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圆美流转如弹丸——吴让之的篆刻艺术

来源:金石印坊    点击数:    文章作者:叶一苇

吴让之(1799――1870)仪征(今江苏扬州)人。原名廷扬,字熙载,后以熙载为名,字攘(让)之。清代著名书、画、篆刻家。包世臣的入室弟子。善书画,尤精篆刻。少时即追摹秦汉印作,后直接取法邓石如,得其神髓,又综合自己的学识,发展完善了“邓派”篆刻艺术,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南朝谢眺论诗说:“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吴让之的篆刻风格,正好用这句话来概括。

吴让之从小喜欢印章,十五岁时看到汉人印就悉心模仿;后来又摹拟了当时名家作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十岁左右,他见到了邓石如的篆刻,就尽力专学,做到了“笃信师说,至老不衰”。邓石如作印,汲取汉人碑额生动的笔法,改变了汉印用隶法的成例,独树一帜,使印风一变。邓石如是书法大家,他的印显著地体现笔意。吴让之也是著名书法家,他的篆书有自己的风格,印从书来,他的印也显示出圆转流畅的特色。赵之谦曾有诗说:“圆朱入印始赵宋,怀宁布衣人所归。一灯不灭会薪火,赖有扬州吴让之。”这说明了他们两人的断承关系。

吴让之的成就,吴昌硕曾作如下的评论;“让翁平生固服膺完白,而于秦汉印玺探讨极深,故刀法圆转,无纤曼之习,气象骏迈,质而不滞。余尝语人:学完白不若取径于让翁”。

高野侯说:“完白使刀运笔,必求中锋;而让之均以偏胜,末流之蔽,遂为荒伧,势所必至也。吾固谓让之名家而已,非若完白之可跻大家之列也”。这段话评论了邓石如和吴让之的高下,一是大家,一是名家,也指出了徽派到了吴让之已经产生了“蔽”。仔细分析一下,这种高低之分和蔽病的产生,是有主观条件和客观条件的。

(1)作为篆刻艺术,当它在振衰救弊异军突起的时候,总是生气勃勃的,上升的,起推动作用的。邓石如是“承穆倩破碎之极”,所以起着举旗作用,正如文彭“力变元人旧习”,丁敬“承雪渔支离之极,致力秦汉”一样,显著地表现出他们的成就。而吴让之不是处在这样的时期,他的成就和作用当然也就不如他们了。

(2)当一种新的篆刻艺术风格已经形成,继续向前发展的时候,继承它的人在艺术实践中感到不满足,就大胆控求自己的风格,并有所创造。吴让之学习邓石如,虽然“谨守师法,不敢逾越”,但他的作品仍然有发展,有创造,有自己的面目。

(3)在创造自己的艺术风格时,各人的主观条件不尽相同,各自的艺术观往往支配着创作。有的是发展了前人的优点部分;有的恰恰发展了前人的缺点部分;还有的是进行了并不成熟的尝试,这种尝试还有待于以后实践的检验。因此,同是一个流派,发展的道路各有不同。吴让之的印虽然断承邓石如,但有的姿媚有余,浑朴不足;有的灵巧过甚,质朴不够;有的拘谨自限,奔放不开。在总体上和邓石如比较,确有高低之别。

尽管如此,吴让之“圆美流转如弹丸”的刀法,如一朵鲜艳的花,在篆刻艺术中永放异彩。

下面试分析他的一些作品:

这方印是吴让之六十五岁时的作品。当时他的境遇并不好,寄住在江苏泰州一个冷落的小庙里,为人作画度日。因目力衰退,已好久不刻印了。这时,赵之谦的好友魏锡曾去访问他,并出示了赵之谦的印蜕。吴让之看到赵之谦的拟汉印刻得很成功,并看到赵之谦上刻了赞佩吴让之的文字:“息心静气,乃得浑厚,近人能此者,扬州吴熙再一个而已。”吴让之看了,激发了创作动机,热情的连刻了两印(另一方是“二金蝶堂”(白文)),托魏转赠给年轻的赵之谦。

他在处境不佳,加上年老目衰的情况下所刻的印,仍然这么浑厚,可见功力的深沉。吴让之刻印先是学汉印,再师法名家,最后学邓石如,他的大量印作都是邓派风格,而这印却是抚拟汉印。

“赵之谦”三字都很平实,“谦”字笔划较繁,而把“赵”字的和“月”部分突出粗壮,使三个字巍然屹立,表现出浑厚的特色。粗壮的笔划,任其自然,显得古拙;较细的笔画,衬以灵活,显得生动,加以方贺互参,疏密相应,做到了调和统一。

“攘之之词”一印,颇有浙派风格,标志着他刻印艺术发展的里程。这方印在刀法上,不用冲刀,多用切刀;在笔意上,不用圆,而是取方,这在他的印中是别开一面的。

“道法自然”一印,可说是吴攘之风格的代表作,是他师法邓石如的结晶。印的特点,正象印文中所写“自然”二字。他以书法作画治印印,一竖一横,必求展势,圆转流丽,颇有“笔底生花,刀头展翅”之感。在字划的转折处、接续处,善用锋颖,显得非常灵活,看上去只是轻轻地一转,却是最吃力处,不是功力深,手指实,是难以做到的。

这印虽不是吴让之最后的作品,但我以为可作为他晚年创作的代表之一。从这印中可看出这样一个特点:“汉印――浙派――邓派”。从整体上看是拟汉凿印的风格,但从笔划上看,“六”字下的“八”,“俊”字下的,都已渗进了他自己篆法的特有笔势;横笔平、翘、拱,取法自如。特别是“岁”字的笔划,听任刀锋自然所向,巧妙地呈现笔意,纯熟苍老,已不象中年时的姿媚风格。

这印与“道法自然”一印有相同处,又有不同处。“道法自然”以流丽自然见长;“攘翁”却是浑厚圆劲取胜。它的笔划粗挺,一般说,粗壮的笔划容易板滞,但它却仍持灵动本色,这里面采用圆笔是关键;起笔重,收笔略细,体现出笔意,又是一个重要方面。特别是“翁‘字的头’八”,都从左到右用力地撇去,象写字一样,兴浓墨酣,信手一挥,特出气势,这也是他使刀如笔的突出表现。

上文来源于叶一苇《篆刻丛谈》,仅供参考学习!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