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孙向群:对元代瓷押印制作工艺的考察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孙向群

 收到友人刘九洲寄来他近日购得元代青瓷押印二十一方,虽然从外形上看这批印章当是残次品,也就是行家们说的“窑址货”。对这一批印章笔者进行了仔细勘察,并就其制作工艺流程作出了初步的判断,写就此文供同仁们参考指正。

 

一、基本形制数据

 

姓氏押类:

 


▲图1

 

“梁押”(图1):印面高2.2厘米、宽1.4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5厘米、厚0.4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2

 

“程押”(图2):印面高2.3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2厘米、厚0.3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3

 

“程押”(图3):印面高2.3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2厘米、厚0.3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但是没有沾在中间,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4

 

“胡押”(图4):印面高2.3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5厘米,钮高0.9厘米、宽1.5厘米、厚0.5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5

 

“吴押”(图5):印面高2.3厘米、宽1.5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8厘米、宽1.4厘米、厚0.4厘米。印面缺一上角,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6

 

“潘押”(图6):印面高2.2厘米、宽1.4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4厘米、厚0.4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没有粘正,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7

 

“苏押”(图7):印面高2.2厘米、宽1.5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2厘米、厚0.3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8

 

“鲍押”(图8):印面高2.3厘米、宽1.4厘米,印台厚0.5厘米,钮高0.6厘米、宽1.2厘米、厚0.5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9

 

“王押”(图9):印面高2.2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5厘米,钮高0.7厘米、宽1.3厘米、厚0.5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0

 

“酆押”(图10):印面高2.2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5厘米、宽1.3厘米、厚0.3厘米。印面损去左边,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书信用花押类

 


▲图11

 

“双鱼尺素”(图11):印面高2.0厘米、宽1.6厘米,印台厚0.5厘米,钮损,印面为双鱼图案,一鱼腹中为“尺”、一鱼腹中为“素”。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2

 

“酒壶尺素”(图12):印面高2.2厘米、宽1.8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7厘米、宽1.3厘米、厚0.5厘米。酒壶腹有“尺素‘二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3

 

“鸿雁书”(图13):印面高2.0厘米、宽1.4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3厘米、厚0.5厘米。雁腹中有一”书’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4

 

“寿桃尺素”(图14):印面高2.2厘米、宽1.5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2厘米、厚0.4厘米。印面一寿桃图案,桃内有“尺素”二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合同用花押

 


▲图15

 

“花瓶合同”(图15):印面高2.0厘米、宽1.3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3厘米、厚0.4厘米。印面有一花瓶图案,瓶腹内有一“同”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6

 

“葫芦合同”(图16):印面高2.2厘米、宽1.7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损,印面有一葫芦图案,内有“合同”二字,印背上青灰色釉。

 

杂类花押

 


▲图17

 

“鼎形清风押”(图17):印面高2.2厘米、宽1.6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损。印面为鼎形图案,鼎腹内有“清风”二字,右下角损,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8

 

“鼎形可斋押”(图18):印面高2.2厘米、宽1.7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7厘米、宽1.5厘米、厚0.4厘米。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不正。印面为一鼎图案,鼎腹内有“可斋”二字,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19

 

“靴子悠字押”(图19):印面高2.3厘米、宽1.6厘米,印台厚0.4厘米,钮高0.6厘米、宽1.3厘米、厚0.4厘米。印面内一靴子图案,靴子筒部有一“悠”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20

 

“福”(图20):坯面高1.7厘米、宽1.7厘米,印台厚1.0厘米,钮高1.0厘米、宽1.3厘米、厚0.4厘米。印面高1.4厘米、宽1.4厘米,为一“福”字,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图21

 

“鹿形□押”(图21):印面高2.5厘米、宽1.9厘米,印台厚0.5厘米,钮高0.5厘米、宽1.2厘米、厚0.4厘米。印面内有一梅花鹿,以其角编成一字,不可识。印钮另制用釉粘在印背,钮及印背上青灰色釉。

 

二、 印面形式和入印文字

 

这批印章的印面基本为长方形,边框的粗细与入印文字的线条几乎一致。姓氏押在框内直接安排文字,而花押印在长方形边框内先排入物体图形,然后于物体的图形内安排文字。

 

入印的文字基本上分成两类:一、楷书类;二、篆书类。姓氏押印基本上是楷书姓氏加一押字,而用于书信、合同等的花押印基本上用小篆。入印楷书书写较为规范,很少出现错字和多或缺少笔划的现象。

 

姓氏押印,印内为一楷加一押字,文字线条不和印框交接。为了使押字和楷书风格协调,配在姓氏下的画押图案失去了原来用笔的随意圆转和缠绕,按照原来的图形,在结体上进行了方块化处理,笔画线条用转折替代了圆转,使得形体上和楷书十分接近,经过“楷化处理”后,印面整体风格显得十分协调。

 

古代金属印章的制作方法基本上是刻阳模翻制,而这批瓷押的制作工艺是刻阴模压制。因此,这批押印的风格明显受到阴模刻制手法的不同而出现风格上的明显差异。由于印模的刻制方法不同而导致阴模文字线条的槽口有“犁地沟型”和“堑壕沟型”两种。“犁地沟型”压制出的印显得灵秀,如“潘押”、“苏押”等;而“堑壕沟型”压制出的印显得厚实朴壮,如“梁押”、“胡押”、“程押”等。

 

花押用小篆,而且结体和书写不是十分规范,很多字的外形是根据图案的外形而进行夸张变形的,有的字甚至可以根据布局的需要进行了删减笔画,致使一些字本简约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一种专用符号了,如“寿桃尺素”“酒壶尺素”“双鱼尺素”印中,篆字“尺素”在不同的图案中就有着不同的写法。如“鸿雁书押”中的“书”字、“福”字,还有“葫芦合同”、“花瓶合同”、“鼎形可斋押”等。造成这些问题存在的主要原因,是篆字已经退出社会通用文字地位,一般人对篆书的结字规范了解不多,加上制作者的文化水平又不太高,不具备篆书的基本知识。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只是注重印章的实用,并没有注重其中应有的文化含量。

 

这些印中基本都是汉字,姓氏押在汉字下也都是早在唐宋时期汉民族所使用的画押,基本上没有出现元代特有的少数民族八思巴文。这一现象和历史文献记载出现了一定的冲突。很多文献认为,由于蒙古人不懂汉字,为了方便汉蒙间的交往,用押印的形式代替签名画押。从流传下来的各种元代押印实物来看,虽然其中有用八思巴文的、也有汉字加八思巴文的,但是象这样用汉文字加押字的现象也是十分普遍的。这充分说明在中原以汉民族为主的文化传承虽然受到了外民族的干扰,但是由于用权利来推行的外来文化的落后性,所以对汉文化没有产生重大基因变异。八思巴文本身在元代统治阶层内部也没有得以广泛而持久的执行和运用。

 

▲图22

 

笔者曾经见到很多的徽州地区的地契,上面的买卖双方几乎不用印而依旧是用笔墨画押为凭(如图22所示),上面只有官府的公证用印。从这些元代底层社会成员签定买卖契约时几乎不用押印来代替画押,这说明在民间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并没有过多地依赖押印。而这些现象同时也引起笔者的关注和思考,这批瓷押印明显制作工艺粗糙,有很多批量生产的痕迹。这说明了在当时社会中的对押印的需求量很大,那么,象这样批量生产出的押印的社会功能到底是什么?其主要用途是于社会活动中证明身份、起到凭信的作用?为什么在众多的实物文献中几乎看不到人们使用押印的现象?这些谜底的揭开,将对我们正确认识宋元印学史,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瓷押印的制作工艺

 

根据这批瓷押的印面特征来判断,其制作方法有两种,大部分主要是用模具也就是所谓的阴模压制瓷土湿坯而成的;第二种则是直接用刀刻制干瓷土坯而成的。由于刻制模具的方法不同,所以所制作出的印章在印面的平整度等方面出现明显差异,所以瓷押的好坏关键取决于阴模的刻制水平。

 

 

▲图23

 

▲图24

 

阴模的文字线条槽口为“犁地沟型”,其刻制方法和我们现今刻白文印的方法完全一致。这种方法刻出的线槽不可能很深,而且深浅度无法保持一致,所以压制出的印章线条横切面为三角型,底部粗印面细(图23),而且线条出现高低不平,印面不平整(图24)。这样的印很难用印泥在纸上完整地钤盖出来,线条如线而且不连续,就是印出来也无法体现出楷书的风格特征。

 


▲图25

 

“堑壕沟型”的线槽刻制方法和今天刻牛角的方法一样,是剔出来的。所以线槽上口和底部粗细一样,因此压制出的线条的横切面几乎是垂直的(如图25示)。由此压制出的楷书文字基本上保持着楷书的原有风格特征。这批押印中,大部分都采用“堑壕沟型”阴模压制的。而且从印面线条基本上能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来看,阴模的线槽剔的较深,这样印面既能达到一定的深度,又不会受到槽口深浅不一的影响而导致印面不平整。但是这种剔刻方法最大的弊病就是无法表现楷书线条尖细部位,所以印面遇到比较复杂的字,也很难让所有线条和线条的每一个部位都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

 

▲图26

 

再则由于潮湿的瓷土很软,压制时线条横切面的两端要比中间低,表面呈圆弧状(图26),这也使得押印文字的线条表面在使用时也很难用和纸完全接触,虽然比较完整,但是也有不近人意的地方。

 

由于瓷土坯在烧制过程中又极易产生变形,这批瓷押就有瓷坯由于较薄,在经过烧制后产生四周翘起、或者中间鼓出,印面无法保持水平。这样一来再加上阴模的不利因素,所以即便是成品押印也很难使用。因此笔者判断,瓷押要想能达到正常使用,烧制好后还必须经过印面磨平的工序,以达到消除以上不利因素所造成的后果,使得印面所有线条都在一个水平面上,都能于纸有效接触。而且经过磨平后由“犁地沟型”所造成的”细线”缺陷也不复存在了。

 

直接在瓷土坯上用刀刻制的方法,在这批瓷押印中只有一方,据萧高洪先生到景德镇实地考察发现,只有把瓷坯先烧制到一定硬度后取出来才能进行刻制,然后再二次烧制,因为瓷土坯干燥后非常脆不容易受刀。

 

四、关于元代印章刻制的推测

 

关于对元代印章的刻制方法的推测,我们可以从这批押印中得到一定的启示。元代官印基本上是制阳模浇注的,从大部分印面文字线条横切面都是垂直的,我们可以判断出它的阳模刻制方法也是用剔刻方法。因此,我们可认定“剔刻法”当是元代制印的主要方法之一。笔者于元代文献中也发现有关“剔印”的记载,谭景星的《题剔图书者手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治昆吾之寸铁兮,淬以为笔。采玄圃之玉英兮,刻以刚日。曰科与隶兮,而错而剔。极其裁制兮,则凤凰仪如而来下。睨其变化兮,若龙马负之而杰出。章分汉云兮,光纬奎璧。敛之不盈握兮,用之而无所不通。时维君子之章兮,其允孚于名实。

 

这里的“而错而剔”就是昆吾寸铁的用法。而通过对明代后期的一些文人印章的实物进行考察,发现很大一部分印章,不论是什么材质的几乎都是用这种方法刻成的。笔者曾经见过一些秦汉印章,发现很多战国小玺的阳模刻制方法也是用剔刻法完成的。

 


▲图27

 

而笔者观察出土的元代鲜于伯机生前常用铜印章实物照片(图27),这两枚印的阳模刻制方法也是用剔刻法。因此,我们可以判断这种剔刻方法应该是古代篆刻家使用的刀法之一。这种刀法细腻的近似修饰,所以刻制出的印章,线条边缘光洁,布局整齐,风格中严重缺乏刀刻的感觉。

 

 

作者简介:孙向群,1964年4月出生于南京。上世纪80年代初,得陈大羽先生教诲学习篆刻艺术创作。90年代中期,得徐邦达先生指导开始从古代书画用印入手从事元、明篆刻史研究。2013年访学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得到朱良志、陈鼓应教授的指导。现为西泠印社社员、北京大学访问学者。


分享到: 更多

    无相关信息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