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古玺新得(八)(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赵熊

刘勰《文心雕龙·通变》开章明义说:“夫设文之体有常,变文之数无方……”大意为文章的体裁有所规范,但文章的变化则是无穷的。并认为“通变无方,数必酌于新声;故能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章的变化殆无穷尽,而这种变化必然要借鉴新的要素,只有这样,才能行走于无尽的创作之路,才能汲取无尽的创作甘泉。刘勰说的是作文,以之说作印,其理相通。

对于古玺印的学习与研究,并非要复制古玺印,使自己变成古人。前代的经典、范式于学习者犹如道路、桥梁、舟车,学习研究的目的是借助其便抵达彼岸,使自己进人自由的创作阶段。以此视之,则古玺印中所蕴含的一切表现形式以及审美情趣都可以摄取而为己用。这其中既有文字的结构与形态,文字间的组合方式,又有笔画的形态、笔画的肌理排布,以及不同的线形线质所诉说的情感语言。其中更有不同的整体玺印形式,和种种形式所表现出的美学特征。如果把线条形式、文字结构及章法形式中的不同要素打散开来重新组合构成,即可达到“通变无方”的境界。

CCF20140621_000022.jpg

“泃城都尉”(图1),燕玺。重刻(图1一1)取界格形式,在分割印面的同时,留心于四字间的呼应关系,而印边的虚实处理也缘文字的疏密而变化。界格及印边俱为印面构成的一部分,其与印文息息相关,要在浑然如一。如若游离于印文之外,则类如藩篱或壁垒。

“王卒右司马玺”(图2),齐玺。原作章法整饬,少了些“意”。重刻(图2一1)章法力求活变,采用的是古玺中常见的U形构图,试图在诸多动态变化中形成新的统一。

“曲阳君胤”(图3),楚玺。重刻(图3一1)与原作尽量拉开距离,令其有“新”意。古玺印常以界格规整章法,省略界格后,文字间仍须有结构上的呼应关照,章法始能浑实如一。

“襄阴司寇”(图4),晋玺。原作朱文小玺,章法堪称精整。重刻(图4一1)济之以气,留心于意,在努力保留原作的优点上,试图以朴拙的刀法生成新的形式感。缘于布局中较多虚空变化,刀下以实为主,使线条与章法之间有虚实相济的效果。

“弄狗厨印”(图5),秦玺。秦印已开汉印平直整饬先河,往往静态甚于动态。重刻(图5一1)意欲运用线条的变化与文字结构中方圆疏密的变化,使印面生成活变。

古玺印是一座尚未被深人开发的宝库,探索其中的结构特征、形式表现,无疑是当代印坛的一个重要课题。随着对古玺印学习、研究的不断深入进行,其必将显示出强大的影响力,并促进当代篆刻艺术的拓展与进步。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