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古玺新得(五)(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赵熊

中国成语中有“画虎类犬”、“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说法,意喻好高鹜远,既无所成,又留笑柄。也喻仿效不能得其真,结果弄得不伦不类。如果以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画虎”而能“类犬”,倒也有其可取之处。

虎和犬皆指形象而言,画虎类犬,有由此及彼的效果,如若介入形意的观点,则前后就有了不同的艺术取向。形意之说于书法篆刻尤为重要,“形”多指文字点画结构的具体性,“意”则说于“形”之中生发出的情趣乃至境界。二者之间有形而下和形而上的关联与区别。对古玺印的学习与借鉴既可以摹其形而致用,也可以于摹形之外求其“意”之所在,进而变化出别样的形式。

“肖留”(图1),晋私玺。原作风格清丽,章法匀停,文字略有装饰意味。重刻(图1一1),取长条形,并突出线条的写意性,文字变为鸟虫篆。以鸟虫篆入印流行于两汉,具有工稳绵密的特征。如表现为写意趣味,章法便不能过于匀停充实,须多在空白处经营,方能于“意”有回旋、表现的余地。

CCF20140528_00001.jpg

“千秋”(图2),吉语玺。古人对文字中的构成朋理常有独到的发现和认识,且能巧妙运用于某种器物,如此玺和汉“千秋”瓦当(图2-1)的章法可谓异曲同工。重刻(图2-2),重在以写意的方式强调文字构形的肌理性。白石老人“似与不似之间”的妙语堪称对“写意”的最佳阐释,而外廓之圆的随意性亦在于似与不似之间。

“王QQ截图20140618165244.jpg”(图3),晋私玺。原作章法已臻精妙,特别是“臣”部居其中而能衔左带右,成为变化的机枢。重刻(图3一1),章法并无大的调整,反阳成阴,着眼于线条的写意性。原作中文字竖轴线皆为垂直状,重刻则强调了两侧向中心欹斜的动态。

“阹阳府”(图4),晋官玺。在六国古玺中,晋系玺印堪称精美,特于章法布局见机心。唯于精善之余,略少乏意。重刻(图4一1),大形未改,其一变在线形线质,二变在章法的动态上。

所谓写意,于具体形象有似与不似之间的变化程度的把握;于文字而言,一在线条的非同一性,二在结构上的非规范性。二者的共性即生动态变化。对于一方玺印而言,所有的动态必将最终归于一即整体的浑一性。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