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乾隆皇帝与清宫玺印收藏探究

来源:    点击数:    文章作者:郭福祥

清代是中国历史上内府收藏最为鼎盛的时代之一。尤其是乾隆皇帝,对古代艺术品钟爱之至,搜集不遗余力,在他统治的六十余年中,内府收藏堪称宏富,历代珍品无不囊括府库,皇宫御苑内古物充斥,艺术品比比皆是。不但如此,对这些内府收藏,乾隆时还编纂了较为详实的著录典籍,成为后人研究的十分重要的资料。对于古代玺印,乾隆帝也同样注入了相当多的精力,极力搜罗,不断整理,使内府的玺印庋藏渐成规模,奠定了清宫玺印收藏的基础。这些收藏在清朝覆亡以后成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等单位玺印藏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依据有关史料和实物,对乾隆帝有关玺印搜集、整理的情况作一概述,以期为同行们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一点资料。讹错之处敬请方家指教。

乾隆时期清宫玺印收藏的状况

乾隆时期宫中玺印收藏的数量到底有多少,由于资料的限制,我们已经很难确切地知道了,但通过乾隆帝自己所作的有关玺印的御制诗和现存实物,仍然可以理出一个大致的头绪来。

1、古铜印

乾隆时期宫中收藏的古铜印主要有如下几部分:一是以《金薤留珍》命名的部分。乾隆十六年(1751年)将宫中所藏古铜印收集在一起,秘藏于五箧之中,分别以"东"、"壁"、"图"、"书"、"府"命名,各箧正面漆绘双龙,中央是乾隆御题"金薤留珍"四字,各箧内装六屉,第一屉是本箧印谱,二至六屉放置古铜印,其中官印二百二十一方,分别放在"东"、"壁"两箧之内,私印一千零七十方分别放在"图"、"书"、"府"三箧之内。全部五箧共装古铜印一千二百九十一方。此为清宫收藏铜玺印中的最大宗,民国十五年(1926)故宫博物院依照原编谱次,重拓二十四部,后以拓本影印发行,影响很大。二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整理的古铜印,共二十八方。乾隆还特意为此写了一首《咏古铜章》的诗:"金薤珍千载,传真印统详。穆然见古者,焕若备文章。抑埴久藏用,配藜恒蔚光。数来刚廿八,允叶麗天祥。"三是热河避暑山庄所藏。乾隆五十二年(1787)将古铜印二百四十四方进行分类整理,厘定排次,专门储于雕红漆匣内,匣盖内壁阴刻填金乾隆帝御笔"咏古铜章"御制诗。匣内分"仁"、"义"、"礼"、"智"、"信"五层,各以"制垂范古"、"考文纪职"、"云篆徵名"、"信章萃古"、"芝泥尚论"为名,其中官印六十三方,私印一百八十八方。四是宫内旧骨董房所藏,仅十方。具体整理年份不详,储于黑漆描金花卉长方匣中,由于全部是官印故命名为"守官遗范"。五是宫内毓庆宫所藏,计一百方,置于黑漆描金花卉漆匣内,匣分四层,每层各放铜印二十五枚。与其他几部分不同的是,毓庆宫所藏既无谱录,又无序目,也不见乾隆写诗题咏,只是初步地整理了一下,说明这部分藏品并不是乾隆所想象的规模,还在搜集之中,终乾隆一世都没有完成。民国十六年(1927),故宫博物院以《毓庆宫藏汉铜印》为名刊行。以上古铜印共一千六百七十三方,除第二部分外,其余现全部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1]。

2、古玉印

乾隆对古玉印的关注,大约从乾隆十年(1745)即已开始,直到他去世,兴趣一直不减,这恐怕与乾隆对玉器的喜爱有很大关系。在他看来,古代尤其是秦汉时期,印章虽然多铸金刻玉以为之,但玉常少于金,故能够流传下来者更为罕见,值得珍视。乾隆十四年(1749)将宫中收集到的"安武君、王龟年印、徐复、刘凤、申徒朗、刘房思印、韩信、李华、万年、向起、赵婺、父乙子孙、传说、父乙子孙、扈偃、宜尔子孙"等玉印十六方制匣盛装,并钤拓印谱,命文臣题跋,他自己也特别为此作诗宣扬[2],这是我们所能见到的乾隆第一次将古玉印整理结集。此后,每收集整理一批,乾隆都要题诗记述,通过乾隆的这些诗作,可以了解到当时宫中古玉印的收藏情况如下:乾隆十七年作《题汉玉印章》[3],集"安武君、南昌君布、宗家重贵、苏凤、樊彦、长桓、黄卖、赵獒、李立私印、乐寿"等玉印十枚;乾隆二十年作《咏汉玉章》[4],集"建安君、安武君、孝成君印、荆王之玺、梁王后玺、公寿、宗家重贵、干禄谀福、永昌、张谈、永寿、叔孙通印、纪信之印、公孙宏印、薄戎奴、苏武、卫青、徐横、臣纵、申徒朗、冯异、杨它、商衡、杨殷兴印、刘凤私印、樊彦、王龟年印、刘房思印、傅彪、夏雨、石抹、淳于蒲苏、阴夫人、马姬之印、子孙世昌、宜尔子孙、父乙子孙、宜子孙、子孙宝之、长宜子孙"等玉印四十枚;乾隆二十五年作《咏汉玉图章》[5],集玉印九枚,印文不详;乾隆二十六年作《汉玉千秋亭侯印》[6],收"千秋亭侯"玉印一方;乾隆二十八年作《集汉玉印复得十六,制厘藏之,并题以句》[7],集玉印十六方,印文不详;乾隆三十一年作《咏汉玉章》[8],集玉印六方,印文不详;乾隆三十六年作《古玉章歌》[9],集玉印八十方,其中爵秩印五方、地名一方、人名印五十四方、通用吉语二十方,印文不详;乾隆三十七年作《咏古玉章》[10],集玉印四十方,印文不详;乾隆四十五年作《匣庋秦汉印统内玉章八枚,因成八韵》[11],集"苏武、苏凤、王成、王寿、何俌、杜章"及二方吉语等玉印八方;乾隆五十一年作《题汉玉章四方》[12],集"虞大中、梁珂、子孙、子孙保之"等玉印四方;乾隆五十八年作《集古玉印百庋檀匣因作歌》[13],集"承天子民福永万年、天禄永昌、寿昌、韩王之玺、西巍王宝、乐成王玺、平安君、安陵君印、永昌、天位永昌、万寿无疆、河南王玺、荆王之玺、元城王章、马服君印、墨邱君印、望诸君、南昌君布、建安君、华阳君印、江夏王印、太原王印、殷王之玺、万寿康宁、永昌、皇帝永昌、天禄永昌、天禄永昌、寿昌、万寿、辽东王玺、中山王宝、南康王章、信成君印、文成君、冯异、徐横之印、苏凤、臣鬷、何俌、梁珂、王穉、李昌国、龚蘋、虞大中印、苏丰、陈仓、瑕褱、商衡、王成、子须、私险白发、苏武、垣赤、杨殷兴印、张义、刘凤私印、汝猷私印、韦贤、吴相思、齐邱平、樊彦、杨忠、张融、刘先臣、杜窅、杜章、马姬之印、盖得臣、木仁印、父乙子孙、宜子孙、寿、敦、寿、寿、襄、封、明、昌、昌、茞夫人印、減充、赵贾、左期之印、范宣、傅彪、召可之印、夏雨、向起、叔孙通印、乐天、石抹、长宜子孙、宜尔子孙、子子孙孙用之协相、孙子世昌、宜子孙"等玉印一百方,是所集玉印最多的一批。此外,故宫博物院还收藏有两批经过乾隆检视的玉印,具体整理时间不明。一批以"韫古含珍"命名,集"享赐、珍秘、得序私印、吴敬、安宁、府衢、乐寿、永宝、进德、深得意"等玉印十方。所钤拓的印谱前有乾隆御笔题记:"汉玉印十,匣藏之,以类从也。玉皆温润缜密,古色斑驳。古人得一玉印,从而证据之,泳歌之,矧兹十印岂不之珍。偶一检观,罼然望古而邃集,乾隆御识";另一批以"绿字凝辉"命名,从印谱后面的大臣题跋可知也是经过乾隆检视的,集有"子孙宝之、子孙宝之、黄鎡之印、申祐庆永福昌宜子孙、军曲、长乐、三槐之裔、缉熙、聪明齐圣、信公珍秘、妾徵、赵齿、吴国俊印、周阳、陈毋伤印、刑牴、刘廱、薛宣、任竟川、杜元、奚岁、韦仆、尹让、郑贺、公孙昌、田叔、韩信、长宜子孙、长年、靳将、公、水心、世昌、竹石居、草堂、牛用、日利、路、臣忠、解人、开城君上计玺、中山、云石主人、长宜子孙、宜尔子孙"等玉印四十五方。以上经过乾隆检视歌咏的玉印共三百八十五方,当然还不是当时宫中所藏玉印的全部。可见乾隆时期内府收藏的玉印在数量上是相当可观的。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