆法理解,朝洛蒙创作的古玺作品有其鲜明的风格,作品内容含世丰富,技法手段娴熟自如。

如果苛求一下篆法形态,其精准的提升似乎还有一定的空间。如“白鱼赤乌”的“乌”字。字从《毛公鼎》“呜呼”中来。段玉裁说,“鸟”字点睛,“乌”则不,以纯黑故不见其睛也。他说的是“乌鸦”。但字在《毛公鼎》中是点了睛的。这个不重要。我要说的是“乌”字头上面的是一撮冠毛,不能刻成一扇小门的“户”。上“户”下“隹”成了“雇”,“雇”字是不通“乌”的。

傅德锋:朝洛蒙先生的篆刻曾经一度以体现奇峻险绝为胜,借助古玺形制,浇筑心中块垒,塑造自我风格。印面文字的字法处理、章法排布以及猛厉而不乏节制的刀法共同营造出一种很大的外在张力,给观者以视觉上的强烈冲击,虽其中不乏诸多遗憾,但还是以整体的气势先声夺人,获得很多人的青睐。这在追求展厅效应的当下,自然是无可厚非的。如他的“秋尽一身轻”一印,创作于2005年,曾在全国第五届篆刻展中获奖。但以今日之眼光来看,当年的那种强烈的感官刺激已经不复存在,至少是大打折扣。这说明,仅靠表现外在张力,远不是篆刻家的根本追求,而篆刻作品的内在气质和艺术家个人审美意识的自然流露才是值得毕生追求的。因此,朝洛蒙也在不断调整自我,在作品当中适当保留之前的一些积极因素的同时,注重体现古拙、绵厚这些内质的东西,如“观海得一粟”、“水似柔全”、“白鱼赤乌”等。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