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篆刻理论

篆刻也要反对“党八股”(图文)

来源:书法导报    点击数:    文章作者:陈庆伟

理论和实践是一对双胞胎,理论指导实践,实践完善理论,两者相辅相成,共同发展。

篆刻艺术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为后人积累了丰富的艺术理论,纵观流传至今的经典理论资料,大都短小精悍,通俗实用。如吾丘衍的(三十五举》等,对篆刻的艺术实践具有良好的指导意义。

继秦汉、明清以后,当代篆刻迎来了又一个高峰,在篆刻艺术实践不断深化的同时,对于篆刻理论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当代篆刻艺术大展,也把理论纳人其中,可以说,对于篆刻理论的重视程度,不啻于篆刻发展史的任何一个时期,但作为当代书坛,根据笔者的推断,能够留给后人可资借鉴或实用的文字资料却凤毛麟角。

为追求展厅效应,很多作者制造出大批能够吸引眼球的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作品,这无可厚非。作为理论研究的一部分,论文的字数多少和论文质量肯定不成正比。李白的《静夜思》,短短20个字,千载以后仍脍至人口,成为思乡游子的代言诗。可见,艺术的魅力,并不在于其篇幅的长短。时下的征稿,动辄要求理论文章不得少于3000字、5000字,笔者以为这种硬性规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理论研究作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

早在1942年,毛泽东同志曾在延安干部会上发表了《反对党八股》的演讲,并且为党八股罗列了八条罪状:“其一,空话连篇,言之无物。其二,装腔作势,借以吓人。其三,无的放矢,不看对象。其四,语言无味,像个瘪三。其五,甲乙丙丁,开中药铺。其六,不负责任,到处害人。其七,流毒全党,妨害革命。其八,传播出去,祸国殃民。”对于目前的艺术理论而言,这八条罪状仍然具有典型的警醒意义。

对照当今某些篆刻类理论文章,为达到“非豆腐块”的目的,为文章注水,无话找话,空话连篇,言之无物者有之;为显示自己高深莫测,故弄玄虚,引经据典,装腔作势,借以吓人者有之;内容枯躁,老调重弹,文字艺术感染力不强,令人昏昏欲睡者亦有之。这些,难道不都是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批评的吗?

未标题-1.jpg

窃以为,理论研究文章之所以形成为文字,其目的是指导艺术实践。而令人读之乏味,尤如鸡肋之文章,如何指导艺术实践?究其原因,应为艺术理论和艺术实践之脱节所造成的,艺术实践者不善于理论总结,而艺术理论研究者凭空想象,闭门造车,东拼西凑,何来能真正指导艺术实践的美文。一些本身不谙篆刻创作却热衷于印学理论者的大作,尤其“注水”严重。以他们的“研究方法”,给他任何一个印学课题,他都可以在一个月之内给你拿出一篇符合学术体例、征引宏富的“鸿篇巨制”,但华丽的词藻背后,却无一不是干瘪苍白、经不起推敲的观点。“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概莫能外。

“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理论性文章亦如是。一篇好的文章,可以给人以启迪,给人以智慧,给人以兴趣,给人以收获。而一篇看似鸿篇巨制,实则空洞乏物的文章,则害人不浅。笔者有必要再次引用毛泽东《反对党八股》中的一句话:“一个人写党八股,如果只给自己看,那倒还不要紧。如果送给第二个人看,人数多了一倍,已属害人不浅。如果还要贴在墙上,或付油印,或登上报纸,或印成一本书,那问题可就大了,它就可以影响许多的人。而写党八股的人们,却总是想写给许多人看的。这就非加以揭穿,把它打倒不可。”

曾在一本篆刻美学的著作中看到作者提及马克思主义,当时很不屑—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为何非要扯在一起呢?现在反思一下,“不唯上,不唯书,不唯人,只唯实”的理论创作态度,何尝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呢!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