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右方输入简体汉字查询 篆刻字典一站通[篆字查询一站搞]



您的位置:首页 > 童迅专栏

心追得古韵 刀耕求诗意--漫说童迅篆刻艺术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文章作者:言恭达

熟知童迅,要追溯到1988年由江苏书协、南京印社承办的“全国首届篆刻艺术展”的会务工作中,他与孙向群以不同的性格与气质组成互补搭档,以相同的对艺术的挚爱与对工作的认真这一姿态与诚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2000年全国八届中青展征稿阶段,我又将童迅“抓”出来参加展览筹备工作。

这就是说话轻声细语,带几分腼腆,从不高谈阔论,极其平淡内向的童迅,一位并不引人注目,处之以默的青年印友。我欣赏他的细致、沉稳与真诚、乐善;不图回报,不慕荣利,不恭维时俗,不趋炎附势,保持独立的人格、纯真的品性、正道的操守。“最难一颗平常心”,书家印人乎?名家大腕乎?何不如此!

童迅长于篆刻。他信奉“手与神运,艺从心得”。童迅心仪艺术,他深知:成功是一种习惯,信念是动力。在长达二十余年经典传统的遨游中,他对秦玺汉印心追手摹,潜心探究,撷取精髓,亟思创变。他常记住缶翁之语:“小技拾人者易,创造者则难,欲自立成家至少辛苦半世”。自叹方寸小印,意蕴万象,高标自立,无深厚学养与扎实功夫,终不能为之。是的,人生需要储蓄,刻苦勤勉,厚积薄发,不断充实与积累,储蓄中华艺术中至真至善至美的部分,这是一种大智慧!大境界!多年来,童迅没有追逐时俗,不以狂怪或巧饰来哗众取宠,他全凭自已的艺术潜能,游刃于方寸之间,操守真诚的学术理念,在古玺汉印的传统中“积学”,建构一个属于自已的精神家园。

TB27_rOaXXXXXaCXXXXXXXXXXXX_!!1983779864.jpg

既尊重传统,又不拘泥古法;既敢突破陈规,又不失法度,师古人、师造化这是一个艺术家追求艺术生命的主要途径。明清以来,“印宗秦汉”的精神实质是以平和中正的儒家审美观念为基本点,从磨砺“三功四法”的技巧达到“技进乎道”的境界。然篆刻艺术毕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纯技能艺术,方寸之间默默耕耘着的印人应将自已调整为有艺术思想的哲人。艺术在于创新,而创新源于人的真诚与激情,启迪于时代的召唤与生活的熏陶。前人云:“夸而有节,饰而不诬”,就是要“饰穷其要”,又不能“夸过其理”。艺术创变,重要的是悟其理,尽其法,才能出其新。

童迅近几年来殚精竭虑致力于古玺印潜质的开掘与弘扬。从追求技巧的雕琢,刻划形质的描绘趋向于注重神、气、韵、趣的传递。逐步走上器量弘深、智识高远的大道。

写意化、形式感、精神性,此正是童迅对古玺印创变思考与实践的主要特点。

“笔墨当随时代”。重铸现代人文精神,体现时代人文关怀,决定了现代篆刻的艺术语言,视觉图式的嬗递,审美心理的时代化选择。这就是“写心”、“写意”、“写我神”的时代审美转型。这就要求书法篆刻家强化“造虚”,合度地运筹时空。

沉默的童迅在传统学习中善于思考,善于筹划。他在对古玺印风的创变中懂得一个道理——真正风格是在于无论表象如何变幻,始终蕴藏于“质”中的独特语言。我看到他是以豪阔自如的心态来刻写自已的灵性,从以往雕琢、拘谨、秀媚、工致的印风慢慢晋升为宏朴、古雅、蔚逸、虚灵的写意风采,抒发出当代人的胸臆与情趣。写意化的成功递变,其审美标尺还是遵循古人的“平和简静,遒丽天成”和“清则净、净则古、古则新”。不过,童迅已体悟到古人另外又告诫的“凡作诗不宜逼真,如朝行远望青山,佳色隐然可爱,妙在含糊,方见作手”这一深刻哲理。冲融大雅非雕饰,清宁简约贵天真。

汉字的表意性特征为书法篆刻家在艺术创作中“借形以写意”和“借意而达情”开辟了广阔的天地,也为童迅的古玺的创变在文字内容与形式建构的完美统一带来了有效的借鉴。他不追求大开大合的大跨度的字型张扬和疏密匀致的精雕细凿,只求古雅清纯、淡逸苍浑的朦胧美风韵。平中见奇,静中寓动,散而不散,齐而不齐,这着实是充满天性灵气与智慧的选择!甘旸《印旨》云:“笔有意,善用意者,驰骋合度;刀有锋,善锋者,裁顿为法。”而朱简《印经》更明确了“吾所谓刀法者,如字字有起有伏,有转折,有轻重,各完笔意┄┄非雕镂刻画以钝为古,以碎为奇之刀也”。品赏童迅的小玺印,不难发现刀法的写意性与自由度显示童迅篆刻的成熟。横刀驰骋时的气神与性灵及随机应变的型制布局,对古玺印原有线质的嬗变与深化。金石气的自然弥漫,朦胧又古雅,这是极富价值的成功标志!童迅正是处理好了刀法、笔意、线性的内质转换与趋向性特征,其奏刀造线的劲挺、雅逸、浑穆、婉约、内敛与虚灵如此细腻地表达了作者丰富情感的涌动和精神层面的独特美学理想。

形式美的情趣处理,大胆运用朱白虚实对比,字体挪让,夸张变形合理有度,反衬刀法点线的韵律变化。严谨的平面构成法则,淡化人为的巧饰。结构布白的“势”与“力”,体现“韵”与“趣”的效果。当玩味篆刻空间形式美同时又注意到时间特征的构成这一富有戏剧内涵的“化合物”一旦成功,这不能不证实了作者“明心见性,食古必化”的哲学思考。古玺之神秘莫测与朦胧意象非明清文人雅逸式的媚丽流畅的印风在刻意求工中能追求得了的。

面对童迅近年来的篆刻创作,我感受到它的份量与厚重。玲珑雅美的玺印,随着作者心理节奏的展开,延拓了充满无限活力的广袤空间。它是在拙与巧,意与工,质与文,虚与实之间的更替与消长,是逐步走向自然,走向纯古,走向广远,又走向现代的心迹。它在追逐历史的悠远,努力捕捉并传递与世界、与自然、与生命交流的感觉,以自我情性成功地重组并优化线条与形式,刻镂万象,神与古会。我相信,金子总会闪光的。童迅正值风华,愿他积学与创作更臻新境。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本站点的 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 站点水印。