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飘逸潇洒、刚柔相济的吴让之

来源:金石印坊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文章作者:钱惠康

▲吴让之

 

吴熙载(1799—1870),原名廷飏,字让之、言菴,号晚学居士、方竹丈人。江苏仪徵人。为包世臣弟子。善画花卉,工书法。篆书用笔浑融清健,体势展蹙修长,婉畅多姿,较邓氏则轻逸舒婉。为晚清篆刻大家。吴让之一生治印以万计,然自谦而未留一谱。吴让之的篆刻在传承邓石如用刀基础上辅以浅入的独特处理,使刃、角、背三向并施,求其饱满坚挺与浑脱。一如用笔之出锋,其镌刻的线条一如其书法般地有飘洒的笔意,他以书印合一的方式将皖派篆刻推向了成熟与完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妙境界。作为皖派篆刻最重要的传人,吴熙载出神入化的刀法和穿插舒卷的篆法,对晚清印坛影响巨大。吴昌硕、黄士陵等皆从其入手,变而化之,形成自家面目。吴昌硕尝称:“平生固服膺完白,而于秦汉印玺探讨极深,故刀法圆转,无纤曼之习,气象骏迈,质而不滞。余尝语人学完白不若取径于让翁,职是故也。”明确指出学习皖派的途径。赵之谦也曾称:“薪火不灭,赖有扬州吴让之”,极力称赞吴熙载在弘扬皖派篆刻艺术上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

 


▲吴熙载印

 

篆刻一艺,章法犹如建筑之设计,乃篆刻之目的与灵魂,负责选择用字(繁、简、异)、篆法、位置安排以及呼应的协调与统筹。刀法犹如工匠,其手法之高下决定了建筑效果能否达到其质量。“吴熙载印”为其自用印。此印以汉印为根基,篆法上亦用汉法。在章法安排上,“吴、印”二字笔划相对较少,故占地亦少,“熙、载”二字笔划多占地亦多,这样有利于总体平衡,在刀法应用上利用其特有的披削浅刻的独特刀法使线条显得坚挺饱满有灵性,并利用线条之粗、细、曲、直来呈现笔意、调整虚实轻重,实现章法上的平中见奇、呼应灵动。

 


▲攘之

 

“攘之”朱文印是经常与“吴熙载印”配对使用的自用印。此印为二字印,笔划上一疏一密,一般说来,这样的文字在章法安排上是较难处理妥当的,作者首先在篆法上选用了其特有的吴氏篆书,适当地调整二字在印中之占比,而把“之”字上叉的两笔,人为地增加其屈曲程度,用秀美流畅的曲线呈现飘舞之姿,同时将“攘”字提手旁重心上升,右半部有意识地使上密下疏,再将“之”字底部之一横画适当上抬,同时将让字右上角之一点及二口适当放松而使全印产生一种张驰有度的空灵之感。全印四边逼边、笔划与笔划间的粘连恰恰到好处,边栏也处理得较为规整,使全印实现了不平之平的平衡,给人的总体感觉是运刀如笔,方中寓圆,笔势舒展飘逸,婀娜多姿,线条率直潇洒,刚柔相济。尽展其吴氏风采。个中滋味唯静心品味方能领会。

 


▲丹青不知老将至

 

“丹青不知老将至”,出自杜甫《丹青引》。该印是吴让之的代表作,在篆法上其将吴氏篆书与汉印文字相融合,按照其笔划之多寡与特点将七字印分三行,首行三字,其余四字平分两行,“丹”字占比最少且将其撑足四周而独空中间,“青”字第一笔几成横划,且全字撑得较满,“不”字之占比与青字相当,而使上部致密下部舒展,“知”、“老”、“将”四字亦按其笔划因势利导地进行安排,使全印的布局上看似举重若轻地随意安排,实则匠心独运,利用“丹”、“知”、“将”三字之上部的适当调整留下红与下边“不”、“老”、“至”三字因笔划少而留下红多相呼应,且利用“至”字左侧及底下一画的逼边使全印实现了有轻重能平衡、有呼应能协调的和谐生动局面。在刀法上,将圆朱文篆法引入白文印,是其一大特点,一路横宽竖狭、略带圆转笔意婉如飘带之流美。他擅用披削浅刻之术,腕虚指实如“神游太虚”。近代书画大家黄宾虹称吴让之是“善变者”,他在通力学邓后,又以自己的善变,发扬出邓石如“印从书出,书从印入”的新境界,其印作,字法、布局、行刀、刻款均能自出机杼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印风。斯印利用线条之粗、细、曲、直来呈现圆美流转之笔意,使全印呈现洋溢、婉丽、流走的风姿。 

 


▲郎官列宿

 

“郎官列宿”也是吴熙载朱文印的代表作品。这方印在布局上四字均分印面,篆法上用其吴氏篆书,利用揖让、穿插及方圆并济等手法将印面布置得较为均衡、妥当,文字逼边、边栏规整貌似浑然天成,然细察之,则可见作者之匠心独运,首先是在字与字之间的揖让上,“官”、“宿”二字宝盖上之点已伸到“郎”、“列”二字之空档之内,其次是几处留空恰到好处,致整个印面舒展灵动、且呼应协调,充分体现了他深厚的书法与篆刻功力,第三在用刀上举重若轻、一任挥洒,充分展示了其书法之美,极具情趣、耐人寻味。

 


▲砚山鉴藏石墨

 

“砚山鉴藏石墨”,也是吴熙载朱文印的代表作品。仪征人汪鉴(字砚山),精于鉴藏,为其好友。这方印在布局上六字分三行,均等颁布印面,篆法上用其吴氏篆书,利用揖让、穿插等手法将印面布置得较为安祥、妥当,貌似无奇,排列均匀整齐,然文字笔势舒展开张,是他秀挺娟美书法的再现,给人空灵、平实又舒展之感觉。他浓厚的书法与篆刻功力,使他刻这一类印运刀如入无人之境,后人誉之为“神游太虚,若夫其事”。此印“山、石”两字在全印中笔画最少,然其通过调整其余文字之重心来实现全印的呼应与平衡,极具情趣与韵味。

 


▲攘之手摹汉魏六朝

 

“攘之手摹汉魏六朝”,在印文的安排上按照印文笔划多少来分配占比,让印文按自然繁简在统一中得到平衡。各字笔画的转折与接触处,由于刻刀的轻灵转折生动地表达书法的自然意趣,且因笔画的粗细变化,而增强了立体感,犹如飘舞之彩带般地流美,在一招一式、一转一弯的动作变化中,展现出生动的画面。且整理个印面呼应平衡、协调,这种以刀当笔的境界,完全得力于他的书法。

 

 

钱惠康,字汉璞,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南京印社社员。汉璞于书法,篆、隶、行、草、楷五体兼擅,于篆刻,深谙传统而风格多变,追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作品曾多次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各类展览, 2015年10月在南京成功举办“璞玉浑金——钱汉璞书印艺术展”。香港《大公报》、《书法报》、《中国书画报》、《美术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六朝风》等曾作专题介绍,名略入编《中国当代青年书法家辞典》《中国历代书法家人名大辞典》等大型辞书。出版有《璞玉浑金钱汉璞书印集》,并建有个人艺术网站——尚璞斋(www.chinaspz.com)。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