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清代吴门篆刻史研究三题(下)(图文)

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陈道义

三、郑文焯与“江南二铁”著名诗人、南社社员沈禹钟《印人杂咏》有诗云:

艺似禅家最上乘,骎骎篆法退斯冰。江南二铁当时论,大鹤遗文信有微。

“江南二铁”,是指吴昌硕(苦铁)和王大炘(冰铁)。“大鹤”即郑文焯(1856一1918年),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别号瘦碧;晚年别署大鹤山人、鹤翁、老芝、樵风遗老等。大鹤为奉天(今辽宁)铁岭人,自称高密郑氏,其父兰坡公曾官至河南巡抚,公暇涉笔诗书画,鹤幼染家学,好文翰,六岁即知临摹事,年十三,能以指作画,年二十中举后会试屡不售,遂绝意科举。光绪六年,吴子健(元炳)中丞抚苏,闻叔问先生名,聘至幕府,先生偕张宜人来苏州,卜居乔司空巷;光绪十二年二月,移居庙堂巷汪氏壶园;光绪三十一年,于孝义坊购地五亩(即吴小城故址),建筑新居,榜曰“通德里”。因爱苏州山水幽胜,遂客居三十余年以渊明自比。‘他在王冰铁所刻“吴小城东墅”印下题记曰:

“吴小城,见《越绝书》,阖闾所筑,案之志,乘合。城中口鱼桥迤东,冈峦起伏,峭若岫壁,俗所谓高冈子者,即其故址也。鹤翁卜居其东,苍烟五亩,空翠回环,屏障天合,直几案间一研山耳。”

辛亥革命后,清史馆聘大鹤为纂修,不就;民国六年,蔡元培主持北京大学时,聘大鹤为金石学教科主任,亦婉辞不就。而以鬻画行医为业,甘老食贫固其素。常往来于苏、沪之间,劳劳于陶渊明所谓“倾身营一饱也”。大鹤博学多才,凡训诂考据辞章之学,以及音吕、医经、谶纬诸秘籍,金石书画鉴赏,无一不精。刊著有《大鹤山房全集》凡十种:

《说文引群书故》二十七卷

《扬雄说故》一卷

《高丽永乐好大王碑释文纂考》一卷

《医故》二卷

《词原校律》二卷

《冷红词》四卷

《樵风乐府》九卷

《比竹余音》四卷

《苕雅余集》一卷

《绝妙好词校释》一卷

尚有数种未刊行,多散佚。据《郑叔问先生年谱》编订者戴正诚回忆“壬戌年得先生手写所著书目凡三十九种”。

鹤翁于印,少即游心汉制,研习六书,虽不常作,然嗜之至老不倦。25岁迁居苏州,时桐城篆刻名家吴康甫(廷康)居杭州,大鹤夙慕其名,访之,晤谈甚欢。又与吴缶翁(苦铁)同寓吴门,闲谈往往投机;其时吴县王冰铁移居上海,亦受鹤翁推崇,从《冰铁戡印印》可知其中鹤翁题记、序跋最多,故鹤翁与“江南二铁”交谊甚密。有“文焯私印”、“叔问”二印蜕题记为证:

“吴人常称余书画押尾之印靡不精妙,谓小者皆出之巏山(冰铁)之手,大者非缶庐(苦铁)所刻不以上纸。其实亦未尽然,但得好篆刻便用之。若古之名迹,则未尝钾一鉴藏印。虽印人如文(彭)、何(震)萃之工,亦必不欲加之法书名画也。”(图1)

鹤翁61岁刻“铁尊者”(图2),印跋云:

“惜昔壶园邻柳巷(苦铁之苏州寓所),过门呼酒相从。巷寒云壑满奇胸,高怀常伴鹤,妙手本雕龙。而今偕隐淞滨老,故庐都付秋蓬,书师樗散两心同。不逢青眼答,还对黑头翁。调寄临江仙,斫此以博缶翁道兄拊掌一笑。”

鹤翁在题记中还录有与冰铁把盏论印两则。其一日:

“甲辰(1904年)中秋后二日,放舟石湖,登千岩观,看越城桥下串月之游。明日从胥口探桂邓尉山中,归泊木渎下沙,与巏山论古篆刻之义例,有会而凿此印(朱文‘琴西侍儿可可典图书记’),剧有笔虎之神,亦非兴到者不能手为心使也。”(图3)

其二,白文“郑文焯印”题记曰:

“是印为光绪甲辰年十月刻于沪上高丽闵园丁寓斋,时大雪没径,有出无车之叹,彻夜作书,狂歌极饮,巏山为凿印二石,涩刀冻指,剧有奇致。”

高丽闵园丁,即清末朝鲜国贵戚闵泳翊(号园丁),字养泉,国亡避地沪上,筑“千里寻竹斋”与中国书画印家切磋艺术,鹤翁与“江南二铁”是其座上贵宾。如郑大鹤题冰铁所刻“郑文悼长幸大吉大利”印云:

“闵有印癖,旅沪廿余年,凡印人皆获交手,而于缶庐、巏山之技独心折焉(‘此印亦刻于东海里闵氏斋中’——大鹤注)。”

吴苦铁与阂氏交谊也非常深厚。1914年7月7日,闵泳翊在上海逝世之后,吴昌硕写了一首题为《挽兰匄》的长诗,序云:

“匄闵氏,朝鲜人,善写兰,自称东海兰匄。客沪上,交卅余载,嗜予刻印,为之奏刀三百余石。”

 我们在《吴昌硕印谱》中能看到不少昌硕为闵氏所刻之印,如“竹趣园丁”、“千寻竹斋”、“园丁书画”、“园丁生于梅洞长于竹洞”等。而王冰铁也为阂氏刻过一些印,如“竹洞旧门楣”等。1888年11月16日,吴苦铁为阂泳翊刻“石尊者无垢”印边款曰:

“戊子八月,养泉先生自蜀来游沪上,偶以七十金购得玉虎符半具。脊文一行云:汉与阜陵王,虎符弟五。越一月,古董家又持虎(符)半具来,与前所得合苟处毫发无间。养老再出百金,购归。闻之前代造符,当发兵时用之,半留于内,半给于外。故后世藏古家,亦罕见有得全具者。养老获此,岂非金石奇缘耶!属刻是石,为识缘起如此。十月十三日。仓石吴俊卿。第四行虎下夺符字。昌石为石尊者改作是印,属冰铁记。”

韩国黄相喜先生认为,这方印是目前为止发现最早的吴昌硕为闵泳翊所刻的印章。而且,其边款是王冰铁所刻。因此,这方印既是吴、闵珍贵友谊的象征,也是“江南二铁”友好合作的真实记录。

 从以上资料记载可知,郑文焯与苦铁、冰铁之间的交往非常密切,并为这“江南二铁”的声名远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以上三题,折射出清代吴门篆刻史中文人士大夫对篆刻艺术的雅好。历来文人总是以文为尚,视篆刻为余事,故而晚明以前的职业刻印者极少受到历史的眷顾,即使有,也多是生卒年不详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变化,文士也摒弃成见,从而躬身印事或乐意与印人交游,正因为如此,我国的篆刻艺术才得以跻身于高雅殿堂。


CCF20120510_00004谔谔.jpg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