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吴昌硕篆刻作品经典解析

来源:九社    点击数:    文章作者:胡二刀

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又名俊卿,字仓石、昌石等,号朴巢、缶庐、老缶、苦铁等,浙江安吉人。晚清杰出的艺术家,其书法、绘画、篆刻等都有很高的成就,对中国近现代的书画、篆刻创作发展影响巨大。

纵观吴昌硕印章艺术的发展,有三个因素的影响极为重要甚至起到决定性作用。首先,早年师法浙派,对其刀法意蕴的学习领会,从他留下的印作中可以看到浙派刀法技巧、结字造型、形式风格等的影响。其次,在师法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名家时,前人对古代碑铭、砖瓦文字等广泛取法,深刻地影响了他,使他借鉴的资料更为广博, 除取法战国、秦汉玺印外,对铭文陶文、封泥、汉三国篆碑,汉晋砖瓦文字等都有深入的研究,并在其印章的创作中触会贯通,自成面目。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对书法、国画的精深研究,为其印章艺术提供了丰厚的养分。受到邓石如等清代名家“印从书出”创作观念的启发,吴昌颂对秦《石鼓文》临习用功最多,成就也最高,对他的篆刻则作影响最大。其印章结字以及线条的质感,从其印章上分析,大部出自《石鼓文》书篆风格,尤其是其成熟期的作品,印章结字造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石鼓文》书法的完美“再现”。其国画的艺术成就对他的印章艺术的贡献也显而易见的。现从吴昌硕的印章分析来看,其印章的结字、章法以及对点、画构成的空间分割形式,无一不显示其绘画构成能力的影响。诸此种种,成就了吴昌硕印章独特的艺术风格与隽永的艺术魅力。

吴昌硕一生治印甚勤,前后长达六十多年,其印风远传海外,对中国近现代印坛的影响巨大。其创作思想、提倡和力行的艺术法则,启示着后人的学习、创新。

安吉吴俊章.jpg

安吉吴俊章

这是一方典型的取法汉将军凿印的白文印。文字排列左靠,边栏下厚右实。“安吉吴俊”四字方结,“章”字长形,均重心低矮取朴拙大方之态。从印面观察,其刀法应为侧刃单刀双刻,爽利自然,多数似为一次刻成,只有少量线条交接补刀加刻,如“吴”字中下、“安、俊” 二字的中线等。线条细劲沉稳,刻制深浅不一,印面“石花”为圆碎形状,不见刃口,似为其它钝器敲击,自然如印石原有。“石花”敲击的位置颇为讲究:在“安吉”字间以及下边栏的宽阔处施以敲击,从视觉效果看,它既起到文字空间气脉连贯的作用,也增加了其取“汉凿印”的古朴苍茫的趣味。全印呈现率意自然、合谐统一的风格特征。

葛维坪印.jpg

葛维坪印

该印形式构成借鉴汉代白文印,并在对角各字作大小分割对应。文字方整紧结,线条浑厚苍劲。四字作粗白文并分别采用“并笔”技法,以强调印面疏密对比,同时在“坪”字下大面留空与印面其他各处点缀的空形成呼应之势,以破印面方结板滞,增加活通之趣。文字构成以方接为主,但在“葛”下、 “坪”右、“维”左等各施以圆转之笔,增加文字线条的流动。印边作残损出边,如上、左、右三边。并在印面空白处及文字线条作残点“石花”,使整印呈现一种古朴苍劲、雄浑大气的意韵。

千寻竹斋.jpg

千寻竹斋

文字取法邓石如、吴让之。章法布局随形赋势,注重印面线条疏密对比,如“千、竹”笔画少而空间疏朗,“寻、斋”笔画繁多而空间密束。上下字间亦重视轻重之分布,例如 “寻”字左轻右重,而“斋”字左重对应。另外,边栏线细而断续,凸显出了文字的造型。“印从书出”是吴昌硕印章艺术的主要形式特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印中每一笔画的,起承转收都做了细致的刻画,使印面呈现刚劲利落,洒脱秀峻的风格特征。例如:“千”字的顿笔起,中锋行至转折处渐提,而后又尖入顿点转笔等,“斋”字长横画:方笔逆起后中锋作略弧右行,中段渐提后又加力渐斜行而尖收笔。

槃斋.jpg

槃斋

此印章法的处置依印形的变化做了相应的调整。首先由于此为长形印章,上下二字各部皆顶实四边。其次线的刻制更为直接果断,更为厚重结实,有如饱墨书写。文字朴拙,排列取横势(依方形布局),边栏线为下实上细。从原石印面刀刻的痕迹看,其虚实变化的处理应经反复斟酌。如“斋”字的三竖,由于其长度相同,间距相同,因而在用刀以及线形上作相应的变化。右边竖线呈饱满状,左竖则为灵巧飘逸之态,中竖亦有不同:右竖为重顿后逆起笔,中竖为铺亳直接入纸,左竖则轻顿尖起等等。边线虽然残破,但气脉仍然十分连贯,“笔断而意连”。全印经破损处理,使印面文字突出,呈现生动统一、虛实相生的趣味。

缶.jpg

单字朱文印。一般而言,刻字少笔简的印章,布局结字,不经反复思量斟酌,易犯简易苍白之毛病。此印借鉴古陶印、皇印的形式,章法布局别具匠心。该印原石为方形,印拓呈现是依形式构造之需要的“圆势”,边栏断续相连,印线质经披削处理而具质朴的金石意味。其交接方圆并用,使转连贯,如“缶”字左右两角;边栏文字相互映衬,如“缶”字右竖粗实,右边栏线断虛而借之;左竖作细而有提按变化,左边栏亦作呼应。其粗细破残看似随意却经推敲布置,印面呈现古朴苍茫浑然天成的艺术趣味。

古鄣.jpg

古鄣

该印二字做三部纵势布局,形式风格取法古陶、汉印,文字篆法为吴昌硕书《石鼓文》风格。线条浑朴厚重,用刀大胆肯定。章法上印边四角取圆势,以呼应文字的圆转弧线,下、 右两边留宽,并且打点作破残,使其与左边“章”部“贴边” 破残相互呼应。印下边与右上留红,呈上下对应调合全印之布白。印面气息古朴雄健、浑然统一。

园丁所作.jpg

园丁所作

此印布局注重疏密变化,印面构成呈“密不透风、疏可走马”之势。“园、所、作”三字分别顶边,使印中下空灵疏朗。字间互相贴合,粘贴镶合俨如一体,例如“园丁” 二字紧贴,“所作” 二字中竖错位相连使印面文字整密,线条、结构更加统一。用刀取古隶笔意,线条厚实而具有张力。从印石细观,其大处用刀肯定果断,小处细心落墨。如“作”字用刀大胆、豪放,“丁”字竖线先是短刀切刻,然后改变用刀节奏作横点残滞以求古朴。最为特别之处,印面肌理的刻制:除了打点(如“作”字旁)之外,在“丁”字的右红处作浅刻斜划,这样处理显然是追求印面拓印后,在泥重线沉的印拓上留下些许划痕肌理,使印面古朴之中蕴含活脱的视觉趣味。

张熙印信.jpg

张熙印信

印面章法布势取法汉白文印,文字方整,线条苍劲古朴,气息连贯。从印面刻痕观察,其对印边栏的变化可谓是反复思量。从“张熙”与“印信”两组文字贴边的处理来看,初刻时印面左右文字边距相等,但是显然过于均衡,而且“张熙” 二字为横势排列,因此选择将右边铲去,既做到右边气息顺通(横线头均有“卡口”〉又使左右布局免于呆板之态。上边栏细薄,下边做厚实,其一反常见“打点”作虛的技巧,而直接铲去一块,从而避免印面因打点而显琐碎重复之态(原石痕显示为多刀凿刻,非失手走刀)。使全印形成一种刚劲雄浑的艺术特征。

且饮墨瀋一升.jpg

且饮墨瀋一升

该印文字取法赵之谦书篆风格,起讫、转折“笔法”清楚,章法布局为中行紧密,左右二行疏朗,红白分割基本平衡,印边四角为圆形,四边作残缺变化,印面只打少许“石花”呼应,以增古朴趣味。 结字构形取方势且方中带圆。线条以方笔构成为主,兼以圆笔。观察原印石面,察其刀法:线头用刀,或尖或方,或圆或钝,无一不精心修饰,竖线的起收,或切、或琢、或顿,线质形十分丰富。横线的用刀也极为不同,例如“墨”字土部二横:上横分为左右二段,各从左右二边用刀构成,末横用刀刻至左边(石面观察)后,另起刀下行凿刻,线条头尾均为线成后,用刀另刻“改成”。这些细微的用刀变化,丰富了同向线的形质变化,也体现了吴昌硕对刀的独特理解。

老复丁.jpg

老复丁

该印文字取隶法作篆,“老复”字形宽扁,“丁”纵势,字形如汉隶。印形钝圆角。线条厚拙,势如其书篆风格:笔锋顶纸徐徐拖行,势大力沉。从印面看“丁”字用刀:凿刻不见刀锋,似为钝刃砸出,老辣率意而不失法度。章法借鉴汉简布局,疏密对比强烈。整印能纵能收,呈现苍劲朴厚的趣味。

癖斯.jpg

癖斯

印面布局取法封印,下边栏粗重,四边角圆势。二字纵势,但竖向线长短不一,呈参差变化。线条刻法借鉴汉凿印单刀冲刻,复刀后对崩缺不事修饰,以增加线质“金石”趣味,同时,以钝器敲击印面呼应线条残损,印面苍古奇逸。从印石刀痕观察,推测其从“方”到“圆”的“经营”:原石为普通正方形印石,刊刻时文字基本居中,后因形式所需才在上边果断铲石做边,右边“癖”字势宽,为纵势布局,刻去右边,使横画出边以减横势,左边线作残损弧形。下边二角作钝圆呼应文字圆转势。最后,经过反复推敲,定型为一方呈圆势的钝方形印章。

豫卿.jpg

豫卿

此印边栏方正,结字取法砖铭、碑额,布局茂实方整大方,线条方峻遒劲、修长流畅,交结转折方圆结合。章法布局势为纵势,上密下疏,重心上移。由于竖势主线均为加粗收笔,且又互相支撑、紧贴依靠,因而文字势如铁塔。边栏线左右边巧妙“借边”、“粘边”,下粗上细对比。同时又在文字、边线相应打点做残损,使整印稳实自然、古朴而活脱。

豫卿 (2).jpg

豫卿

此印与前一方印内容相同,但由于印形、刻法、结字、布局的不同,呈现了完全不同的艺术趣味。首先,此印风格取法秦印封泥,下边线粗重,四边刻白弧线边栏并作残破状。其次文字上下齐整,左右紧结,为求密实加刻中竖界栏(因长短与二字一致)。“豫卿”重心下移近于居中,“豫”中部为包围之势。再如竖线,均为悬针状收笔,呈圆厚峻挺形态。全印呈现一种封泥般古朴悠远气息。

肖均审定金石.jpg

肖均审定金石

此印为界格朱文印,取法古代界格类碑铭,布局上利用界格保持文字的平衡稳定。同时在线条做残损,使之活通不板滞。格内文字取宽博平和之势,借鉴赵之谦篆法。印面对角 “石、肖”作不同于其他文字的变化处理,如“石”字的重心上移,下留空白,“肖”下部做侧斜势,使印面在静态的布局中出现一抹亮色。各部线条虛实相生,冲切并用。外边界较印内部界栏细而破残,因而印内文字凸显。

肖均审定金石.jpg

杨质公所得金石

此多字印,势态平和安稳,布局独特,为一、三、三式布势。七字均作齐整安排,“杨”独占三分之一,其余六字均齐,“公、石” 二字笔画简作相应缩小之布局,右下角为附 “杨”字弧势作缺损。线质朴厚,多为双刀短切而成。结字方拙,除杨字外,都取低矮之势。印章形式借鉴汉凿印,刀痕外露,竖向线均做钉头状。文字左右贴边,上下边线相对粗实, 全印呈现稳实饱满、朴拙的艺术趣味。

鹤舞.jpg

鹤舞

此印章法布局借鉴封泥、砖铭形式,二字字形展长,体势生动,呈上促下舒之势。线条含蓄浑厚,深得篆籀之笔,为 “印从书出”之典型。边栏线之缺损处置工巧自然,例如在线条密集处“舞”字上部边线作断,使其密而不滞;右上边角巧借“鸟”部作转角,印下部边线由于处在印内空白位置,因而做实线,使之舒而不虛。“鹤”下二竖粗实故其相邻近边作虚点,以免板呆。全印刀法似为钝刀从容刻治,自然而生动。印面打点作残破,增加了全印浑厚统一的气势,使之更为古朴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